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抗菌素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2011年世界卫生日“抵御抗菌素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高级别小组会议上的致词
瑞士日内瓦

2011年4月7日

尊贵的来宾、公共卫生领域的同仁、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不采取行动意味着明天就无药可用。

正如在今年世界卫生日我们将焦点集中在抵御抗菌素耐药性需求上一样,当今世界正面临着这个严峻的现实。

我们的行为是造成目前状况的主要原因。我指的是患者的需求、医生和药剂师开处方的做法、不良的医院感染控制、诸多药物监管机构的薄弱环节以及食物生产工业化中所使用的做法。

我们已经对各种抗生素和其他抗菌药习以为常。而我们没能够足够精心地对待这些珍贵但却脆弱的药物。

当20世纪40年代首次使用抗生素时,它们被歌颂为“灵丹妙药“,现代医学的奇迹。所言极是。每年扼杀数百万人生命的大范围感染现在得以治愈。

重大疾病如梅毒、淋病、麻风病和结核病大大失去往日的威风。死于极为常见的脓毒性咽喉炎,甚至只是儿童膝盖擦伤的可能性基本上消失了。

这些药物的强大影响激发了新药发现方面的革命。人类的情况向着好的方面发生了戏剧般的变化,平均寿命也被大大延长。

世界卫生日传递的信息清晰而嘹亮。我们的世界,正处于失去这些奇迹般治疗的边缘。

耐药病原体的出现和传播正在加剧。越来越多的基本药物失去效用。治疗药物的资源正在缩水。

药物失效的速度远远高于替代药物的发展。事实上,研发规划中新的抗菌药几乎已经枯竭。换言之,耐药性发展的速度远远高于研究的速度。

其带来的影响已经相当清楚,在缺乏亟需的矫正和保护行动的情况下,我们的世界正朝着后抗生素时代前进——一个多种常见感染不再能被治愈、 死亡持续下去的时代。

其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致命感染的再次出现,并威胁其他许多拯救和延长生命的干预措施。我指的是诸如癌症治疗、精密的外科手术以及器官移植等干预措施。当前,由于医院本身就是滋生高耐药性病原体的温床,上述操作步骤本身就可以危及生命。

医院“超级细菌”成了最大的头条,但这些如此致命的病原体不过是更广阔、更令人焦虑的大局中一个极端的表达。

耐药性的发展是一个自然的生物过程,随着每天用药,这迟早要发生。然而,错误的做法和有缺陷的假设却使得不可避免的耐药性的发展出现得更早,而非更晚。

正如我所提到的,当今世界未能以适当的用心对待这些珍贵但却脆弱的药物。我们曾以为奇迹般的疗效会永恒存在,旧药虽终将失效,却仅仅是被新药、更好的药、效力更强的药物所替代。我们所看到的趋势完全不是这样。

诸位已经看到或听说过对疟疾和结核病疗法的威胁。同样的,减少因腹泻和呼吸道感染而死亡的儿童也正处于危险当中。这些不过是我们所必需注意的少数几个严厉警告。

自本世纪伊始,世界就在艾滋病、结核病、疟疾以及造成儿童和孕产妇死亡疾病的药物分配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我们决不能由于耐药病原体的进一步传播而置这些收获于危险境地。

女士们、先生们,

转变这一状况的责任完全在我们肩上。不合理和不恰当的抗菌药使用是至今为止耐药性产生的最大动力。

这一问题包括过分自由配药造成的滥用。有时,这种情况之所以会发生仅仅是因为医生“为了安全行事”。有时,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应患者的要求。患者希望得到高效的药物或注射。通常,这种情况的出现不过是因为医生和药剂师想要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

这一问题包括用量不足,尤其是在经济严峻的状况下,患者会想要在感觉好转时尽快停止治疗。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他们所需要的完全杀死病原体的疗程没有完成,因而使最坚强、耐药性最强的微生物得以存活。

这一问题还包括通常在缺乏诊断测试的情况下,为患者开了错误药物而造成使用不当。在许多国家,这一问题包括未能阻止劣质产品进入市场以确保只有具备职业资格的医师才能开具抗菌药处方以及阻止单个药片的非处方销售,而非按疗程销售。

这一问题还包括在工业化的食品生产过程中促进生长和作为预防用药的抗生素的大规模常规化使用。在世界的许多地方,50%以上数以吨记的抗菌产品用于食用动物。

当食品生产过程中,所使用的药物从医学角度而言对人类健康很重要时,这一问题就出现了。有证据证明,动物体内产生的耐药性病原体能够转移到人体。

耐药性会耗费大量金钱并影响众多生命。发展趋势清晰而险恶。

今天不采取行动,就意味着明天无药可用。

如今的世界正处于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我们不能容许失去基本药物——数百万人得以治愈的关键——成为下一个全球危机。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