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总干事对世卫组织处理流感大流行问题的评估做出回应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国际卫生条例》审查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的发言
2011年3月28日

开幕词

各位阁下、尊敬的审查委员会各位成员、各会员国的代表、联合国系统的同道们、非政府组织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像主席一样,我欢迎大家出席《国际卫生条例》审查委员会第四次会议。

我和我的工作人员仔细审阅了将在本次会议上介绍并开展讨论的预览文件。我们尤为密切关注文件中提出的三个初步结论和15项初步建议。

自从启动该程序以来,世卫组织希望各方随着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发展变化,对应对工作中存在的长处和短处进行坦诚、尖刻并且基于证据的评估。

我们对《国际卫生条例》在首次大量施展其功能时的运作情况寻求指导。特别是,我们希望各方在尽可能多的方面并且尽可能细致地对世卫组织的表现进行严格评估。

总而言之,我们希望委员会提出的结论和建议可以付诸于行动。换句话说,我们希望在技术、管理、政策方面,甚至在财务方面需要做出的变革提供指导,以便当不可避免地出现下次大流行时,增进世卫组织的领导作用。

基于这份预览文件以及委员会采用的严格工作方法,我相信你们的最后报告会使这些期望得到满足。

我要感谢这个委员会,以及委员会主席Harvey Fineberg博士,感谢你们勤劳、深入并且客观的工作方法,还感谢你们有决心去收集并且谨慎评估大量的证据和专家意见。

你们听到了背景差异很大的人士提供的证词,还听到了针对世卫组织应对工作的适当性和有效性问题所表达的大相径庭的观点。你们自由查阅了世卫组织整套内部文件。

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今天的讨论将集中在预览文件方面。委员会将随后编写最后报告,该报告将提交到今年五月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

我期待着听取你们的意见。

对发言作出的回应

谢谢主席给我这次回应的机会。我会紧扣某些大的问题。

秘书处已就委员会提出的初步结果作出了书面回应,这一回应已经提交给委员会审议。

正如我今天早些时候所说,世卫组织对这份预览文件本身、所做的结论以及提出的建议表示欢迎。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进行落实。

但是,我的讲话十分坦率。你们提出的某些建议相对而言非常容易得到落实,正如一些会员国已经提到的那样。

总体上看,尽管全面落实所需要的时间存在差异,资源需求也各异,但完全属于世卫组织及其理事机构职权范围的政策、作法和重点方面的改革相对容易得到实施。

例如,你们建议要加快落实《国际卫生条例》所要求的核心能力,这与1月执委会期间提出的明确要求是一致的。这是世卫组织的一项明确并且迫切的优先事项。

正如所注意到的那样,世卫组织需要更好地管理可能出现的利益冲突问题。我们已经在这样做。

该文件强调了保持灵活性的重要性,以适应意外出现的情况变化,并且快速适应新情况。我完全同意这一点。业务管理受到了僵硬的定义和计划方面的束缚。

对严重程度的了解是对任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做出风险评估的部分内容。这一点对所有的卫生部长都具有关键指导意义。在科学上存有很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这些部长们需要做出影响深远的决定,在财务方面往往会带来重大影响。

我们将来需要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以及报告中确定的其它一些问题。

较难处理的是那些大流行应对工作中存在的薄弱环节,这些薄弱环节在世卫组织的直接管辖之外并且超出了世卫组织的直接影响范畴。

这些薄弱环节源自更大范围的系统难题。换言之,源于这个世界及其国际体系的运作方式。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文件提到了妨碍世卫组织施展能力的难题,这使捐赠的疫苗无法及时分发出去。

我个人以很大的热情参与了这方面的工作,以确保所有发展中国家至少可以很快得到一些疫苗。但情况的发生并没有那么快。从所有的诚意上看,世卫组织无法再努力了,无法对这项任务投入再多的精力和工作人员了,或者以再大的紧迫感采取行动了。

一些障碍使我们的脚步放慢了,这就是在药品和疫苗的注册方面缺乏协调,赔偿责任问题属于公司政策的部分内容,还有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没有任何国家愿意放弃其授权某一医疗产品进行营销的主权。冷链方面的问题属于另外一个问题根源。

我认为,事先做再多的计划,也不会改变这种现实,或者改变系统的运作方式。

女士们、先生们,

我本人作为这一机构的首长,认为对流感大流行的应对情况评估需要解决两个方面的绝对关键问题,并且使每个人都得到一个确切答案。

首先,世卫组织发出了正确的呼吁吗?这是否属于一次真正的大流行?

其次,世卫组织的决定、建议和行动在操作上与药厂有关联吗?

换句话说,世卫组织是否宣布了一次流感虚假大流行,以补足厂家的钱袋?

这份文件使世卫组织从这两个方面得到了解脱。

如果委员会确定这两个方面的任何一面存有缺陷,那么这种结果将对本组织的中立性、技术可信度和完整性带来严重问题。

报告没有在任何方面对宣布大流行的决定提出质疑。如所表明的那样,疫情早期获得的证据使世卫组织和其它方面的许多专家曾预测到,可能会出现比后来所发生的更为严重的流感大流行。

又如所表明的那样,世卫组织并没有急于宣布大流行的出现,而是只在完全满足了这样去做的所有标准时才做出了这种宣布。

如所表明的那样,“世卫组织的批评者没有拿出决策方面受到商业影响的任何直接证据。”委员会发现“没有证据表明曾经企图或者实际上利用商业利益对世卫组织提供的建议或者对世卫组织作出的决定施加影响。”

报告指出,世卫组织在应对人们质疑其完整性的批评时显得力度不够。正是由于这一点,我才对这两个特定问题作出回应,希望这一次的力度足够了。

女士们、先生们,

正如文件作出的明确表述:“这个世界并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来应对严重的流感大流行,或者任何类似的全球性、持续性并且带有威胁性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今年才过了三个月。但是在2011年我们已经目睹了一连串的全球危机和灾难,这对国际社会及其资源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这些资源在财政紧缩的新现实面前已经捉襟见肘。

我指的不仅是日本发生的毁灭性三重灾难,而且也指处在中东和非洲许多热点上的平民的健康和安全,包括科特迪瓦。

在这种情况下,旨在增进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方面的建议就更加具有迫切性。

这就引到了我的最后一点意见。除了你们今天讨论的结果、建议和结论存有价值之外,我认为该报告凝聚着很大的智慧。

我相信这份报告会经得起时间考验。我相信在未来的许多年内,就不同类型的突发事件而言,这份报告都会对世卫组织和更为广泛的公共卫生社会继续带来指导。

我再次对审查委员会的成员和主席表示感谢。

我期望你们的审议会议开得富有成效,并期待着看到你们的最后报告。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