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讨论国家办事处的改革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第六次全球世卫组织国家办事处负责人会议上的开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11年11月7日

各位区域主任,高级主管,世卫组织国家办事处负责人,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

我热烈欢迎大家参加第六次全球世卫组织国家办事处负责人会议。

会议议程令人兴奋,而且非常及时,你们将集中讨论极为迫切和重要的实际问题。其明确目标是分享经验和最佳做法,并取得成果。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会员国和发展伙伴渴望看到成果,尤其是在国家级取得成果。

众所周知,随着经济下滑加剧,资金日益紧张,在我们相互依存的世界上,全球危机接连不断。

但我想我们都同意,21世纪第一个十年期间,公共卫生事业呈现出极好的发展势头。大家将讨论千年发展目标。在千年发展目标的推动下,各方作出了许多承诺,提供了大量资金,开展了众多行动,并开创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做法,包括通过新的筹资工具和新的伙伴关系为医治穷人的疾病开发医疗产品。

我们有很多好消息。五岁以下儿童每年死亡人数近六十年来首次跌破1千万,而且仍在不断下降,目前每年死亡人数为760万人。

这一数目仍然太高,因为其中三分之二以上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通过廉价和非常有效的工具加以避免的。但我们应承认这是进步,是令人欢迎的明显进步。

结核病流行曾是急迫的全球卫生问题,在达到顶峰后现已回落。发展中国家共有近700万人正采用艾滋病毒/艾滋病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从而延长了生命。

疟疾流行状况曾一连几十年糟糕透顶。而我们现在取得了惊人进展,许多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疟疾病例和死亡人数显著减少。

疟疾流行版图正在萎缩。自2007年以来,已有四个国家通过世卫组织认证,境内消除了疟疾。

现在期望高涨。我认为我们也确实有充分理由充满希望。我们具备最重要的成功要素,即政府最高级别的承诺和政治意愿。非洲领导人抗疟联盟就是一个明证。我知道,你们会在本次会议上讨论政治承诺的重要性。

我们欢迎在增进健康领域取得的进展。与此同时,我们也得承认,本世纪头十年充满了动荡。在相互依存度大大提高的世界上,燃料、食品和金融危机造成极不公平的全球影响,即使那些与危机根源毫无关联的国家也深受其害。

气候变化也是如此。温室气体排放量最低的国家竟然首当其冲,受害最深。

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仍未能摆脱所有这些全球危机的影响。

今年更是动荡不已。自然灾害屡创纪录,危机接连不断,粮价飙升,人民起义(特别是东地中海区域的人民起义)此起彼伏。这加深了人类苦难,千百万人的健康受到直接影响。

我要再度重申:永远不要忘记人民。请别忘记,现在,在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城市中,人们挺身抗议企业界贪婪及其带来的个人苦难。企业界贪婪有损公平或团结互助精神。而公平或团结互助是推动公共卫生界取得佳绩的重要价值观。

这些重大事件显示,随着人们对世卫组织业绩的期望越来越高,世卫组织的工作越来越艰难。

各位同事,

召开本次会议的时机可说是再好不过了。执委会世卫组织改革专题特别会议于上星期四晚上闭幕,紧接着我们就举行了本次会议。

我们明天将向你们通报特别会议的目标、精神和突出成果。

我可以满怀自豪地向你们阐述特别会议与你们的工作和本次会议议程直接相关的几点内容。

令我感到特别骄傲的是,与会者一再赞颂世卫组织极为重要的独特作用,认为它是唯一真正具有代表性的、建立在共识基础上并实行民主管理制度的全球卫生机构。毫无疑问,世界需要像世卫组织这样的全球健康卫士,需要我们捍卫价值观,保护和维护健康,包括健康权。

与会者还称,世卫组织声名卓著,拥有世界一流的科技专长。而且我们在国家级后劲十足。发展中国家境内有不少未能善始善终的项目,但我们世卫组织没有这样的短命项目。

在执委们辩论如何为健康的未来进行改革时,他们表示最重视国家卫生需求和重点。

必须自下而上确定重点,而且必须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基层的需求。应通过本组织各级提供专业知识,通过我们在制订规范和标准方面开展的例行工作,并通过向国家提供直接的技术支持,协助满足这些需求。

