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尽管财务紧张,卫生工作仍必须是国际议程上的优先事项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东南亚区域委员会第六十四届会议上的讲话
印度拉贾斯坦邦斋浦尔市

2011年9月7日

主席先生,阁下,尊敬的部长们,尊敬的代表们,Samlee博士,联合国大家庭中的同事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在公共卫生受到挑战的时刻相会,目前充满了不确定因素,面临真实而不可测的风险。自今年伊始,新闻头条便已非常清楚地指出,接踵而至的国际危机正不断侵扰我们的世界。

2008年的燃料、粮食和金融危机是一个转折点,展示了生活在高度相互依存环境下的风险。

这些危机具有高度的传播性,它们迅速席卷全球,造成极不公平的后果,即使与危机根源毫无关联的国家也概莫能外。

我们目前仍远未能摆脱这些危机,这对国家卫生预算、卫生发展的财政支持、食品保障、贫困人口数量及世卫组织的筹资前景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过去几个月,全球经济衰退加深,新的金融紧缩期开始。今天,谈论全球经济的迅速复苏更像是一厢情愿,而不是坦诚面对现实。

今年二月全球粮食价格达到历史最高纪录,超过了创下二十年来最高粮价的2008年水平。本次会议将讨论飞涨的粮食价格如何损害饮食多样性。从孕产期到老年期,饮食多样性对健康饮食均至关重要。

今年,非洲之角的干旱和饥荒导致人口迁移,逃离饥饿和暴力的人口达到近年来最高规模。

日本的地震和海啸造成重创,核能发电厂事故更是雪上加霜,结果,这次地震和海啸迅速成为有记录以来代价最昂贵的自然灾害。海地和巴基斯坦亦仍未从去年毁灭性的地震和洪灾中恢复。

今年出现了此起彼伏的民间动荡和抗议。特别是阿拉伯国家的觉醒,有些情况很鼓舞人心,有的则令人感到深深不安。

今年的重大事件还有,战争热点地区的状况令人道主义救援极端困难和危险。

今年还发生了多起毫无意义的破坏性恐怖主义事件,例如炸毁尼日利亚联合国办公楼,导致多名世卫组织工作人员身受重伤或遇害。

虽然今年尚余数月,看来我们已可断言2011年是异常恶劣的一年,我们可能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感受到其恶果。

积极的说,这一系列空前的灾祸、灾难和暴动对高层产生了影响,令他们开始思考21世纪的运作方式。

一些人开始质疑,一味追求经济增长是否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一些人开始认识到,单靠市场力量并不能解决社会问题。

政治领导人和经济分析师们正在觉醒,他们开始回应公共卫生界呐喊了几十年却未得到回响的一些观点。

我们听到,为了创造一个更加稳定和安全的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域新的当务之急是,必须增强在收入分配、机会(尤其对青少年而言)以及社会服务可及性方面的公平性。

公共卫生界当然欢迎高层沿着这些思路改变了一些思维。

我们都意识到,包括财政政策在内的一些政策导致了公共卫生服务能力降低,并助长了私人部门的增长,而私人部门无论是在保健质量,还是收费方面均未得到监管。

其后果众所周知。在此仅举几例:持久存在的疟疾单一疗法,结核病治疗不达标,基本药物匮乏和非基本药物过剩,以及一些家庭由于首先在私人部门就医(即使是常规医疗)而陷入贫困。

正如你们的文件中所指出的,本区域60%以上的卫生支出为直接自付,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广泛的贫困。

随着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增长,特别是在本区域的城市中,因病致贫现象肯定会急剧恶化。

刚步入本世纪时,我们通过了旨在减少贫困的千年宣言和目标,并承诺通过重视增进健康来促进减贫。对照当前现实,真是辛辣讽刺。

女士们,先生们:

我在前面提到了真实而不可测的风险。何去何从,尚不明朗。我们的任务是要发挥重要作用,争取保持本世纪初前所未有的增进健康尤其是增进穷人健康的势头。

我认为,我们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做到这一点。审视本次会议议程上的项目,以及你们在文件和报告中所提出的战略,我坚信,本区域的地位尤其坚固。

