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在金砖五国首次卫生部长会议上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金砖五国首次卫生部长会议上的讲话
中国北京

2011年7月11日

谢谢各位尊敬的部长们报告了金砖五国为追求共同目标和针对共同问题开展合作,在国内外以及通过一道努力,致力于增进健康的情况。

我认为,促进创新和获得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医疗产品是推出这一连续对话平台的最佳话题。

我要谈一谈金砖五国在此领域对全球卫生事业的贡献,并发表几点个人看法。

我走访了巴西Oswaldo Cruz基金会和巴西免疫生物技术研究所,亲眼目睹了巴西科学界在公共卫生创新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特别是在生产高质量公共卫生疫苗上作出的贡献。

巴西向艾滋病毒携带者/艾滋病患者提供免费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创举著称于世,这是公平获得基本医疗服务的最佳典范。

我们知道,这一成就来之不易,这是道德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不得出于不公平理由,包括不得以人们无力支付为由,剥夺人们获得挽救生命的药品的机会。

《世卫组织组织法》和《巴西宪法》就人们健康权作了庄严规定。巴西政府为本国公民谋利,同时增进了所有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权益。

整体来看,金砖五国拥有相当规模的药品、疫苗和卫生技术行业,并拥有生产活性药物成分的重要厂商。在这些领域,许多厂商除生产供国内使用的医疗产品外,还大量出口,特别是出口仿制药。

印度人才荟萃,有许多才华出众的科学家,堪称为真正的医药创新热土,在生产和出口低成本医疗产品领域具有领先地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印度血清研究所发挥了重要作用,于去年12月推出了能够防止非洲脑膜炎带暴发脑膜炎疫情的一种新的结合疫苗。这是近年来最辉煌的一个成功故事。

该项目由世卫组织和适宜卫生技术规划(PATH)负责协调,核心资金来自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

这一疫苗是应非洲国家卫生领导人的要求推出的。非洲领导人提出了可以负担得起的价格:每剂疫苗50美分。一位卫生部长说,对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如果疫苗过贵,还不如没有疫苗。

我们接触了各大疫苗生产商,由于目标价很低,它们断然拒绝了,只有印度血清研究所爽快答应了要求。

一批科学家发明了结合疫苗的新生产方法,几乎免费地向印度转让了这项技术。

金砖五国希望获得负担得起的医疗产品,并促进总体发展。我想举两个例子说明预防脑膜炎疫情对脑膜炎地带25个非洲国家的重要性。

只要家里有一人患脑膜炎,医疗费就会相当于全家3至4个月的收入。开展大规模免疫接种运动控制疫情所需的资金可以高达一国卫生总预算的5%。

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正在评估最初大规模免疫接种运动的影响,包括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初步研究结果表明,其积极作用超越了即使最乐观的预期。

所有迹象都显示,印度为非洲提供了一个非常安全有效的新疫苗。

5月世界卫生大会期间,我听到许多发展中国家反复呼吁捐助方提供援助,以加强其研发能力并转让必要的技术和技能,协助它们建立生产能力。

这有助于提供更具成本效益的药品,并增强其自力更生能力。

在此方面,我要感谢俄罗斯联邦最近根据世卫组织的一项总体规划向泰国转让技术,协助发展中国家提高流感疫苗的总体生产能力。该工厂将于明年年初投入生产。

今年4月在莫斯科举行的健康生活方式和非传染性疾病控制问题会议通过的宣言与我们今天的会议特别相关。这是首届关于这一专题的全球部长级会议,由俄罗斯联邦主办。会议取得了丰硕成果,通过了《莫斯科宣言》。

《莫斯科宣言》作出多项宣示和承诺,呼吁从疾病为中心转向以人为本,并采取跨部门全民预防措施。

宣言呼吁采取综合措施,努力加强卫生系统。它强调需要协助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获得负担得起的、安全、有效和高质量的药品。

女士们,先生们:

我个人认为,金砖五国将成为真正的检验场,证实慢性病对健康的实际影响以及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