执委会重申,世卫组织在国家开展的工作是全组织工作表现的最重要衡量因素。

特别会议期间,我们迅速意识到,对国家办事处的期望显然空前高涨。这意味着需要更确切和更严格地确定你们的职责。执委们爽快同意应向国家办事处进一步放权。

应加强国家办事处,但仅增加工作人员远远不够。在有些情况下,甚至需要减少工作人员人数,聘用更资深的工作人员。许多人提出工作人员所需具备的技术,他们认为当然需要技术知识和流行病学知识,但也需要管理、通讯联络、谈判和外交技巧。最重要的是,国家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技能应与国家具体的卫生问题和需求相吻合。

执委们还认为,在寻找适当对策时,面临类似相关问题的国家加强互动是极为明智的做法,有助于因地制宜交流经验和最佳做法。你们在本次会议期间将会这样做。

这是执委会对你们在改革后的世卫组织中如何开展工作的看法。在真正浑然一体的世卫组织中,你们可以通过本组织一切适当渠道或层级提供必要的专业技能,协助国家制定本国卫生政策、战略和计划。当然需要根据世卫组织国家合作战略开展这些工作。去年编写的良好指南可以协助你们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你们应与各发展伙伴和民间社团商讨如何在国家级实施规划。你们应说服它们协调一致地开展工作,在国家主导下、并根据国家的明确指示开展活动。

你们即将讨论国家办事处的负担问题。在爆发自然灾害、疾病疫情、人道主义危机以及国内纷争时,面对更严重的健康威胁,急需采取应急行动。在这样的环境下,国家办事处的负担特别沉重。

加强机构能力,尤其是加强卫生系统的能力是重中之重。各发展伙伴需要认识到,发展中国家十分希望能够自力更生,而能力建设是实现自力更生的必由之路。发展中国家需要获得能力,而不是施舍。提供良好发展援助的目标是协助发展中国家建立自力更生能力,最终不再需要援助。自力更生还能促进自尊,有助于公民对政界维护公共卫生工作进行问责。

此外,你们可在国家级调动当地资源支持卫生发展工作。执委会认为,在国家级调动资源与全组织统一调动资源的新政策建议之间并无任何矛盾。

执委们称赞世卫组织作为专业技术机构的良好声誉。世卫组织的工作涉及每个国家,也造福每个国家。世卫组织的工作有助于增强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没有健康,就不可能有发展。

在执委会今年一月份开始正式讨论改革问题时,首次提出了最近的改革进程。随着改革进程的深化,出现了我刚刚提到的期望高涨现象。

肯尼亚代表非洲联盟提出了世卫组织增强效率和有效性的五个重点领域。其中一项重点是通过国家办事处加强世卫组织在国家开展的工作。

正如所指出的那样,国家办事处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通过与卫生部、财政部、私营部门、民间社团以及新闻媒体进行谈判,协助在国内筹集更多资金。在肯尼亚,世卫组织利用这一办法,短短一年内,卫生预算就增加了4亿美元。

这是你们可以实现的目标。在国家取得这样的成绩会使我们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倍感自豪。

在座许多人来自极为不同的气候带和时区,大老远赶到这里。我刚刚这一番话肯定会使你们相当开心。

但我也得实话实说,给大家泼点冷水。

执委们提到,审查结果显示,一些国家办事处存在严重管理不善问题,包括存在财务管理不善问题。

我们认识到这一问题,并采取了对应措施。我们必须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这势在必行,是为了健康的未来实行改革进程的一部分。在进一步放权的同时,需要提高透明度和增强问责制。必须一律严格按照预定用途使用所有卫生资金。

同事们,

我想就你们的议程项目发表一些意见。

你们将讨论突发卫生事件。

会员国充分认识到国家办事处在应对疫情方面拥有的独特优势。国家办事处的流行病学家可以立即针对谣言或事实进行调查,警示区域办事处和总部,或消除世界其它地区的忧虑。如有必要,经国家同意,我们可以通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派遣国际小组进入国家不分昼夜开展工作。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卫生机构可以如此出色地履行这一职能。这是我们多年来为履行《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各项义务和职责进行人力资源能力和系统能力投资的结果。

