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改善非专利药物的可及性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世卫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世贸组织关于药物获取、专利信息及自由运用技术论坛上的开幕词
瑞士,日内瓦

2011年2月18日

Pascal Lamy先生、 Francis Gurry博士、尊敬的专家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荣幸能够在世卫组织召开这次大会,请允许我向在座的各位致以最热烈的欢迎。

通过再次聚焦药物可及性的技术讨论,以我们三家专业机构共同的职责与专业技能为出发点,授权我们处理当今公共卫生中最为迫切的问题。

公共卫生需要创新,也需要能够获取高质量的医疗产品。这些都属于长期需求,但近期的趋势却迫使各国政府检查其卫生服务的效率和公平性,包括仔细检查药品支出,而这样的仔细检查最终必然转为可负担性的问题,包括非专利医疗产品的可及性。

金融危机毫无征兆的席卷了全世界,资金紧张,国家及国际公共卫生均感受到它的影响。在这个经济紧缩的新时代,全球卫生倡议及机构,如:全球基金、全球免疫和疫苗联盟及世卫组织本身都面临严峻的资金短缺。

自本世纪开始,公共卫生方面节节获胜。过去十年中,通过提升包括药品和疫苗等商品的运送,我们在卫生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绩。例如,去年全世界幼儿死亡数量降至将近六十年来的最低点。

没有人希望当前如火如荼的势头受到牵制,而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所取得的成绩能否在经济紧缩的时代保持下去?

卫生保健的支出持续增长,公众对卫生保健的期望也越来越高。由于政府向全民覆盖前进,寻求病患及穷人经济保护的扩展,卫生官员们也有着越来越高的目标。

由于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负担逐渐从富裕人群转向贫困和弱势群体,需求也随之增长。目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承受了心血管、高血压、糖尿病和癌症等此类疾病负担的80%。许多患者即使不需要整整一生,也至少需要长期获取药物。

谁来买单?这一趋势会对我们目前正推进的值得歌颂的全民覆盖产生怎样的影响?

考虑到这些疾病在贫穷人群的密集程度,我们必须找出一种更易负担的慢性病治疗方法。而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卫生系统而言,这些疾病才是耗尽资源的罪魁祸首。

目前的公共卫生本身正处于与不断提高的期望和抱负相矛盾的境地,在这样一个要求和花费不断攀升的时期恰恰是资金断流或缩水的时期。在如此情况下,大大提高效率远比裁减预算和服务更加明智。

去年的《世界卫生报告》中提出了资助卫生服务的政策和实际行动,并着重强调了向全民覆盖的推进。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希望朝这个方向前进,但同时又对所需要的花费表示担忧。

《报告》明智地强调了提高卫生保健提供效率的方法。请允许我举一个相关实例。

《报告》估计,如果使用非专利药品替代原创产品,那么国家将可以节省60%左右的药品支出。然而,这一方法目前仅在寥寥几个富裕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里实现。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缺乏关键的采购和监管能力。最近,受到“专利保护全球化”这一潮流的影响,低价非专利产品的采购和生产变得举步维艰。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签订之前,国家能够自由决定不为药物颁发专利。卫生官员无需考虑专利情况就能够购买低价的非专利药品。而这样的日子一去不返。

今天,探索通过购买低价非专利产品从而有效利用资金的卫生官员必须全面了解专利状况。这一情况造成发展中国家亟需知识产权管理和应用的能力。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们将要探索的问题,将处理为支持自由运用的决定而对更加透明、更为可及的专利数据的需求。

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全球战略及行动计划特别要求使用包含卫生相关专利行政状况方面的公共信息且用户界面友好的全球数据库。

去年,世卫组织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联合发布了解释如何按步骤开展药物专利搜索的指南。你们今天晚些时候也将听到本指导文件作者Tahir Amin的演讲。

本指南文件旨在协助卫生官员在局势复杂、模棱两可、甚至时常布满狡猾陷阱的专利信息中更轻易的寻找到所需信息。

你们同时还会听到包括世卫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在内的药物专利状况报告。请允许我感谢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工作人员协助世卫组织与新罕布什尔大学Franklin Pierce法律中心开展合作。

这些始于1977年的标准清单有助于我们将药品作为一个整体来关注其重点。它们促进了保健质量的提升,药物管理的改善以及更高效的卫生资源利用。

在为这份清单挑选药物的过程中,价格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而非专利状况。1991至2004年之间少数几项对清单药物专利状况的研究显示约有5%至6%的药物在某种程度上受专利保护。

今天你即将听到的研究将评审大多数国家自2003年以来新加入清单的58种药物的专利状况。研究结果将会是国家探索以最合理价格采购药物的重要指导。

女士们、先生们,

我还有最后一点意见。

在最近的几周,全世界都在关注中东的不稳定局势。达沃斯经济论坛上,许多领导人都将政府改善人民生活不力归咎于动乱和不稳定。

他们直指根深蒂固的贫穷、大量的无业青年、持续攀升的食品价格,尤其是一国之内或国家之间巨大的不平等。在高层领导人看来,减少全球不平衡是新政治和经济势在必行的部分。

我相信,这些发现同样可以扩展到卫生部门。

我之所以提出这一点是因为,我相信,它强调了我们三家机构联合开展的此项工作的关键性。改善药物的可及性是提高平等程度、更平均分配进步益处基本而可行的方法。

卫生事业的极度不平衡会使这个世界失去稳定和安全!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