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将健康置于城市政策议程的核心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城市化与健康全球论坛闭幕式上的讲话
日本神户

2010年11月17日

各位阁下,尊贵的部长们,尊敬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全世界有一半的人生活在城市。近10亿人生活在贫民窟和棚户区,有的甚至流落街头,栖身于桥梁下或铁轨旁。贫困与疾病密不可分。城市人口迅速增加是21世纪最重大的全球卫生问题之一。

想象一下,迅速城市化与生活方式有关的慢性疾病和气候变化等其它趋势混杂在一起时,会造成什么样后果。前景实在令人忧虑。

对于很多人以及越来越多的人来说,共创美好未来的前景与城市的生活环境息息相关。本论坛的工作可以大幅改善这一前景,我对你们取得的成就表示感谢。

城市汇聚了大量居民,充满机会,但也集中了大量健康危害。你们的讨论表明,可以通过增进健康和防范这些危害的方式,规划、设计和管理城市。

城市卫生的最重要决定因素超出卫生部门的直接控制范围。这些决定因素具有社会和政治性质,可以受到多部门政策影响。

过去三天取得了令人自豪的成果。这些成果是与上述认识、1500多个城市参与今年的世界卫生日活动以及由世卫组织和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联合开展的许多其它活动分不开的。

这些成绩是在城市成为公众瞩目焦点的背景下取得的。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的上海世博会展示了用于改善城市生活的各种创新。

这是一项基本无烟的活动。这届世博会盛况空前,观众最多时,一天曾高达一百万人,因此,创造无烟环境远不是象征性姿态。这是一项政策决定,我祝贺上海当局的这一创举。

无烟城市是更好的城市,居民生活更为美好,寿命更长。

女士们,先生们:

我要感谢专题会议和全体会议的主席、讨论小组成员和主持人杰出的工作。我们刚才聆听了三位市长介绍的会议成果。《神户行动呼吁》的实质内容是要求政府将健康置于城市政策议程的核心。

如前所述,需要获得更好的数据,才能了解城市卫生问题,查明集中存在具体问题和需求之处。决策者需要充分应用城市规划专业知识,并促进民间社会、社区团体和企业参与制定这些计划。毕竟他们才是最终承受这些后果者。

最重要的是,神户宣言呼吁更系统地应用有关工具来评估卫生不公平现象。这些数据是有效应对的基础。正如你们所认识到的那样,需要通过持续运作的系统定期收集数据并在分类数据的基础上开展分析。

否则,统计数据将会掩盖贫困造成的弱势群体的健康问题。平均数掩盖了很多问题。

城市不公平和贫困者的窘境是论坛特别关注的问题,这是很适当的。这些不公平现象最终会危害所有城市居民。城市贫困和污浊的环境与疾病暴发、社会动荡、犯罪和暴力密切相关。

在城市,这些威胁可能会四处传播,从某一街区迅速蔓延,危及所有市民,进而影响整个城市的声誉。

我们现已知道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衡量健康状况和健康结果,揭露和处理城市不公平问题。

这是世卫组织和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编写的一份新报告的重点。报告题为“隐匿的城市:揭露和克服城市环境中的卫生不公平现象”。我们将在今天晚些时候发布这份报告。

令我特别高兴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省长、市长和其他高级官员参与了这次会议,另外,一些城市规划专家也提供了支持。这些领导人表现出远见卓识和领导才干以及他们讲述的许多经验和成功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良好的城市卫生管理事关重大。在管理得最好的城市中,居民人均寿命可达75岁以上。而管理不善的城市里,市民人均寿命才35岁。

我说过,城市卫生问题的根源大多超出卫生部门的直接控制范围。但将卫生作为切入点和着力点有很多好处。健康状况不佳,包括精神卫生状况不佳,是最明显的和最易衡量的城市危害造成的恶果。

城市领导人通过住房和交通政策、社会服务、禁烟法规、食品广告和销售政策以及决定学校提供何种食品和饮料,可以对健康决定因素产生直接影响。

《神户行动呼吁》强调了通过城市规划工作增进健康的重要性。市政领导可以改进土地使用、建筑标准、用水和卫生系统,制定并实施保健法规。

此外,为增进健康采取行动可以调动不同背景和利益团体的力量,并就所有市民重视的问题施加政治压力。健康获得普遍重视,这是丰富多彩生活的一项基本先决条件。

良好的城市卫生管理有助于确保更公平地分配机会和优势,并确保人们能够公平获得负担得起的卫生保健服务。

女士们,先生们:

我想要讲一讲你们在政策层面开展工作的重要性。行动呼吁阐明了将健康纳入城市各项政策主流的原则。我想提请你们注意与迅速城市化紧密相连的一个最近趋势。

研究结果表明,在亚洲部分地区,与不健康饮食难分难解的肥胖症和2型糖尿病已达到流行病程度。一些专家认为亚洲已成为糖尿病新的流行中心。

这一趋势令人担忧。亚洲出现的流行模式不同与其他地区。在亚洲,流行速度较快,且延续时间短得多。迅速城市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与欧洲和北美相比,亚洲糖尿病患者较年轻,人数较多,而且体重增加幅度往往小得多。另外,亚洲糖尿病患者并发症延续时间较长,且较早死亡。

糖尿病是特别昂贵的疾病:它对社会造成沉重负担,长期护理费用高昂,而且在医院医治常见并发症的费用极高。这突出显示了城市多部门实行保健政策的重要性。

这是卫生问题,更是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医治和护理糖尿病这类疾病的患者可能会压垮医疗保险计划并摧毁社会保护安全网。

正如其它许多城市卫生问题一样,卫生部门可以集思广益,推动收集数据,并带头反映问题。但卫生部门并不能制定政策或颁布和实施旨在创造有益健康环境的法律,而只有创造有益健康的环境,才能便于人们作出健康的选择。

女士们,先生们:

我感谢你们进行了丰富多彩的辩论,感谢你们交流了大量想法和经验,并提出了切实可行的、而且往往十分巧妙的解决办法。建立有益健康的城市需要时间。但本论坛告诉我们这是可以做到的。这本身就是一项值得骄傲的成就。

你们强调了城市卫生的重要性,尤其是重申了解决城市卫生不公平现象的重要性。我认为,现在对这些问题的重视显示,我们在正确轨道上向着美好的未来迈进。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