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弥合精神卫生差距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精神卫生差距行动规划论坛上的讲话
瑞士日内瓦

2010年10月7日

尊贵的来宾,公共卫生界同行和合作伙伴,专业协会和民间社会的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你们的资金协助或作为研究人员、从业者、患者团体代表或作为患者权利倡导者开展的实际工作。

我们面临很严重的问题,这可用一组数据加以说明。据世卫组织估计,全世界共有1.5亿多人患抑郁症,约有1.25亿人酗酒并受到酒精使用导致的障碍影响。

多达4千万人患有癫痫,2400万人患老年痴呆症和其他痴呆症。每年有近百万人自杀。

另据世卫组织估计,精神、神经和物质使用障碍造成的负担占全球疾病总负担的14%,其中四分之三的负担由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承担。

但数据本身并不能反映出这些疾患造成的痛苦、隔离和生产力丧失,也无法衡量人类潜力开发受阻和国家总体发展受阻的程度。

这些疾患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影响。许多人年纪轻轻就患上这些疾病,并且终生得不到有效救治。

今天,我们往解决一个核心问题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力争缩短在需要和应该获得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与实际接受治疗的患者人数之间的差距。

在发展中世界的一些地区,这方面的差距接近80%。我们目前已经掌握专业知识和技能,怎么能对这么沉重的负担熟视无睹呢?精神卫生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呢?

众所周知,缩小差距面临着许多障碍,有些障碍盘根错节,相互纠缠在一起。其中一个障碍是无知:普通公众不了解这些疾患,政界不清楚这些疾患在许多方面阻碍了国家发展。

精神障碍患者在社会上备受歧视,并在国家和国际发展议程中遭到忽视。资源不足,使用效率低下,有时还存在资源浪费现象,在徒劳无益、可能造成损害而且没有证据基础的干预措施上耗费了资源。

也许最重要的是,普遍存在一种误解,认为改善精神卫生状况需要复杂和昂贵的技术,需要有高度专业化人员在高度专业化环境中提供服务。这种误解有碍努力缩小精神卫生差距。

换句话说,我们面临的认识误区是,认为精神卫生保健是卫生议程上的一个奢侈项目,结果,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下,大部分的国内和外部资金流向治疗高死亡率疾病,而根本顾不上精神卫生保健。

我们现在有充足的理由挑战这一想法。

现在,《精神卫生干预指南》出版后,我们有了在任何资源环境下检测、诊断和管理最常见的和负担沉重的精神、神经和物质使用障碍的一项简便的技术工具。

这一指南将重点坚定地放在可由一级和二级设施中忙碌但资源有限的医生、护士和医务助理采取的干预措施上。

精神卫生问题,无论是抑郁症、癫痫、痴呆,还是酗酒,都是真正的疾患。它们造成死亡和残疾,带来痛苦。它们是有症状的,在任何资源环境下都可进行管理。

我们现在可以可靠地传递这一信息。

不管卫生系统如何薄弱,也不管资源如何受到限制,总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干预指南的一大成就是,将数百位专家提供的大量知识和临床经验化为不足100页纸的临床智慧和简洁实用的建议。

该指南实际上将诊断和管理权延伸到非专家,同时又考虑到了他们的繁忙日程。

对于其中许多疾患,药物治疗是有效的。指南说明了何时使用以及何时不该使用专用药品。它提供了平衡的处理办法,阐述了许多简单而有效的心理干预措施,如指导患者及其家人,提供睡眠建议,并与社区的社会支持工作挂钩。这是可行的医护,这是一流的服务。

指南的编写得益于150多位专家撰稿人和审稿人以及20个国际组织和专业协会的工作。

我祝贺你们的这一成就。它能够改变精神卫生保健状况。

女士们,先生们:

出版干预指南是一系列合理步骤中的第三步。

第一,需要查明和衡量精神卫生差距,并让人们警醒和注意。

第二,说明未满足的需求意味着什么。应开展宣传教育活动,并记录影响。

第三,显示如何填补差距。措施应切实可行。

我们有一个简单的权威技术工具,即使非专家也能掌握这一工具。但这仅是开端。

下一个关键步骤是收集证据,记录各国实施情况和产生的影响。

世卫组织在埃塞俄比亚、约旦、尼日利亚、巴拿马、塞拉利昂和所罗门群岛发起了扩大对这些疾患的医护规划。

今天晚些时候,将会向你们介绍这些国家的一些经验。你们将讨论是否可在更大程度上成功复制这些经验。

你们将审议能否将精神卫生干预措施纳入现有的初级卫生保健服务,并将审查各种障碍以及有利因素。

最重要的是,你们将提供协助,帮助数以百万计的深受这些疾患影响的人,并帮助那些想充分满足患者的卫生需求、但迄今缺乏知识和技能的医生、护士和医务助理开展工作。

我希望会议取得圆满成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