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发言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关于国际和平与安全新挑战以及防范冲突的会议上的讲话
美国纽约

2011年11月23日

主席先生,秘书长先生,各位尊敬的部长和大使,女士们,先生们,

我深深感谢有此机会向安理会介绍情况,并充分意识到你们肩上承担着众多沉重负担。

你们正在审议和平与安全的新挑战以及防范冲突的各种办法。我不想提出应当由你们监督的一长串卫生问题,并从而加重你们的负担。

世卫组织针对的许多卫生问题会引起极大的人类痛苦。若干问题明确地加剧贫穷。但多数问题并不直接威胁和平与安全,并很少造成冲突。

相反,我将注重于我个人最担忧的一些近期卫生趋势。

在整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中,这些趋势构成一部分。同样的强有力并近乎普遍的力量,例如人口老化,国家内部和各国之间的人口流动,快速城市化,包括物质滥用在内的不健康生活方式全球化,当然还有气候变化,正在几乎所有地方影响健康。

这些趋势是新的,因为是本世纪前所未有的相互依赖和连通性造成的。各国的事务和命运史无前例地纠缠在一起。

危机的影响日益全球化。危机具有高度传染性并极为不公平,常常对与危机起因毫无关系的国家造成破坏。

世界正在危险地失去平衡。这使我担忧。

政府每年的卫生开支从少到每人1美元到近7000美元各不相同。最富裕和最贫穷国家之间在期望寿命方面的差距现在超过40年。

卫生保健费用暴涨,使我担忧。估计有27亿人生活在缺少医药费报销安全网的国家中。

对生活在贫穷边缘上的家庭来说,卖掉牛等主要家庭资产以支付卫生保健费用,就意味着倾家荡产。据世卫组织估计,灾难性的医药费账单每年使1亿人落到贫穷线之下。

传染病使我担忧,尤其是具有大流行潜力的新疾病。

仅在今年,世卫组织就调查了近400起严重威胁健康的疾病传闻,主要涉及传染病。其中仅34起为误报,例如关于天花或炭疽病例的传闻;76起被判定为对国际卫生造成低度风险;230起为重大事件,例如埃博拉暴发、威胁颠覆受水灾影响的巴基斯坦的疾病暴发以及54例禽流感病例和造成的29例死亡。

冲突使我担忧,因为冲突是疾病暴发和营养不良极佳的滋生环境,也是侵犯人权的极佳环境,尤其当性暴力被用作为武器时。

公众的错误概念,例如认为疫苗是危险的,使我担忧。这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本不该发生的大规模麻疹疫情,尤其是在公众教育良好的国家中。

这是我最担忧的一些问题。但对其中一些问题,我有好消息要报告。

过去十年中,在能源、粮食和金融危机之后,对治理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关于金融危机,分析家提出在系统的每一层面上都存在治理、监督和风险管理失当。

自本世纪开始以来,世卫组织及其会员国通过发展新的全球治理制度,一直在对国际上共有的健康风险进行管理。

我们有在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暴发之后修订的《国际卫生条例》。《条例》从被动地应对边境和入境口岸的疾病暴发转向积极主动地作出反应,目的是在出现国际传播机会之前,从根源上消除威胁。

《条例》采用了针对所有危害的做法,注意人们突然病倒的任何急性事件,无论是感染、食物中毒或者接触有害化学品或放射性物质造成的。关于特定季节或地区正常情况的可靠背景数据使之更容易发现不寻常情况,例如新病原体或恐怖主义造成的疾病。

世卫组织从持续的全球电子监测中收集关于潜在疾病暴发的情报,并通过其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作出反应。该网络利用300多个技术机构和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技术专长。

我们还有一个新的框架,规定了流感大流行期间共享流感病毒以及药物和疫苗等利益方面的义务。

这是最新的治理文书,在今年5月刚刚得到世界卫生大会批准。框架背后的谈判是我35年的公共卫生生涯中所经历过的最激烈和最具潜在爆炸性的谈判。

但是,共识和公平游戏的精神最终获胜,我们为所有人,包括制药业,赢得了公平的交易。

这些新的治理制度告诉我们,国家真正想要针对共同威胁的集体安全性。它们想要使风险得到积极主动的管理,重点是预防。它们想要适当和负责行为的规则,而且它们想要公平性,即对所有人公平的交易。

我还有最后一点要说。

今年中东的抗议活动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并推翻了一些国家的政府。

许多分析家把这些事件视为奋起反抗收入水平和机遇方面的不平等现象,其中尤其涉及青年人。一些专家现在认为提高公平性必须成为必不可少的经济政治新目标,才能得到一个稳定和更安全的世界。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发生。我个人张开双臂欢迎这种必要的政策目标。

预防是公共卫生的核心。公正性是其灵魂。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