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评估东地中海区域的卫生状况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东地中海区域委员会第五十八届会议上的讲话
埃及开罗

2011年10月2日

主席先生、尊敬的部长们、尊敬的各位代表、Gezairy博士、女士们、先生们,

本世纪开始时,我们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承诺致力于增进健康,我们拥有空前多的资金,能够向全世界的弱势人群大规模分发诸如药品、疫苗和蚊帐等物品。

增进健康被视为千年发展目标中减少贫穷这一首要具体目标的核心。

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全世界幼儿和孕产妇死亡现处于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结核病的流行曾一度被宣布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而现在趋势已经扭转。

疟疾病例和死亡率在一些国家下降了50%以上。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近700万人因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而重新看到生机。

然而,这一进展是在一系列困难日益加剧的情况下取得的。事实上,本世纪头十年的发展充满动荡。世界的相互依存关系大大加强了,却面临一次次接踵而来的全球危机的困扰。

经济衰退加剧了。粮食保障成为严重问题。国际旅行速度加快将整个世界系在一起,而聊天室、博客和Twitter等则将人们的生活串联起来,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传染病会给健康和经济造成远远更大的威胁。

气候在变暖。自然灾害日益频繁并且更具毁灭性。世界各个区域几乎都存在内乱和冲突热点,有时短暂,有时持久。

在迅速无计划的城市化和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等普遍趋势助推下,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到处蔓延。心脏病、糖尿病和癌症等疾病没有北-南、热带-温带或贫富之分。

但这些疾病会导致倾家荡产。就在上个星期,一项专家研究指出,即使是最富的国家,现在也无法维持癌症治疗费用。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单单糖尿病的治疗费用就占去整个国家卫生预算的15%。

2011年是这些动荡集中爆发的一年。

继去年的毁灭性地震之后,海地仍陷于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霍乱疫情之中。日本的三重悲剧已迅速成为有史以来代价最高的自然灾害。

这个区域正经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安全危机,干旱、作物歉收、牲畜死亡以及人类饥荒在肆虐非洲之角。人道主义机构出于多种原因,只能提供一小部分所需的援助。

同样,巴基斯坦的季风降雨和洪水迫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加剧了对住所和紧急医护的需求。眼下,巴基斯坦部分地区正遭受异常严重的登革热疫情,给家庭和卫生预算造成灾难性费用。

这个国家去年刚刚经历毁灭性洪灾,卫生基础设施遭到大规模破坏,它尚未能够恢复就又遭受这些危机。

正如我所说的,这是一个各种动荡集中爆发的一年。

女士们、先生们,

中东的面貌在改变。今年年初开始的抗议活动举世瞩目,而社会媒体更是进一步对这种关注进行广泛宣传。民众起来要求民主改革和尊重人权,这其中也包括健康权。

如最近一份由阿拉伯学者编写的《阿拉伯国家人类发展报告》所指出的,“阿拉伯人民的痛苦源自三项巨大的不足:自由不足、知识不足和妇女权力不足。”

在此,我作为一名医生提出另外一点。

我们大多数人选择这个职业是希望能够帮助、医治、护理和减轻痛苦。在我们的培训和随后的实践过程中,这种想帮助和医治的强烈愿望几乎变成了本能。

我认为,一名医生在尽其职责治疗和护理伤病者时,按照日内瓦公约规定,必须保持医疗中立并应为此受到保护。这种医疗中立绝对不能妥协。

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这个区域日益高涨的起义和抗议浪潮似乎也使世界措手不及。政治和经济分析家们除了指出事后的利益外,还找出了根源,使这种动乱变得可以理解,甚至可以预测。

他们列举的根源包括收入水平、机会(特别是对年轻人而言),以及对社会服务的获取等都极不平等。他们的结论是,要使世界更加安全,更有保障,必须将加强社会平等作为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当务之急。

在此,我想补充说:满足民众的合理愿望是通向稳定和安全的合理途径。

公共卫生能够非常有效地促进社会公平,特别是在按照初级卫生保健的价值观、原则和方法提供卫生服务时,就更是如此。 这是上个月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的关于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高级别会议振奋人心的一个方面。现在已经达成牢固的共识,即确立健全的初级卫生保健系统是各国对付日益沉重的慢性病负担的唯一途径。

免疫接种是你们的议程项目之一。如上所述,这个区域当前的动乱已经影响到免疫规划,包括导致易感人群规模加大。

你们将审议一项关于处理精神卫生和物质滥用问题的区域战略草案。该战略针对的是在冲突、自然灾害和政治动荡时期中变得日益重要的问题。

今年,世界进入一个新的财政紧缩时期。其后果正对该区域产生严重影响。

这些后果也影响到世卫组织各级的资金供应。我尤其期待你们对世卫组织改革与创造健康未来这一项目进行讨论。

我想复述你们文件中的一句话:“现在时候已到,该摒弃杂乱的临床方法,强调综合初级卫生保健方针的成本效益和公共卫生利益。”