我知道你们经常与新闻媒体打交道,并经常看到新闻媒体引述你们的讲话。我在电视上或报刊中看到你们的照片。你们很多人极为有效地消除了谣言,纠正了记录,稳定了恐慌情绪,并向民众说明政府正开展正确措施,如有必要,世卫组织将全力提供支持。

以世卫组织的威信发表的这类公开声明可以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公众恐慌会极大地加剧疫情对社会的冲击和造成的代价,尤其是影响旅游业和贸易。

坦率地说,世卫组织对付人道主义危机工作做得并不太好,但我们正迅速改进。我相信,在你们就这一议程项目开始辩论时,你们将注意到情况已有所改进。世卫组织可在两方面发挥增值作用。一是世卫组织能够协助易受灾害国家或脆弱国家加强防范能力,二是世卫组织后劲很足。当新闻媒体不再密切关注和其它机构撤走后,世卫组织仍会留下来协助国家增强今后的防范能力。

我们不妨看一看非洲之角的现状。即使其它地方存在非常严重的饥荒,埃塞俄比亚的粮食供应仍得到保障。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该国在世卫组织协助下采取了妥善的防备措施。

你们还将讨论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这些疾病,尤其是全民预防这些疾病,现已成为世卫组织高度优先的一项重点。它们成为你们工作的一部分内容,尤其是,你们须协助卫生部与其它部门进行谈判。这些疾病的所有主要根源均超出卫生部的管辖范围,因此急需采取多部门行动。

在迅速城市化以及不健康生活方式全球化等普遍趋势的影响下,非传染性疾病无所不在,现已成为最大杀手。心脏病、糖尿病和癌症等疾病无南北之分,没有热带和温带差异,也不存在贫富悬殊。

肥胖率不断上升是一个信号,显示这些疾病的根源问题并未得到解决。世界当然需要为70亿人提供食品,但不需要为他们提供垃圾食品。

这些疾病耗费巨资,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仅糖尿病治疗就花费国家全部卫生预算的15%资金。

需要为这些慢性病提供长期的、甚至是终生治疗。其中一些治疗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过于昂贵,目前患者数目激增进一步加剧了发展中国家的负担。

这些疾病造成的代价会使现代化和经济增长成果毁于一旦,从而严重阻碍发展。在联合国大会于9月份举行的非传染性疾病高级别会议上,与会者指出,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政府最高层尤其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发展遭受非传染性疾病的双重打击。每年,损失大量国民收入,同时无数人因病致贫。造成这些后果的原因是尚有许多国家依赖患者直接付费,它们没有任何可靠的安全网防止家庭因不堪医疗费用负担而陷入贫困。

同事们,

在财政不断紧缩期间,我们仍可维持本世纪最初几年在增进健康领域的巨大动力。我们对此深信不疑。

例如,为实施联合国全球妇幼健康战略,我们筹集了大量抗疟资金。你们将开展这方面的讨论。

为保持良好势头,卫生规划和卫生系统必须竭力提高效率,杜绝浪费。

这是去年《世界卫生报告》提出的一项重要概念,要求各国采用一系列办法,在任何资源环境下立即推动全民医保。

该报告提供了大量指导。我想讲一讲其中提出的一项减少浪费的直截了当的办法。许多国家如果实行鼓励使用高质量非专利药品政策,可以节省大约60%的药费。

我只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如何在维护健康的同时增加收入。对22个低收入国家进行的一项审查显示,如果增收50%的烟草税,这些国家每年总共可以额外获得14亿美元以上的卫生资金。

同事们,

你们的会议议程严肃认真,很有价值。你们将在今后几天中利用这一独特机会交流经验和看法。

我期望听到你们的看法,尤其是希望你们就世卫组织如何可以促进卫生与发展领域多部门行动各抒己见。我还希望你们阐述世卫组织如何可以维持在全球卫生领域的主导作用并如何促进其它利益攸关方履行其核心职能。

我预祝会议取得圆满成功。我将聆听你们的意见。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