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烟草控制公约是在公共卫生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生效五周年庆祝活动开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10年2月26日

Mseleku先生,Nikogosian博士,尊贵的阁下,尊敬的来宾,公共卫生界同僚,女士们,先生们:

若干年前,一些烟草公司主管曾宣称世卫组织是烟草业最大的敌人。我们一直引以为荣,并为进一步提高这一声誉做出不懈努力。

事实证明,这一说法有先见之明。随着时间的推移,烟草业最大的敌人确实不同凡响,藏有若干利器。

今天,我们在庆祝《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生效五周年。众所周知,烟草业财大气粗,狡猾无情。而大家知道,无论是世卫组织,还是公共卫生界,都不富裕,但有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我们已变得很强大。

如果充分实施《框架公约》规定的各项措施,那么,不管财大气粗的烟草业如何无情地玩弄何种伎俩,我们都可以战胜或至少能够应对其种种花招。

值此五周年之际,我们要庆祝公共卫生界取得的这一巨大成就。我们还要赞颂在相互依存度大大增强的世界上这一为了增进健康而开展国际合作的楷模。

当今世界上,健康受到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全球化等许多强大因素影响。无论从原因,还是从后果来看,健康威胁日益超越国家的界限。

这些威胁和趋势具有普遍性,但造成的影响却并不均匀。发展中国家最为脆弱,最无抵御能力。它们受害最深,但却最无应对能力。

众所周知,发展中国家是烟草制品营销的新领地。在这些国家以及其它地方,女童和妇女成为有着诱人前景的有利可图的烟草市场,沦为烟草业竞相追逐的目标。

发展中国家本已举步维艰,不堪传染病重负,卫生领域能力薄弱,缺医少药,并缺乏社会保障和保险计划。它们根本无力应付因烟草使用率增加而不可避免造成的慢性病泛滥问题带来的额外成本和需要。

预防是无可替代的最佳应对之道。

据《柳叶刀》最近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预测,只要全面实施《框架公约》所述的四项具有成本效益的措施,估计十年内可以避免550万人死亡。这些数据令人信服。这是该项公约的预防威力,这也是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双赢的机会。

女士们,先生们:

《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问世不久。从积极的一面看,它已成为联合国历史上受到最广泛接受的条约之一。其实施状况受到密切注视。

但问题是,监督结果明确显示,该公约的预防威力远未得到充分发挥。例如,国家禁烟法律涵盖的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百分比仅略高于5%。烟草税是减少烟草使用的最有效方法,但只有21个国家的烟草税率超过烟草零售价的75%。

在许多富裕国家,烟草使用水平已显著下降。结果,心脏病、中风、癌症以及与烟草使用直接相关的许多其它疾病的发病率相应降低了。不过,即使在这些国家,低收入阶层和弱势群体内烟草使用率仍然很高。

最令人震惊的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烟草使用实际上与日俱增。大烟草公司在世界一些地区处于颓势,而在其它一些地区却在大踏步前进。

我们必须承认需要取得更好的成果,而今天是一个适当的机会,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回想该条约在5年前生效的意义,并展望今后的前景。

我想简述一下,在我们刚刚步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之际,面对公共卫生领域的若干趋势和挑战,该项条约究竟有何意义。

首先,如前所述,越来越多的健康威胁具有国际性。像经修订的《国际卫生条例》一样,《框架公约》为各国可靠地集体抵御共同威胁提供了一项工具。全民措施可以奏效,它们具有很高的成本效益,而且可以在任何资源条件下实施。

其次,该条约的生效向我们显示了科学证据在克服主要从经济角度提出的一些重大反对意见方面发挥的威力。在谈判期间,利用这些科学证据,我们克服了对烟农和烟草制造业工人生计、广告业收入、餐厅和酒吧的商业利益以及依赖烟草业赞助的体育和文化活动的存续等多余的顾虑。

当年克服这些顾虑并不容易,而现在仍需继续排除阻力,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当时,健康利益最终压倒了经济考虑,公众呼吸无烟雾缭绕的新鲜空气的权利以及我们的子孙免受成瘾致命产品影响的权利终于得到伸张。

该公约显然是预防工作的一大胜利,有助于努力消除严重致病、残疾和导致过早死亡的一项根源因素。

现在,我们已认识到政府各部门都需重视卫生工作。该公约表明,卫生部门确实可以说服其它部门采取行动,如征税,张贴附图健康警语,订立法规,禁止广告促销和开展执法工作等。

我认为,《框架公约》还可被视为一项公平的工具。无论何地,也不论出生何处,或社会地位如何,人们都应得到同等保护,以免健康受到危害。

这样的国际文书有助于发展中国家看穿和对付强大业界的种种伎俩,并可促进公民要求本国政府对其未能维护公众健康免受烟草危害而承担责任。

最后,该公约表明迫切需要加强各国的能力,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能力。这正是世卫组织可以发挥业务作用之处。

我们的工作人员开展了实地工作,向各国政府提供了实际技术支持,协助政府实施该条约,例如协助其制定法规,采用最佳做法,或揭穿业界的惯用伎俩。这些努力有助于增强我们的集体防御能力,所有国家都将从中受益。

女士们,先生们:

我想讲的最后一点是,烟草业自诩“富有责任感”,执意争取在谈判桌旁占有一席之地,参与公约各项议定书的谈判。

《经济学人》杂志最近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这几乎相当于允许一群狡猾的狐狸照顾鸡的福利。我们绝不会答应。

与我的各位前任一样,我也不与烟草业交谈。不过,我要对这帮家伙说的是:我们艰难前行,已走过漫长的道路。

依靠《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我们知道如何站稳脚跟,坚守阵地。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