我高兴地看到为本届会议编写的文件中频频提到初级卫生保健问题。我感到高兴,但并不意外,因为你们的区域主任对此充满激情并对基于社区的倡议给予大力支持。

女士们、先生们,

登革热是你们议程上的一个紧迫事项。由于该区域病媒传播的疾病负担继续增长,你们还将就公共卫生杀虫剂的使用管理问题举行一次技术讨论会。

登革热是世界上蔓延速度最快的蚊子传播的病毒疾病。该疾病在本区域出现得相对较晚,但现在疫情正猛烈地袭击东地中海国家。

这并不令人吃惊。同严重影响本区域的糖尿病一样,登革热也与迅速无计划的城市化密切相关。蚊子是所谓的“容器繁殖”昆虫,在城市废弃物、垃圾和容器,包括储存家庭用水的容器中的积水里大量繁殖。这种状况可以通过城市环境卫生措施加以解决。

在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和也门,登革热很明显是儿童和年轻人发病和住院的一个主要原因,并导致了一些死亡。

该疾病的范围也许还要更加广泛,但尚未得到充分关注,因为监测能力和实验室能力薄弱,特别是其症状与许多其它常见病酷似。

登革热是一种复杂的疾病,有四种血清型。其防范和应对工作需要多个部门相互合作,并要能够以实验室为基础对病毒及其蚊子媒介都进行良好监测。

事实上,病媒控制是唯一的预防措施。没有技术熟练实验室的支持,就无法作出确切的诊断。为防范和预警进行的监测必须针对登革热来制定和调整。

进行综合疾病监测是聪明的做法,但对于登革热来说,不可能简单地由为疟疾等其它蚊子传播疾病设立的系统来“背负”对该疾病的监测工作。

这些只是你们要讨论的一部分挑战。

在刚刚过去的几周内,巴基斯坦的已确诊和疑似登革热病例数量上升速度异常快。这种疾病可能利用卫生基础设施中的一切薄弱环节。

但是巴基斯坦正在采取正确的措施,特别是开展公民意识运动,旨在清除家庭、街道和集贸市场中的积水。我们赞赏该国能公开坦率地报告情况和注重开展病媒控制。

世卫组织驻巴基斯坦代表是一名病媒控制专家。他现在得到总部应巴基斯坦当局请求而派遣的一些专家的支持。他们的目标是控制当前的疫情,而且还要建设病媒控制的强大能力,特别是综合病媒管理能力,以便能合理使用资源,包括杀虫剂。

这是必须要做到的。登革热暴发的条件已经成熟,它将一次又一次肆虐这个区域的某些地区。

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这个区域在继续加紧努力消灭脊髓灰质炎,尽管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国家的状况艰难,且从未能阻断病毒的传播。

应世界卫生大会的要求,成立了一个全球消灭脊灰行动独立监测委员会,旨在密切跟踪进展和挫折,争取使世界永远摆脱这一疾病。

独立监测委员会于7月发表了最新报告,对巴基斯坦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表示严重关切。今年,巴基斯坦的新病例显著增加,目前占全世界病例总数的近四分之一。

该国也是亚洲唯一流行三型脊灰病毒的地方,这种毒株在该大陆已濒临消除。该国总统发起了消灭脊灰紧急行动计划,我们赞赏这一倡议。

上个月,我们得到确认,脊灰已从巴基斯坦传入中国。我们再次看到世界任何地方的地方性传播都可能威胁到全球各地。鉴于这些挑战,独立监测委员会郑重指出,巴基斯坦可能成为该疾病的全球最后据点。

在阿富汗,南部地区在社区一级展开协调一致和有策略的努力,目标是为难以抵达地区的更多儿童接种脊灰疫苗。

尽管如此,过去两个月中观察到的新病例数依然在增加,表明了这一进展的脆弱性。独立监测委员会警告说,该规划尚未充分克服进入难以抵达地区的挑战。

世卫组织将支持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实施一些基于社区的新措施,据我们所知这些措施能够在安全无保障的地区发挥作用。

我们将帮助在关键的联盟-理事会层面推动政治承诺,确保在各个地区为更多的儿童进行免疫接种。我们了解你们面临的挑战。但我们也知道这些挑战可以被克服。任何地方的任何挑战都不得危及我们的目标,这就是消灭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使世界得到永久改善。

我知道你们的区域主任赞同这一观点,而且会带着他特有的激情表示赞同。

Gezairy博士,在你结束这届任期离开时,我想同该区域以内和以外的许许多多其他人一起,感谢你为公共卫生事业作了如此多,且如此杰出的工作。我们将非常怀念你。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