在财政紧缩时期,公共卫生必须彰显效率,杜绝浪费。“提高效率和有效性”的说法如红线般贯穿所有文件,强调了你们的战略目标。

区域主任明确提出了本区域一致和共同的卫生目标。本区域目标就是要加强卫生系统,实现人人都能公正和平等地获得卫生保健机会。

区域主任就初级卫生保健做出激昂的承诺。在他的引导下,本区域各国卫生部长进行了一些精明的思考并步入正轨。

你们的议程基本上就是初级卫生保健议程。正如所指出的那样,社区卫生队伍是基于初级卫生保健的卫生系统的基础。

儿童免疫是提供一系列提高儿童存活率的初级卫生保健干预措施的一个早期机会,其影响范围异常广大。

在本区域,卫生部门防治艾滋病毒战略列出了区域五大重点,振兴初级卫生保健成为重中之重。

曾被作为初级卫生保健中流砥柱的营养工作在近些年遭到无情和危险的忽视。

太多时候,在那些仅能以天价延长寥寥数人生命的精彩新科技的对比之下,简单却能够对全体人口的健康状况产生巨大效果的低成本干预措施(如生命最初六个月进行完全母乳喂养或加碘食盐等)黯然失色。在许多国家中,90%的卫生预算用于医院服务,而初级卫生保健和预防服务却被人置之一旁。

在所有将要讨论的战略中,没有任何一项可以轻易实施。你们的文件清晰指出这一点,坦率和严格评估了大量问题和障碍。

问题和障碍包括,从公众将公共卫生服务看作劣质和二等卫生保健服务的简单事实,到多重经济刺激诱发不合理用药的复杂现实,到提高本区域目前80%的免疫覆盖率所遇到的困难。

关于国家基本药物政策的文件涵盖了合理用药问题,它很好地体现出我在前文提到的彰显效率和杜绝浪费。

我同样也想问该文件中提出的一些问题。为什么我们在此领域的进展如此缓慢?为什么改善合理用药如此困难?

甚至连不断升高的抗生素耐药性和后抗生素时代不断增长的威胁都未能刺激开展亟需的广泛和紧急行动,保护我们脆弱的一线药物储备。

甚至连不断升高的抗生素耐药性和后抗生素时代不断增长的威胁都未能刺激开展亟需的广泛和紧急行动,保护我们脆弱的一线药物储备。

我完全同意区域主任的观点。初级卫生保健是处理传染病和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双重负担以及不断增长的老年人数量的最佳方法。

本区域尤其容易受到自然灾害影响,而初级卫生保健是处理自然灾害额外挑战的最佳方式。同时,对于解决气候不断变化所引起的越发频繁的极端天气所带来的卫生威胁,它也是最佳方法。

女士们,先生们:

我还要讲一讲本区域卫生部门防治艾滋病毒战略。该战略完全符合五月份通过的全球艾滋病毒战略的目标、方法和精神,同时也考虑到了本区域的流行病学状况和各国的具体挑战。

由于本组织的其中一项改革目标就是在全部三个层面的工作上增强一致性,这一调整非常值得欢迎。

你们不久将要讨论的有关世卫组织改革方案的报告提到,要明确世卫组织在具体国家的作用和责任。

请放心。需要增进各国卫生状况,这是对世卫组织整体表现的最重要衡量指标,也是多项改革提议背后的驱动力。

我渴望并将洗耳倾听你们关于世卫组织需要何种改革的观点。

对于你们的区域主任及其参与改革进程的热忱、明智的忠告及其多项建设性提议,我已表达了我个人的谢意。

女士们,先生们:

我最后要说的是,我认为,本次区域委员会会议在印度举办尤其恰当。

由于印度的坚强决心和成功,本区域在与脊髓灰质炎的抗争中正大获全胜。据我们所知本区域是从技术角度而言阻断传播最具挑战性的区域,而一月份报告的脊灰病例是今年唯一的一例脊灰病例。

按照五月份卫生大会的要求,我们成立了独立监测委员会,对商定的消灭脊灰的重要阶段进行进展监测,明确障碍,并对战略提出调整建议。

刚刚发布的委员会第二份报告指出,“我们维持对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的看法:消灭脊髓灰质炎可行,而且至关重要。”

报告在提到印度时指出,“在我们看来,印度在各方面看来都很积极。”正如所注意到的,政府采取了巨大的应对措施。委员会坚定肯定了印度至今所取得的成就。

另外,印度表现杰出,到2010年末,已完全实现了本国的具体目标。

印度的成功鼓舞着世界。毫无疑问,印度这些来之不易的知识将有助于其余有传播发生的区域完成工作。来自印度的经验丰富的脊髓灰质炎斗士们已被派遣到非洲受脊髓灰质炎影响的地区。

感谢印度给予世界这些亟需的鼓励。

我们志在必得。消灭脊髓灰质炎是可行的,并且在短期内就可行。

感谢本区域各国卫生部,感谢你们在预防和治疗的公正、平等和社会正义方面所作出的坚定承诺。

感谢你们提出明智的方式,通过初级卫生保健,促进解决有碍实现全民覆盖的一些长期问题。

所以,公共卫生不仅能够保持良好势头,同时还能越做越好。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