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医疗、护理和助产教育改革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世卫组织与美国总统艾滋病救济紧急计划(PEPFAR)联合举办的关于彻底改革医学、护理和助产教育协商会上的开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10年12月14日

尊贵的部长们,尊敬的校长们及教育界其他人士,专业社团代表,公共卫生界同仁,女士们,先生们:

欢迎你们来日内瓦参加这次锐意改革的协商会议。

你们来自许多国家,代表众多学科、大学、机构和部门。彻底改革卫生人员教育取决于横跨卫生、教育、金融和劳动领域的广泛行动。

你们的议程很重要,议题也很多。我主要只讲两点。

首先,这是早该采取的一项重要行动。世卫组织大力支持制定政策指南和建立供交流经验和最佳做法的平台。改革医疗、护理和助产教育事关每个国家。

在增进健康、尤其是穷人和弱势人群的健康方面作出了空前的承诺。千年发展目标确认了增进健康对减少贫困和推动总体社会经济发展的巨大作用。

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国际卫生界颇有收获。如果没有强大、公平的服务提供系统,仅凭大力的干预措施和为这些措施提供资金仍无法改善健康状况。

缺乏足够数目的训练有素、富有热情并获得适当报酬的医务人员,卫生系统就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卫生服务。如果卫生设施和人员仍集中在城市并且一味注重为富裕人群服务的话,增进健康作为一项减贫战略就不会奏效。

我注意到,目前,对长期卫生问题的高明、新颖的解决办法一旦遇到严酷的现实,几乎毫无例外,最初的乐观和热情就会消退。在工作人员数目不足以满足最基本卫生保健需求的情况下,我们如何能有所作为呢?

2006年《世界卫生报告》提请注意,世界各地总共紧缺400多万名医生、护士和其他医务人员。该报告指出,在疾病负担最重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医生占人口的比例最低。

造成医务人员紧缺的原因很多,从人口老龄化和对长期护理的需求越来越大,到劳动力市场的全球化以及医生在获得培训后外流到其它国家的趋势等。专业教育也起了一定作用。

最近几周,《柳叶刀》发表了21世纪卫生专业人员教育高级委员会的报告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医学院校研究报告,为我们提供了指导。

这些著述为我们提供了指南,并提请我们注意急需开展根本性改革。它们确定了一些国际挑战,并列出了非洲面临的一些具体挑战。

我曾说过,真正站在第一线的卫生人员如果接受的是过时的、只适用于20世纪的教育和培训,我们就无法打赢本世纪独特的卫生战役。

卫生专业人员教育委员会的委员们、非洲国家官员和非洲各地医学院校的管理人员以及《柳叶刀》编辑Richard Horton先生今天出席了本次协商会,他们将为会议讨论作出重大贡献。

该委员会找出了导致一国或多国卫生专业人员短缺、失衡以及分布不均问题的具体体制缺陷和教学缺陷,并列出了十大重要改革领域。

我在这里仅引用该委员会的一项统计。1985年至1994年期间,加纳共培养了489名医生。到1997年,其中61%的医生移居国外。

女士们,先生们:

今年10月,美国总统艾滋病救济紧急计划(PEPFAR)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卫生资源与服务管理共同发起了一项关于加强撒哈拉以南非洲医学教育的五年计划。提高非洲的研究能力是一项同样重要的目标。

我热烈欢迎重视非洲医学教育,欢迎为此提供财政支持,并欢迎非洲院校与美国院校建立伙伴关系。非洲以及其它区域的长期经验显示,这类结对伙伴安排对彼此都有益。

非洲培养和留住更多卫生人才的能力面临许多挑战。教师供不应求,而且教学工作往往超负荷,制约了他们的研究能力。包括实验室在内,很多基础设施需要更新。

由于中级教育系统薄弱,医学院校招不到足够的学生。学费可能也是一个障碍。缺乏电脑和宽带网络限制了非洲学校和学生跟上信息和通讯技术进展的能力。

许多学生需要去北美或欧洲接受研究生专业培训,其中许多人一去不返。

我接下来要讲第二点。

非洲医学院校研究报告指出,非洲国家并不是从零起步。许多国家都明确知道需要做些什么,尤其是知道应将学校课程与本国的重点卫生需求挂钩,特别是应针对缺医少药社区的问题设计课程。

我们可以大量借鉴新的思路。

卫生专业人员教育委员会预计,由于所谓的“僵硬和封闭的专业态度”以及其它因素,委员会提出的一些改革建议将会遭到抵制。

非洲医学教育趋势表明,其中一些改革已经起步。这证实了委员会建议的智慧和适用性。

学校课程大有改进。有几所学校开展了基于社区的教育,注重解决具体问题,并侧重多学科团队学习。我相信,卫生专业人员教育委员会的委员们对此一定深感欣慰。

一些学校在所设计的课程中,直接鼓励学生参与社区工作,以便亲自了解缺医少药社区的需求和期望。

学校还采用多种新颖办法设法留住教员。有几所学校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新办法,迅速提高了入学率和毕业生人数。

还正设法采取激励措施,纠正城乡卫生人员分布不平衡状况。一些学校几十年来大力建立研究能力。

正根据国内重点卫生需求培训技能。这是该委员会呼吁开展的首项改革。

非洲有位卫生部长说,“富国抢走了我们最好的足球运动员,也夺走了我们最优秀的医科毕业生。”富国之所以这样做,当然是因为这些专业人士很出色,有才华,是国际上重视的人才。

我这样说并不是要掩饰或淡化障碍和需求。非洲培养的医科毕业生人数仍然不足,且教育质量参差不齐。

我想说的是,非洲卫生专业人员教育正朝着正确方向前进。美国总统艾滋病救济紧急计划等提供的支持恰逢其时。

女士们,先生们:

我最后还想讲一点看法。

我特别欣赏最近教育改革讨论将重点放在公平和社会宗旨上。

卫生专业人员教育委员会指出,当今医学专业学生需要、而且往往希望有所了解与他们今后将提供的卫生服务有关的社会价值观和期望。

优秀的医生、护士或助产士富有爱心,并对提供卫生服务充满热情。这些素质可能是他们最强烈的和最好的继续学习和继续磨练临床技术的动力。

需要培育这些素质。

我预祝本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