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首届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世界大会上的讲话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世界大会上的开幕词
巴西里约热内卢市

2011年10月19日

各位阁下、尊贵的各位部长、尊敬的代表们、公共卫生领域的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

很荣幸能够出席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世界大会的开幕式。

巴西是主办首届此类会议的一个理想场所。巴西强大的民间社会运动由来已久,推动了卫生改革,将此项改革作为实现更公平社会的一个途径。

最近的改革确认卫生不仅是一项生物医学问题,还涉及社会的各个阶层和塑造社会环境的各项政策。

巴西最近在包括儿童死亡率和预期寿命等关键卫生指标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证明,如果思想意识和政府政策高度重视社会公平,就能取得令人惊羡的成就。

女士们,先生们:

在我们召开本次世界大会之际,仍有许多不稳因素。

数以百万计的人危在旦夕。由于政策失误,许多人的生命戛然而止,过早离世。

人类渴望更好生活的基本愿望以及使10亿以上人口永久脱离贫困的前景面临威胁。

在一国之内和全球范围内,社会凝聚力、稳定和安全也面临威胁。

在民众眼里,政府可信度面临考验。世界卫生组织的《组织法》指出:

“各国政府对本国人民的健康负有责任,为履行此项责任,必须采取适当的卫生和社会措施。”

众所周知,有太多政府在履行上述基本职责时遇到挑战。

有多少国家有一张安全网,能够保障所有公民不会因灾难性的医疗账单而陷入贫困?

这事关社会如何衡量进展。在我们的记忆中,经济增长向来被一些人视为包治一切的灵丹妙药。

在文明世界中,进展应有意义,而不单是简单的赚越来越多的钱。

全球化曾一度被认为会带来水涨船高的效应。从未发生这样的事。相反,它托起了大船,却淹没或覆没了众多小船。

我们都知道事实。全球化带来好处,有时收益很大,但并无确保这些利益公平分配的规则。

使高度相互依赖和相互联系的世界得以运行的国际体系也是一样,无论是在国际贸易还是整个全球商务领域。

其目标是获得经济利益,而非公平或平均分配它们。

结果,一国之内以及国与国之间如今在收入水平、机会、健康状况及卫生保健可及性上的差异比近代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大。

卫生问题上失衡的世界既不稳定,也不安全。

女士们、先生们:

如前所述,由巴西举办社会决定因素世界大会再恰当不过了。此外,在2011年举办这一专题的首届大会也是机缘巧合。

我们不应忘记,2011年是《渥太华健康促进宪章》签署25周年。该文书是一个转折点,促进人们认识到健康是幸福的标志和政府的一项责任。2011年见证了太多的混乱、灾难、滑坡和社会动荡。它也见证了两项重大事件。

首先,中东面貌已经发生改变。民众已经觉醒,要求民主革命和尊重人权,包括尊重健康权。

这些起义有时令人备受鼓舞,而有时则令人深感不安。

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这些汹涌澎湃的动荡和抗议浪潮令世界大为震惊。

许多政治学家和经济分析人士事后找出事件的根源。从这些根源来看,动荡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可以预料的。

他们指出,在收入水平、机会(尤其对年轻人而言)以及社会服务可及性方面存在的不公平现象是引发抗争的根源。

他们得出结论认为,当务之急是,需另辟蹊径,从政治和经济领域着手,增进社会公正,只有这样,才能增进世界安全。

公共卫生能够非常有效地促进社会公平,在按照初级卫生保健的价值观、原则和方法提供卫生服务时,就更是如此。巴西的做法就是一个明证。

第二项重大事件发生在9月份,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审议了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对社会和经济的严重影响。

这些疾病的上升由快速城镇化和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等强大而普遍的力量所驱动。

若置之不理,非传染性疾病将会吞噬经济增长的成果。它们将抵消现代化的益处,并将耗尽资财。

例如,在某些国家,单是糖尿病护理的支出就高达15%的国家卫生保健预算。

世界经济论坛与哈佛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估计,在未来20年,非传染性疾病将导致全球经济支出逾30万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48%。

在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这些慢性病症发现得过晚,患者因严重并发症或急性病症而需要得到大量且费用昂贵的医院护理。

这些疾病的医护大都属于自费支付,从而导致灾难性医疗支出。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非传染性疾病给发展带来了双重打击。它们每年给国民收入造成巨大损失,并将数百万计的人推向贫困的深渊。

预防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且预防在任何资源环境下均完全可行,并且可以负担。

不幸的是,导致这些疾病的所有主要风险因素均超出卫生官员的直接控制。

卫生部门无法控制方便廉价的垃圾加工食品的泛滥,烟草和酒精消费以及因久坐少动的城市生活而产生的体重问题。

预防措施同样也超出卫生部门的职权范围。

面对这些疾病,公共卫生失去了直接影响卫生结果的力量。

我想不出,在当今世界面临的任何重大卫生挑战中,还有什么挑战如此深刻地展示需要政府各部门实行正确的政策。

这些疾病的显著增长展示出其他部门和国际体系的政策给卫生带来的巨大连带损害。

了解正确的政策很容易。关于应采取何种政策才能创造便于作出健康选择的社会环境问题,已有良好的研究,这些政策的成功记录已得到证实。

然而,实施这些政策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制定和执行促进健康的政策意味着推进公平,与某些极为强大且无处不在的商业利益展开较量。

如今,全球各地都面临肥胖症和超重发病率飙升问题。儿童肥胖发病率的增长速度是成年人群的若干倍。

这并非个人意志力薄弱问题,而是最高层缺乏政治意愿所致。

全世界的儿童都钟爱同样的卡通人物,这些人物告诉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就在12天前,法国宣布计划对含糖饮料征收 “脂肪税”。一家跨国饮料商立即予以反击,威胁将冻结投资。

当我们审视烟草业时,我们看到,陈旧的行业真的可以耍弄一些新花招。

大型烟草企业试图破坏《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努力又掀起新的高潮。从前那些隐秘策略现在变得公开且极为激进。

针对乌拉圭和澳大利亚的高调商务和投资诉讼蓄意散播恐惧情绪,以此恐吓其他一些希望采取同样严厉的烟草控制措施的国家。

其他许多国家也开始受到此类猖狂的恐吓策略袭扰。任何国家都难以承担此类诉讼的财政负担,对小国尤甚。

面对这种压力和伎俩,我想提醒大家:健康明智的民众应以明智的方式反击。应开展良好的宣传教育。让我们坚定立场,不要屈服于重压。

女士们、先生们:

这些是我们将在本次会议上处理的有损健康的一些因素。我们面临巨大挑战。

如今,政府是否终于将民众的健康放在公司的利益之前,尤其是在经济下滑愈演愈烈的时候?

在我看来,本次世界大会必须成为今年第三项重大事件。

我们已有足够知识开展行动。包括经济原因在内,不可抗拒的原因促使我们开展行动。

我们需要改变这个世界的运作规则。我们需要说服其他部门和系统将公平作为明确的政策目标。

我们知道结果,知道这将增强社会凝聚力、安全和稳定性。

在这个深陷混乱,凌乱而不公平的世界,卫生和其他一些部门值得为此奋斗。

感谢巴西主办本次会议并为我们树立了良好榜样。

谢谢大家。

分享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