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预防是攻克非传染病的最佳选择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全球非传染病网络全球论坛上的开幕辞
瑞士日内瓦
2010年2月24日

各位殿下、阁下,尊敬的部长,公共卫生界的同仁,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代表着世界上这么多地方,代表着疾病专业领域这么多协会和学会,代表着这么多健康生活方式的倡导者,在你们面前讲话我感到十分荣幸。见到皇族、联合国姐妹机构、资助机构和领导人参与到卫生与发展中来,同样令人鼓舞。

这里所代表的高水平技术力量种类繁多,其本身就说明了我们要关注的问题有多么深刻,我们的参与范围有多么广泛。

我们的面前摆着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注定要变得更为严重的大问题。非传染病这个长期以来被认为与富裕社会密不可分的疾病,现已发生了变化。心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慢性呼吸道疾病和精神疾患现在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带来了最为沉重的负担。曾经与富足相连的疾病现在却主要集中发生在贫困以及弱势群体中。

从很大程度上来讲,疾病负担的这类转移可能与某些强大的全球力量有关,这些力量正在改变各地的健康状况。人口老龄化、无计划的快速城市化和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是普遍的趋势,但其后果却没有被均衡地感受到。发展中国家最为脆弱,最无抵御能力。它们受到的冲击最大,而应对的能力最低。

尽管许多非传染病的发展较慢,但生活方式的改变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出现,并且十分突然。

在国际社会将追求良好健康作为一项减贫战略之时,这些发展趋势会带来巨大影响。对病人和卫生体系而言,长期治疗的费用可能是灾难性的,每年将数以百万计的家庭逼至贫困线以下。

当我们想到长期治疗的负担问题时,另一项普遍假设已不再经得住仔细考量。非传染性疾病的死亡人数长期被认为与老龄化进程密不可分。我们经常听到用这样的话来反驳问题的重要性。我们所有人终归要在某时因某种原因而死。也许是这样的,但不能使其发生在生命中如此早的时候。

估计每年有3500万人死于非传染病,其中有大约1580万人,或者说有40%过早死于可预防的心脏病、中风、糖尿病及哮喘。

在我们想到这些疾病的负担时,重要的不仅仅是死亡数。糖尿病和哮喘这类疾病往往需要终生治疗,但疾病可能发生在儿童期。高血压和某些癌症可能会在儿童和青年中发生。

此外,世界上的情况是,估计有4300万学龄前儿童有肥胖或者超重现象。想一想,对其健康带来的长期危险以及终生治疗费用方面,这会意味着什么。

另一个想法是:在很长的时间内,这可能是期望寿命比其父母还要短的第一代儿童。想一下,要衡量我们共同的社会和经济进步,这会意味着什么。

女士们、先生们,

诸位汇集在这里,发起制定大力和重点防治非传染病的对策。非传染病与不易扭转的全球强大趋势缠在一起,十分复杂,涉及多个方面。面对这么复杂的疾病,突出重点不失为明智之举。而你们做到了这一点。

全球非传染病网络将重点放在四大疾病上,即:心血管病,癌症,糖尿病,以及慢性呼吸道疾病。全世界目前每年60%的死亡病例是这些疾病造成的。

全球非传染病网络重点关注四大风险因素:烟草使用,不健康饮食,缺乏身体活动,以及有害使用酒精。这些是共同的风险因素,为简化业务方法提供了方便。可以通过预防工作减缓这些风险因素。

全球非传染病网络还重点关注四项生理风险因素:高血压,高胆固醇,高血糖,以及高身体质量指数。这也简化了筛检、早期发现和有针对性采取干预措施的业务方法。

我实话实说。面对这些严重疾病,我们面临着巨大挑战,因此,我们必须想方设法简化业务方法。

发展中国家仍面临传染病的沉重负担。其卫生系统薄弱,医务人员严重不足,药品和资金短缺,有的甚至毫无医疗保险计划,患者为此不得不支付极为昂贵的医疗费用。由于公共卫生服务薄弱,患者不得不转向较昂贵的、往往不受管制的私立部门求医,甚至连例行医疗护理都得如此。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卫生系统将精力放在应对暴发传染病上,在传染病暴发期病人要么存活,要么死亡。不用说,这些卫生系统的准备严重不足,很难应付长期医疗护理的需要和费用。

预防是无可替代的最好选择。我们需要将重点放在全民措施上,促进人们采用健康的生活方式。为此,我们需要推动政府各部门都参与进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克服一些强大游说团体的巨大阻力。这是可以做到的。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面临一个巨大问题和多项严峻挑战。但我们也有巨大机会,我们务必要抓住这个机会。

公共卫生领域经历过类似情况,像艾滋病毒/艾滋病流行初期的经历,或者像早期警告吸烟是导致肺癌的一个因素那样。我们错过了这些机会。我们当时看出会出现大问题,但还是未能拿出决心直接、有力地处理问题,结果情况失控。

今天,我们已有一项全球战略和一项商定的行动计划,并已确定了明确的策略和责任。我们可以依照《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模式采取合作行动,推动众多部门共同努力,从源头上预防导致疾病和过早死亡的一项主要因素。

执行委员会1月份会议在制定两项新的政策工具上取得了进展。这两项政策工具确定了一些灵活的政策选择,并辅之以确实行之有效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措施,以解决有害使用酒精问题和遏制向儿童促销不健康的食物和饮料。

我们获得了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的支持,各方重申对初级卫生保健的承诺也为我们提供了支持。

我们已有大量可靠的证据和经验。在非传染病方面,许多发展中国家遇到的问题与富裕国家几十年前的情况一样。众所周知,许多富裕国家成功开展了大规模防治心脏病和癌症活动。急需通过全球非传染病网络等计划,开展国际和跨部门合作,分享这些宝贵经验。

女士们、先生们,

我要讲的最后一点涉及公平问题。血压可以衡量。高血压和高胆固醇可以控制。糖尿病可以及早发现并通过药物或饮食进行管理。

哮喘可以得到控制。癌症可以治疗,有时可以治愈。几乎所有癌症病人的疼痛都可得到有效缓解,而且不用花多少钱。

你们的议程事关人类幸福。预防可以带来最大收益。而种种原因造成的不必要的、未予缓解的人类痛苦则需要我们采取行动。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