总干事

药品获得性:采购政策的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知识产权和公共卫生实现协同增效问题开幕词,在世卫组织、知识产权组织和世贸组织有关药品获得性:从采购实践中汲取的经验教训的联合技术讨论会上发表
瑞士日内瓦

2010年7月16日

Pascal Lamy先生、Francis Gurry博士,卫生与发展界的同仁,女士们、先生们:

我对有这次机会共同探索药品采购做法、知识产权政策、竞争政策以及最终的价格如何才能改进药品的获得性表示欢迎。

世卫组织理事机构讨论的所有问题之中,药品的获得性一直会引起最为热烈,有时具有分歧并且可能存有很大争议的辩论。由于这些讨论几乎不可避免地会转向价格、专利、知识产权保护和竞争问题,情况更是这样。

各项辩论往往会蒙上怀疑的阴影:怀疑用以指导药品国际贸易的规则受到操纵,使其有利于富者和强者;怀疑对经济利益的关注会超越对健康的关注;怀疑尽管药品具有促进健康和拯救生命的作用,但却与任何其他商品同等对待;当专利持有者的权力比健康权更为重要时,怀疑社会背景被遗忘。

极为不信任使辩论进一步复杂化。一些在贸易谈判中不够擅长的国家担心,他们会受到欺骗或愚弄。试图利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灵活性的国家担心,他们会受到报复性贸易制裁的惩罚。国家担心,制药公司会利用不公平的手法,真正是书本上的每一个把戏,来降低价格较低的非专利药的竞争性。

我对这些怀疑和所表示的不信任感到理解。对其理解是我份内之事。围绕这些关切问题来工作,则是在公共卫生政策和健康结果更加公平的途径方面寻求共识的部分内容。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辩论的主要焦点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世卫组织自1948年开始运作以来,改善药品的获得性一直就是本组织的一个优先事项。世卫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可以追溯到1977年。

但是,尽管药品的获得性不是一个新问题,但是当今的情况与过去相比却大不一样。在收入水平、机会、获得药品和卫生服务方面追求更好的公正性,已成为应对全球化世界中独特压力的策略。

在一个从根本上日益相互依赖的世界上,生命和包括健康改善前景在内的机会受到国际体系的左右,这些体系可带来利益,但缺少用以保证这些利益获得公平分配的规则。

世界已经改变,而处在生存边缘上的大约10亿人却没有变的更好。当今在健康结果方面的差距比近代史上任何时候都大。在富裕国家,人们的预期寿命可能比贫穷国家长两倍以上。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妇女在妊娠和分娩时面临的死亡危险是欧洲妇女的100倍以上。这些死亡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可以得到预防的,其中缺乏基本药物的获得性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不是一种健康状况,从社会凝聚力和稳定性角度看也是如此。

女士们、先生们:

当我们从公众健康角度来共同审视药品采购、定价和知识产权政策时,我欢迎有这样一个机会与世贸组织和知识产权组织开展合作。药品获得性是我们做出共同努力的一项适当且具挑战性重点工作,我知道这项工作会继续下去。

在我们设法对挑战和可能的解决方案达成共识之际,让我列举几个全局性问题和事实。这会有助于解释为何药品获得性属于一项易于引起情绪激动的课题,特别是当从发展中世界的角度看待问题时。

我们面临两项基本现实。首先,伦理理由的本质显而易见。人们不应以任何不公平的理由被剥夺获得可拯救生命或者促进健康的药品,包括那些经济方面的理由。

我们面临两项基本现实。首先,伦理理由的本质显而易见。人们不应以任何不公平的理由被剥夺获得可拯救生命或者促进健康的药品,包括那些经济方面的理由。

第二,价格对药品的获得性具有决定性影响。获得性受到许多其它因素的影响,如地处偏远,缺少工作人员,不良的采购做法和发送系统,以及缺少医疗保险计划。但价格对穷人获得药品可能是一个绝对障碍。就穷人而言,获得性和可承受力通常属于同一问题。

在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全球战略和行动计划最终获得通过的谈判过程中,世卫组织学到了很多。受利润驱动的产业和受道德驱动的公共卫生的动机之间出现的某些紧张局面即便不能完全消除,也可得以避免。

较好采购做法是世卫组织和儿童基金会可提供丰富经验和某些教训的一个领域,稍后你们会听到介绍。政府采购做法对药品的可得性和价格都会造成影响,这是探讨如何使药品更易获得问题的良好切入点。

让我用一些事实和数字来说明这种挑战和对其加以解决的重要性。

发展中国家中,有高达90%的人口通过自掏腰包付费购买药品。紧随食物之后,药品是家庭的第二大支出。正如我所说,价格至关重要。

国家药物部门的组织情况、其公正有效的采购能力、质量控制、规章及执法情况影响到药品的可得性和价格。

有效的分配也很重要。在公共部门机构遇有缺货情况时,病人会转向私立部门,这些部门的药品价格和保健治疗往往不在监管之内。

在30个低收入国家所做的调查发现,在私立部门获取的非专利药品价格比国际参考价格高出六倍以上。

如果购买和分配效率很高、没有腐败并且合理加价,无论是在公共部门还是私立部门,专利药和非专利药的价格都大大低于人们的预期。

这些都是可以通过更为有效的采购政策加以解决的一些问题。这是我们要明智把握的一个共同机遇。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