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虽然取得了进展,但结核病仍是导致成年人死亡的第二大传染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世界结核病日发表的讲话
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

2010年3月24日

Frieden博士、Castro博士、美国疾控中心的同僚们、女士们、先生们:

今年世界结核病日的主题是“立即动手控制结核,群策群力加速行动”。它提醒我们迫切需要进一步努力,继续寻找新的和新颖方法遏制结核病。

今天,我要对美国雄心勃勃的消除结核病新计划表示欢迎。这项计划的小标题是,“我们齐心协力,就能攻无不克”。我赞赏美国人的这种进取和包容精神,也欢迎特别重视针对社会最脆弱人群采取行动的做法。

世界结核病日呼唤创新,而美国的计划本身就富有新意。如果像美国这样的低负担国家能消灭结核病,就将创下一个先例,带动其它国家的工作。我们都知道,实现目标的决心和势头有助于推动进一步创新,带来新颖的高科技和低科技解决办法。所有国家都将得益于你们的经验。

从迄今取得的进展、美国疾控中心以及全国各地卫生部门积累的专业技能来看,消除结核病是一个适当的、令人振奋的、并且是可行的目标。是的,你们完全可以做到!

今年是实施全球遏制结核病计划(2006-2015)的中间点,你们作为世卫组织的合作伙伴做出了很多贡献。全世界控制结核病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成功的故事。许多人将此归功于强大的公共卫生模式以及标准化的诊断和治疗。

随着20世纪40年代末治疗药物的问世,在结核病控制领域逐渐放弃了先前的社会和环境干预措施。“预防始于治疗”开始成为新的口头禅。后来推出的直接督导下的短程化疗(DOTS)又往前迈出一大步,重视发现并确保治愈最具传染性的结核病人。

自1995年推出直接督导下的短程化疗以来,由于采用了国际公认的治疗标准,共有3600多万病人被治愈,避免了大约600万人死亡。这些是很可观的数据,说明取得了很大进展。毫无疑问,直接督导下的短程化疗确实管用。

但也有其它令人醒目的数据和令人关注的重大因素。去年,结核病是导致全世界成年人死亡的第二大传染病,夺走了高达180万条生命。各区域结核病新发病率在缓慢下降,但并非是在所有国家。病例和死亡人数下降速度远低于必要的和可以达到的速度。

当今任何人都不应死于结核病,更不应每年有近200万人死亡。

私立和公立部门诊断和治疗不足助长了耐多药和广泛耐药结核病。这两种结核病治疗远更为昂贵和困难,诊断尤为困难,特别是在集中了多数病例和实验室能力极为不足的资源匮乏地区。

我们很清楚,耐药结核病的出现反映了实施结核病规划的整个卫生系统的失败。这是社会保护、实验室、药品质量和合理用药、感染控制和监测等领域政策的失败。

耐药结核病对卫生系统本已脆弱的环节造成了巨大的额外需求和压力。换句话说,耐药结核病严重削弱和损害了为预防此病所需的能力。

结核病/艾滋病毒合并感染是另一个令人关注的重大问题。2007年和2008年期间,共有140万名结核病患者进行了艾滋病毒检测,比前一年增加了20万人。在艾滋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者中,三分之一的人获得了延长生命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三分之二的人接受了预防性化疗,以防发生致命的细菌感染。

在艾滋病毒携带者中,筛查结核病和获得预防结核病治疗的人数增加了一倍。我们从中看到了进展,但这些数字仍然过低。

女士们、先生们:

当今的许多疾病都曾在世界各地肆虐,而现在则主要限于最贫穷的地方最贫穷的人群。有一种观点是,随着经济和社会环境的改善,其中许多疾病,例如结核病、麻风病或钩虫感染以及儿童肺炎和腹泻病等,都将逐渐自行消亡。

但国际社会并没有消极等待,而是紧急采取了协调一致的合作行动,例如建立了遏制结核病伙伴关系。这些行动体现了内在的紧迫感,并反映了核心的公平原则。不应出于不公平的理由,剥夺人们获得拯救生命的干预措施(包括经济或社会干预措施)的机会。

今天,结核病在很大程度上是穷人的疾病。这一疾病死灰复燃后,贫困状态和社会弱势地位助长和加剧了疾病,令其变得更为顽固。

坦率地说,对于像结核病这类杀手,由于资源有限,而又要需要治疗尽可能多的人,结果,最难覆盖的人可能往往是最后达及的人。如果是这样,说明我们的工作有失误。

当今世界日益显著的特点是,无序的城市化迅猛发展,经济增长不公平,收入差距不断扩大,世界各地出现了大批社会弱势群体。当今世界上,无论在富国,还是在穷国,结核病肆虐一时。

仅采用现有的战略和工具,到2050年,根本无法实现全球消灭结核病的长期目标。

结核病控制工作转了一大圈:从有药物治疗之前的时代促进采取社会和环境干预措施,转到重视扩大诊断和治疗,现在可能将步入新的时代,即在向穷人提供高质量服务的同时,还应努力降低脆弱人群受到感染以及受到各种致病因素影响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既要初级预防,又要提供治疗。

我们了解这些风险因素,也知道弱势群体尤其是城市弱势群体普遍面临这些问题。首先,最贫困人口获得基本医疗服务的机会有限,其它风险是:艾滋病毒感染,营养不良,糖尿病,吸烟,酗酒,吸毒,室内空气污染等。

要想取得真正、持久和明确的进展,就必须大刀阔斧地加强卫生系统和服务,将结核病预防和治疗工作与更广泛的发展议程结合在一起,并处理与社会边缘地位密切相关的各项风险因素。

这是结核病控制前景遇到的难题,也是今天面临的最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千年发展目标将增进健康作为减贫总战略的一部分。坦率地说,如果我们错过穷人,我们就会误入歧途。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