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世卫组织总干事提醒卫生官员们:永远不要忘记民众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第六十四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讲话
瑞士日内瓦

2011年5月16日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尊敬的部长们,尊贵的代表们,联合国系统的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担任此职务现已将近五年。有时候在会议期间,我不得不打断进程并提出一个简单的要求:请牢记民众。

永远不要忘记民众。我们展开的所有辩论和讨论只有在能够增进人们健康并减轻他们的痛苦时才具有意义。

就个人而言,回想我担任此职务期间所遇到的人们,有两次特别难忘。

2009 年,我曾访问坦桑尼亚的一个疟疾病区,那里挤满了幼小的患儿和他们目光焦虑的母亲。我握住一个病重患儿的手,感受到他母亲心中的强烈痛苦。

我又抚摸另一个已经能够坐起来的孩子的肩膀,由于及时有效的抗疟治疗,他正在逐步康复,我分享了他母亲宽慰的喜悦。

2010 年,我在孟加拉国与参加社区小额信贷项目的一群妇女相见,与她们聊天和拥抱。

她们心中充满自豪,因为她们能够给子女提供良好的教育,能够保证家中有良好的饮食,能够有自己的经济收入并能够赢得自尊。这些妇女拥有力量,坚韧和快乐的力量。

我将这片讲话献给我记忆中的这些妇女和儿童。

女士们,先生们,

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都在为增进健康而努力。尽管有过艰难的时期,但我们可以为取得的一长串成就感到自豪。

要牢记民众。

流行性脑膜炎虽不是非洲最大的杀手,但却是最令人恐惧的疾病之一。这不难理解:这种病感染突然,并迅速发展为严重的疾病,而且疫情暴发后人们要排很长的队伍等候接种疫苗。

周复一周,家长们在医院陪护生病的孩子,看到的是空荡荡的街道和死亡。幸存的孩子往往罹患永久性精神障碍和听力损失。

非洲人民应当得到更好的保障,去年 12 月他们终于如愿以偿:一种非常有效的新疫苗现可在众所皆知的非洲脑膜炎地带预防该疾病的流行。

在世卫组织和适宜卫生技术规划(PATH)的协调下,并由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资助开展了一个项目,以创纪录的时间研制出该疫苗,且成本仅是通常从产品开发到进入市场所需成本的约十分之一。

这证明了一种值得欢迎的新趋势,即非洲能最先获得全世界共同努力提供的最佳技术。

不要忘记那些耐药性结核病患者或同时感染有艾滋病毒的结核病患者,他们为了获得可靠的诊断,必须等待长达3 个月时间。

去年引进了一种新的结核病快速诊断检测方法,在速度和灵敏度方面远超过其它检测法,仅需约100 分钟即可提供结果。由于世卫组织对该检测法的认可,使针对发展中国家的价格立即削减了75%。目前在世卫组织和其它伙伴的协助下,已开始在30 多个国家推行。

十年前,对发展中世界的许多人而言,艾滋病毒感染意味着不可避免的缓慢且往往痛苦的死亡。而今天,有600 多万人在接受艾滋病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他们当中绝大多数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在预防方面,我们制定了新的世卫组织治疗指南,使我们第一次真正有希望减少每年的新感染病例数。而其它一些新指南则使世界第一次有望看到一代无艾滋病毒婴儿的出生。

上周,美国研究人员报告,由于早期治疗大大减少了艾滋病毒的传播。这些研究结果是对我们指南的有力支持。

经过多年停滞,疟疾防治工作,特别是在非洲,现似乎在逐年加强和改进。为此,我要向许多方面表示祝贺,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及其特使给予的个人支持,以及遏制疟疾伙伴关系、疟疾流行国家的卫生官员、非洲领导人抗疟联盟,当然还有世卫组织的疟疾规划。