我还认为,这些疾病带来极高经济代价,可能会抵消所谓的现代化和经济增长的好处。

由于慢性病最初与富裕社会紧密相关,研发机构和制药业并没有忽视这些疾病。

富裕国家中,随着确定高危人群和早期发现疾病,慢性病对健康的影响得以遮掩。这些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治疗措施,例如服用降低胆固醇、管理高血压和提供胰岛素的药物,并采用了心脏搭桥手术、心脏移植手术以及复杂的癌症治疗手段。

而发展中世界则极端缺乏这方面的能力,仅引用一组数据就能说明问题。约有30个发展中国家,包括15个非洲国家,甚至连一台放射治疗机都没有。

目前,在世界几乎每个角落,肥胖症流行率都在急剧上升,预示着今后可能会出现很大麻烦。肥胖反映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是无法掩盖的,医护费用高昂也是无法遮掩的。

例如,美国2011年1月的统计数据表明,每年全国糖尿病确诊病例的医护费用总额高达1740亿美元,其中1160亿美元为直接医疗费用。

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预防的这一疾病上花费这么多资金得不偿失。预防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这些慢性病的多数风险因素超出了卫生部门直接控制的范围。

金砖五国大多清醒地认识到这一问题,并正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为整个发展中世界树立了榜样。

应落实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的各项建议,努力影响其它部门的政策。需要为此开展更多的工作。我感谢巴西政府筹备于10月主办讨论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的一次大型会议。

女士们,先生们:

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能力、管理经验以及制药能力大多集中在南非。

南非是非洲大陆最大的经济体,也是全世界艾滋病毒感染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南非在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问题上与制药业奋力抗争。29家跨国制药公司竟然于2001年与南非政府对簿公堂。

而南非打赢了官司,在广泛争取提高救命药物的可负担程度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道义胜利。

非洲药物和诊断制剂创新网络正致力于在非洲建立推动研发创新的一个可持续平台,我对此表示特别欢迎。该网络的活动推进了世卫组织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全球战略和行动计划。

我要补充的是,金砖五国在谈判此项战略以及最近其它全球战略的过程中,突出显示了在国际舞台上的谈判能力及其坚定的基本原则。

中国人口众多,它也像印度一样帮助无数穷人摆脱了贫困。最近,中国政府发起卫生保健系统大规模改革,重视向庞大农村人口提供可负担的基本医疗保健服务。

与金砖五国其它几个国家一样,中国拥有巨大的科学和机构能力,可以寻找新颖的技术方法来满足国内外医疗保健需求。

中国当局和世卫组织开展了一项重大合作项目,一道致力于提高中国医疗产品的生产规范,力求使其达到符合世卫组织良好生产规范的最高国际标准。

结果,中国疫苗生产监管当局通过了世卫组织资格预审,从而为中国生产商开了“绿灯”,有助于国内生产商走向世界,出口有质量保证的医疗产品。

通过资格预审需要调整中国的疫苗审批总体框架,从批准疫苗上市和签发许可证,转为疫苗上市后监测以及监管部门检查生产地点和营销渠道。

这些措施将产生增值效应,提高大约70%的供国内使用的中国医疗产品的质量。

这是世卫组织促成双赢解决办法的最佳范例。

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要对金砖五国表示赞赏和支持。

我赞赏金砖五国对改善全球公共卫生作出的显著贡献。

世卫组织实行了许多规划,包括通过协助你们生产高质量、低成本的仿制药品的规划,坚定和持续地支持你们开展工作。

我认为,金砖五国为全球卫生注入了新的活力,随着外交力量以及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这一新兴国家组合将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我认为金砖五国具有巨大潜力,能够引导全球公共卫生朝着正确方向迈进。

“正确方向”指的是,缩小当前健康状况的巨大差距,使人们能够更公正地分享医学和科学进展的好处。

金砖五国有许多创新之举,我对在这里简述其中几个创新范例并陈述用于增进全球健康的新方式,感到非常荣幸。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