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全球卫生的重要性不断上升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成功、冲击、意外与道德澄清
在查塔姆研究所关于全球卫生在国际事务中不断增长的重要性问题活动上的讲话
英国伦敦

2011年6月13日

公共卫生界的同道们、女士们、先生们:

在这次关于全球卫生在国际事务中定位的演讲中,我将谈到成功、冲击、意外与道德澄清。

公共卫生在21世纪的开端良好。2000年,在189个国家政府签署《千年宣言》并分别承诺要实现目标的时刻,他们启动了有史以来针对人类不幸最雄心勃勃的抗争。

卫生对减贫这一整体目标的贡献早已有目共睹,需要处理源自其他部门的不良健康的根源也是同样。

全世界的领袖们持有乐观态度、具有远见卓识并决心要看到他们的梦想成为现实。大量全球卫生倡议活动层出不穷,许多倡议的目的是在大范围内提供拯救生命的干预措施。

人们创造出了新的筹资工具,并寻找到明智的办法来获得用于购买药物和疫苗的新资金。

各国总统和总理启动了针对疾病问题且在本国境内不太常见的国际规划。官方卫生发展援助也翻了三番以上。

新型药物和疫苗方面未满足的需求推动了新型战略性研发合作伙伴关系的创立,而许多令人赞叹的创新举动已获得许可。

不出意料,为增进健康而开展国际合作的意愿、这些创新举动以及资源的显著增长均产生了效果。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获得艾滋病抗逆转录疗法的人数从2002年末时的不足20万,增加到今天的660万。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数量也降至6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结核病新发病例数量达到顶点,之后则缓慢而稳步下降。不断恶化的疟疾状况也在数十年中首次出现逆转。执行世卫组织推荐策略的各个国家中,疟疾死亡人数降低了50%甚至更多。

然而,在过去十年的大多时间里,孕产妇死亡的数量却平稳处在高位。要解释这一现象并不困难。实现降低孕产妇死亡率的目标完全取决于卫生服务的强劲程度和可获得性。

最初,加强卫生系统并不是大多数单一病种全球卫生行动的核心目标。但现在,它是了。

正如达标努力给我们带来的教诲,当缺乏向穷人提供物品的系统时,诸如药片、疫苗和蚊帐等商品,还有用于购买这些物品的资金,都无法奏效。当减贫是总体目标时,如果遗漏了穷人,也就错失了要点。

在我个人看来,在大型单一病种的倡议、全球基金、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的所有进展中,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使我们明确认识到,缺乏运转良好的卫生系统,就无法实现目标,所取得的进展亦无法得以维持。

我相信,重新将重点放在卫生系统方面是2010年全世界孕产妇死亡率的估计数字终于大幅下降的一个原因,据报告,在东亚和北非,最大降幅约达60%。

同其他方面一样,世卫组织对上周制药业将销往发展中世界的疫苗价格大幅下调的消息表示欢迎。这代表着制药政策上的巨大变化。

正如一名首席执行官所说,制药业不能继续将其自身与社会福祉剥离开来了。

并非所有消息都是好消息。当然,许多国家,特别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将无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但过去十年中所取得的显著进展告诉我们两点。

第一,卫生发展方面的投资正在奏效。第二,虽然在前进道路上面临着诸多危机和障碍,但卫生在发展议程上的优先地位却依旧稳定。改善健康结果的势头也依旧不减。

但是,对公共卫生方面成就的述说就到此为止吧。

女士们、先生们,

2008年很有可能是历史上的一个拐点,它彰显出生活在相互依赖程度不断快速提高的世界中的危险。

那年,我们经历了燃料危机、食品危机,以及最为重要的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

那一年同样也显示出,这些危机与前几个世纪所发生的情况全然不同。它们绝不仅仅是人类历史起伏循环中的一段短暂的坎坷。

其根源深植于支配当今这一相互依赖的世界中的国际体系,而我们必须开始接受,即便它不是21世纪生活中永恒不变的特性,至少也会不断重复出现。

如今,发生在世界一角的不良事件的后果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和极度的不公平性。就影响来看,金融危机的表现形式大体上仿佛是一场经济上的驾车枪击事件。无辜的路人——那些对本国经济管理良好的国家——同样受到沉重打击。

