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非传染性疾病损害健康,包括经济的健全程度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联合国大会关于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上的讲话
美利坚合众国,纽约

2011年9月19日

各位阁下、国家元首、政府首脑、部长们、联大主席先生、秘书长先生、迪娜•米雷德公主殿下,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请允许我对你们处理和解决非传染性疾病问题的领导力和勇气表示赞许。能在本次会议上讲话我倍感荣幸,我也坚信本次会议必将为人们敲响警钟。

但这并非针对医学和公共卫生方面的专业人士而言,我们早已倍加警醒,并深感担忧。对于这些数据和当下笼罩全球的不祥趋势,我们都了然于心。我们深知前路如何。

当前,医学卫生专业人士为患者看病、开具长期治疗的处方、处理并发症和残疾、书写医疗账单并苦苦担心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巨额支出。我们恳切希望改变生活方式并严格管制烟草。

然而,卫生部门单凭一己之力无法重塑社会,保护全民免受广为人知并可轻易改变的致病危险带来的侵扰。而这一点必须要做到。本次会议必须对政府最高层敲响警钟。

本次会议必须成为一个前后带有明显差别的分水岭。一无所知、沾沾自喜和静止不动将被领悟、震惊和立即采取正确行动所取代。

此番责任缘何必由国家首脑承担?这是由于,该问题极为严重、极为普遍,无法由单一的政府机构解决。

由于这些疾病的上升由快速城镇化和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等强大而普遍的力量所驱动。由于这些趋势需要由同等强大的力量来应对,需要能够制定横跨所有政府部门的正确保护措施的顶级力量。

女士们,先生们:

由于大多数非传染性疾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因此,这些疾病在全世界的增长是一场慢性灾难。然而,造成这些疾病的不健康生活方式却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席卷各地。

我能够理解,为何一些发展中国家对这些疾病的涌现出其不意。这类疾病的负担最初主要集中在研发能力强大,可制订更好治疗方案的富裕社会。

具备了降低血压、胆固醇和改善糖代谢的药物,令这一状况看似可以得到控制。这一表象具有误导性,减弱了改变政策的紧迫性。

这些疾病的根源并未得到处理,肥胖的普及便是能说明问题的标志。在全世界范围内,肥胖的比例自1980年以来几乎增加了一倍。

我们的世界,有4000多万肥胖或超重的学龄前儿童。世界上的一些国家,50%以上的成年人存在肥胖或超重。

肥胖是政策环境出现某些严重错误的信号。人群中普遍存在肥胖情况不是个人意志消退的标志,而是最高级别上政策的失灵。

盐、糖和反式脂肪含量极高的加工食品已成为几乎遍及世界各个角落的新型主要食品。这些食品容易得到,并对其大肆实施市场营销。对于越来越多的人而言,这些是填饱肚子的最廉价方法。

我们的世界有近70亿人当然需要养活。但他们并不需要垃圾食品来养活。

正如我们无法掩盖肥胖,我们亦无法掩盖这些疾病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巨大损失。

这些疾病将会耗尽我们的资源。若置之不理,它们有能力吞噬经济增长带来的益处。例如,在某些国家,单是糖尿病护理的支出就占据高达15%的国家卫生保健预算。

世界经济论坛与哈佛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估计,在未来20年中,非传染性疾病将导致全球经济支出逾30万亿美元,占2010年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48%。

在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这些慢性病症发现得过晚,这时患者需要在严重并发症或急性病症方面得到大量且费用昂贵的医院护理。这些疾病的医护大都属于自费支付,从而导致灾难性医疗支出。

由于这些种种原因,非传染性疾病给发展带来了双重打击。它们每年给国民收入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并将数百万人推向贫困的深渊。

女士们,先生们:

这些疾病会耗尽我们的资源,但它们大多可以通过具有成本效益的措施得到预防。有些还会带来尤为丰厚的回报。

例如,全面实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一项就能对心脏病、癌症、糖尿病和呼吸系统疾病带来最重的打击。

我呼吁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们坚定反对烟草业为颠覆这一条约所作的卑鄙行径。我们必须坚定不移的反对他们极其放肆的公开策略。

在降低需求方面,提高烟草税和价格是最有效的措施。他们不仅保护健康,还将带来可观的收入。对酒征税也是一样。

加工食品中含盐是大多数国家日常盐摄入量高于世卫组织建议水平的主要原因。减少盐摄入量是最具成本效益、最可行并最可负担的公共卫生干预措施之一。

在个体层面,心血管疾病高危人群可以通过价格十分低廉的非专利药物治疗方案得到保护。

女士们,先生们:

正如我所言,本次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必须成为一个分水岭。

若不采取紧急行动,这些疾病所带来的日益增长的财政和经济损失终将达到即便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也无力承受的程度。

各位阁下,你们有力量来遏制并逆转非传染性疾病这一灾难。你们有力量来保护你们的人民,并使你们的发展努力保持在正确方向。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