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慢性病不再仅仅是卫生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美洲区域非传染性疾病和肥胖症高级别磋商会上的闭幕辞
2011年2月25日

各位阁下、尊敬的各位部长、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我对墨西哥政府主办这次会议表示感谢。

在处理使这些疾病增加的生活方式相关因素方面,你们各国显示出了极大的勇气和决心。

你们已经研究过战略和干预措施,并在某些方面达成了一致。 9月份召开的非传染性疾病高级别会议是卫生部门必须抓住的一次机会。

这次高级别会议必须成为一次“叫醒服务“,不是针对公共卫生部门,因为我们已经非常清醒。

我们知道流行病学和全球趋势,知道对人类和经济造成的破坏方面,从富裕社会向贫穷和弱势群体的这种转变意味着什么。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我要讲的第二点是,慢性病不再仅仅是医学或公共卫生问题,还是一个发展问题和一个政治问题。而做出不正确决定的压力会是巨大的。

有人质疑改变政策的需要。他们可能会争辩,个人的选择决定了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癌症的上升趋势。人们选择吸烟、喝酒、吃垃圾食品、坐在电视和电脑显示器前边。

以这种逻辑看来,坏家长们应该对全世界4300万患有肥胖症或超重的学龄前儿童负责。不,不是家长坏,而是政策不对头。

越来越多的人们居住在允许烟草产品销售和允许食品和饮料诱导性营销的社区,这些东西廉价、便利、美味,唇齿留芳,却极大地损害身体健康。

越来越多的人们生活在拥挤的城市,没有活动场地,没有自行车道,没有慢跑的道路,没有健身中心。

发展中国家是他们的软目标和容易占领的市场。这些国家中的大部分甚至没有控制这些产品在其国内市场的最基本监管能力。

卫生部门的独自行动无法切断源头。所需的充足的全人群初级预防措施,则远远超出卫生部门直接控制的范围。而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非卫生部门的行动。

我的第三个观点是,在资源紧缺环境下疾病管理的挑战几乎被完全忽略。

在许多富裕国家,心血管疾病和癌症引起的死亡正在减少,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反烟运动的成功。

包括筛查和早期发现以及降低血压、胆固醇水平和控制血糖药物在内的各项有效干预措施均能够得到利用。搭桥手术、器官移植、化疗以及放射治疗均被加入了我们的手段储备。

然而,干预措施目前大大超出发展中国家的能力范围。卫生系统无法应对,工作人员、药物、资金、筛查及早期发现服务以及慢性病保健的服务模式匮乏。半数位于非洲的三十个发展中国家,没有一台放射治疗机。

女士们、先生们,

我希望以寥寥几言建议结束今天的讲话。

将一级预防作为重中之重。例如:继续推进《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全面实施。

利用你已经掌握的证据和经济论点在可能的政府最高级别及国际系统中影响政策。

将继续加强卫生系统作为首要重点。基础医疗保健为从预防、筛选和早期发现到涉及社区的长期保健在内的综合服务提供了最佳模型。

使民间社会参与其中。在影响舆论和确保行业自负其则方面,民间社会可能成为非常强大的盟友。

使私立部门参与其中。行业需要共同努力,使健康的食物易于选择,使生产的药物和其他干预措施能够获得并负担得起。

把你们自己视为带头人。拉丁美洲旨在促进身体活动的“Ciclovias”倡议正在被世界各地复制。

总而言之,脚踏实地,正如我们已经在拉丁美洲所作的那样,大声疾呼。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