同样,那些温室气体排放量最低的国家反而是首先受到气候变化最沉重打击的国家。

两个月前,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扶摇直上的食品和燃料价格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严重、最迫在眉睫的威胁,同时,还警告说,我们可能因此而失去整整一代贫穷的人。

在世卫组织,外部专家已建议我们接受财政紧缩这一新的现实。我们已经照做,而这也提高了世卫组织所采用的行政、管理和技术全面改革的紧迫性。

在本世纪的情况下,慢性病带来的卫生与经济支出已引发另外一场迫在眉睫的灾难。这些疾病的负担已经从富裕社会转向目前集中了约80%的死亡病例的发展中世界。

在发展中世界,大多数卫生系统的目的在于处理由传染病引起的短暂发病。而在应对长期性、有时甚至是终身护理的需求与支出方面则完全措手不及。

迄今为止,预防是较好的选择。不幸的是,使慢性病上升的因素,包括人口老龄化、快速城市化和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等,完全超出了卫生部门的直接控制范围之列。

我衷心希望,9月份即将在联合国召开的关于非传染性疾病问题的高级别会议能够产出具有广泛基础的紧急行动计划。

为与这些疾病的增长做斗争,像是食品、农业和贸易等部门的政策必须做出改变。

利用《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全世界必须更加严格的抵制大型烟草公司不断加强的策略。

女士们,先生们,

今年仅仅过去一半,但2011年却已经发生了大量前所未有的灾难、灾害和人道主义危机。

目前我们正面临着中东和部分非洲地区一浪紧过一浪的社会骚乱。海地和巴基斯坦依然忍受着去年那些巨大灾难的折磨。

今年3月,日本遭受了9级地震、大规模海啸及相关核电站事故带来的三重悲剧的打击。现在,一些国家对核能的安全性表示怀疑,并在重新考虑未来的能源政策。

5月,一种罕见的大肠杆菌菌株疫情在德国北部发端。虽然以前也在散在的人间病例中检出过该菌株,但却从未导致疫情。

迄今为止,已经在15个国家发现了病例。几乎所有患者均有近期到德国北部的旅行史,而许多患者都需要重症监护。

这一事件证明,在我们这个流动性很高的世界上,疾病传播的速度是多么快速。它显示出,当盘根错节的世界粮食贸易给疾病调查带来难度时,要确定感染源头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同时,它告诉我们疾病疫情会对经济带来多大的代价,据欧盟官员估计,菜农每周的损失就超过6.1亿美元。

女士们、先生们,

先前,我提到道德澄清。

我们这个世界的失衡非常危险。国家内部及国家之间存在的健康结果差异比近代史上的任何时候都大。

最富裕国家与最贫穷国家之间,期望寿命的差异超过40岁。每年,政府每年在卫生方面的支出从少至每人1美元到将近每人7,000美元不等。

极度不平衡的世界既不安定,亦不安全。

或许,从最近事件中我们能吸取的最大教训就是关于社会的不平等性对国家和国际安全的影响。

在他们对近期社会骚乱浪潮的分析中,全世界的一流专家均指出,国家之内及国家之间在机遇——尤其是青少年群体,在收入水平以及在社会服务获取方面存有巨大不平等现象,这是出现骚乱和抗议的根源所在。

有些人指出,经过多年的完全忽视,公共卫生服务已经崩溃,因此,精英们获得最好的保健,而穷人则甚至要为最常规的保健支付没有监管的虚高费用。

从接踵而至的演讲、社论、新闻报道或文章中,我们听到,为了更加安全和安定的世界,改进社会公平必须成为经济和政治上的新型必要事务。

对于公共卫生而言,这并不新鲜。从《阿拉木图宣言》开始,我们就将这一点讲得非常清楚。《千年发展目标》通篇都是为了确保使受难最重或获益最少的人从受益最多的人那里得到帮助。

这就是社会公平与团结的精髓。

另外,我们目睹了这先进、精致、高科技、相互盘绕的现代社会由于气候逐渐变暖而变得多么脆弱。大约4400万学龄前儿童出现肥胖或超重,而许多地方的社会结构也开始分崩离析。

很久以来,公共卫生都处在伦理、道德方面的正确轨道上。

看到世界上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觉醒起来并睁开眼睛审视一直以来推动公共卫生向最佳方向发展的道德责任是件好事,并且永远都是。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