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一个根除疟疾的研究议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为期一周的根除疟疾研究议程(malERA)顶级峰会闭幕式上的讲话
美国华盛顿特区

2010年3月26日

领导委员会的委员们,尊敬的各位学者,公共卫生界的各位同仁,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荣幸在本次顶级周会闭幕式上致辞,因为有人告诉我,这是一次真正的群星璀璨的活动,它汇集了在基础研究领域、产品研发以及疟疾学界最耀眼的各路明星,为着一个崇高的事业交换意见。

我想,像如此具有前瞻性、雄心勃勃却不乏科学严谨性的会议并不多见。

全球抗击疟疾的势头迅猛非凡。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世界已经从试图遏制走向最终根除的目标。

有如去年的世界疟疾报告所说:面向健康的发展正在起到作用。只要我们有决心、有资源、有良好战略,实现显著加大现有干预措施的覆盖面是切实可行的。到那时,疟疾负担会大大减轻。这一点足以鼓舞人心。

我们知道紧接着下一个挑战是什么。我们必须行动,以同样的决心和对成功的保障,进入疟疾最猖獗的中心地带。世界范围内,疟疾死亡总数的50%左右主要集中在五个国家:尼日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乌干达,苏丹和坦桑尼亚。在这些中心地带的成功将帮助我们又一次建立信心,即疟疾是可以被打败的,而且可一劳永逸。

本次会议还是一次充满雄心目标的会议。目标就是全面打败这个已经成为近万年以来最大杀手的疾病。为此,你们已经勾勒出了研究日程。

雄心不仅产生动力,还能激发创新。但雄心必须可行、有依据、可操作。我们必须有充分理由相信新方法、好方法是未来现实的一部分。而且,当我们考虑使用什么方法最理想时,尤其是在资源有限地区,我们要对任务的艰巨性有很好的把握。

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坚定的决心与发现和发展新方法同等重要。

在漫长的过程中,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保证由根除疟疾研究议程(malERA)衍生出来的研究项目可以为疟疾流行国家的年轻科学家们提供参与此事业的平台。他们的参与以及对他们的指导,对研究项目以及根除疟疾目标的长期成功都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疟疾对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对它的控制得到了流行国家在政治上的高度重视。一项研究议程也需要诸如非洲疟疾领导人联盟的政治领袖们“买账”才行。

过去的一周里在七个咨询小组的支持下完成的工作,是向前迈出的坚实的一步。这同时传达了一个重要讯息,即科学界对根除疟疾的目标是严肃认真的。你们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合理架构的方式,回顾了历史,展望了未来。高远的目标可以产生高度的信誉。

你们讨论了研究问题和知识差距,并总结出大量的新点子,尤其是选择多管齐下的方法,除了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还包括卫生体系问题、应用性研究问题,以及监测和评价等。

你们对疫苗研制的前景进行了密切和深入的研究,考虑了不断变化的病媒控制需求,论证了不同数学模型与分析技术可如何用于评估根除疟疾在技术、操作和经济方面的可行性,还决定了使用哪些方法组合和哪种覆盖水平,会带来最大的回报,并避免重犯过去的一些错误。

你们强调了对灵活战略的需要,这种战略随着疟疾控制工作的进展,可以应对人、蚊子和寄生虫之间动态关系的复杂变化。

你们设置了诊断“金标准”,并确定了可以一并根治和预防疟疾的“金牌”药物。但你们也说得很清楚,没有永远都能打败疟疾的子弹。正如本次会议准备的文件指出,任何单一领域内的任何单一技术突破,都不足以根除像疟疾这样复杂而顽强的疾病。

即使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疫苗也需要同时配合使用药物,开展病媒控制,进行良好的监测与评价,以及有一个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你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了成就。毫无疑问,随着遏制疟疾的动力加大,这些成就将为研究人员和筹资机构提供指导。正如你们众多的文件所述,向根除疟疾迈进需要精心策划的分阶段行动。现在,我们要继续在这个基础上把信心建立起来。

进一步蔓延的青蒿素耐药问题使进展变得脆弱。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呼吁,停止营销和使用单一药物。为避免这些药物的滥用,我们需要加强诊断检测。

最后,当我们以这次振奋人心的顶级周会的结论为基础展望未来时,我愿向大家保证,世卫组织和热带病研究与培训特别规划时刻准备着。我们有准备与你们所有人一道执行这份雄心勃勃的研究议程。

我们也有准备把研究产生的证据转化成最新技术政策和指南,指导那些正在为消灭疟疾直至根除这一古老顽疾坚决进行斗争的国家前进。

作为结束语,请允许我向你们表示感谢,感谢你们为人类服务奉献出的聪明才智。对于我个人来说,看到创造性的、尖端的科学被应用到这种主要影响贫穷人口的疾病,几乎与做出决定争取根除疟疾一样令我感到振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