多亏严密监测,沿泰柬边境发现了最初的青蒿素耐药迹象。于是迅速制定了积极的遏制计划。如能充分实施,这项计划可以进一步彻底阻断蔓延中的耐药性。

抗菌素耐药性问题是今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传递了响亮而明确的信息。世界即将失去这些神奇的治疗药物。世界未能适当谨慎地处理这些脆弱的药物。对抗菌素的不合理和不当使用是迄今导致药物耐药性出现的最大驱动因素。

在目前世界多灾多难之时,我们不能允许损失任何基本药物,它们能治愈几百万人,不能让这种损失成为下一场全球危机。

为对付被忽视的热带病,世卫组织召集了其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些会议。对这些疾病的防治工作的支持倍增,尤其是从传统和新的支持性制药公司获得了大量药物捐赠。

到 2009 年底,约有6.8 亿人(其中绝大多数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获得了针对这些疾病中至少一种的预防性化疗。根据目前趋势,到2015 年时,将可以消除若干种被忽视的热带病,它们自古以来给人类造成了深重的苦难。

出乎意料的是,人类非洲昏睡病,尽管致死率 100%,且控制措施不完善,却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被消除。

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一成就,要感谢敬业的国家工作队、疾病流行国家尽职的卫生官员、产业的慷慨捐赠以及国际伙伴的支持。

由于振兴了战略,与疾病流行国家的卫生官员、卡特中心以及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开展合作,麦地那龙线虫病的流行现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我们知道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已达到 60 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你们将审议一项全球免疫远景和战略,而且在这次开幕式上,你们将听到有关“疫苗十年”的更多情况。

在消灭脊髓灰质炎方面,印度和尼日利亚的病例减少了95%,令我们受到鼓舞。但是这项工作尚未完成,我们必须将它继续进行到底。

感谢创新的筹资机制和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的支持,我们看到推出了针对幼儿两大杀手:腹泻病和肺炎的新疫苗。

这方面进展要继续。我强烈呼吁大家支持六月份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的补充资金行动。

预防幼儿的主要杀手还需要更好地使用初级卫生保健所提倡的基本干预措施,如安全用水和卫生设施等。

这还需要更积极和有策略地实施经济有效的干预措施,如口服补液盐疗法,可在家服用的抗生素、微量营养素补充剂、纯母乳喂养,以及一些极简单的措施,如保持手部清洁等。

经过近四十年的停滞,2010 年的估算表明,全球孕产妇死亡率显著下降,东亚和北非地区下降幅度最大,约达60%。

我认为这方面成就至少有一部分理应归功于最近诸多会员国和发展伙伴最近为加强卫生系统所作的努力。但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孕产妇死亡率仍高得令人无法接受。

2010 年9 月推出的联合国秘书长《促进妇女儿童健康全球战略》迄今已为今后五年吸引到400 亿美元承诺款。

作为对该战略提供的诸多支持之一,世卫组织就经断定能够避免大量母亲和幼儿死亡的有限基本药物编制了第一份标准清单。

人们还需要获得能负担得起的高质量护理。2010 年世界卫生报告涉及卫生系统筹资问题,尊重许多国家卫生部力争实现卫生保健全民覆盖的愿望。

该报告为穷国和富国都提供了一套方案,涉及如何筹集充足的资源,减少导致浪费和低效率的一些共同因素,以及如何消除尤其影响穷人获取服务的资金障碍。我感谢德国政府去年11 月举行隆重活动推出该报告。

还是在卫生筹资领域,世卫组织的资格预审规划已超出其支持联合国机构采购决策的初始目的。如今,该规划的运作方式使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生产商能与地位已经巩固的生产商一起进入市场。

有质量保证的医疗产品供应更加丰富,预测工作得到改善,而且竞争使价格明显降低,改变了有益公众健康的疫苗、药品和诊断试剂的市场格局。

发展资金的购买力扩大,这意味着能够向穷人扩大提供医疗产品。这是世卫组织的增值作用。

鉴于大量机构和行动都在致力于增进健康,因此不可将所有重大的新成就都直接归功于世卫组织。这些成就是与各国、联合国姊妹机构、诸多全球卫生行动和筹资机制、民间社会组织、基金会以及私营部门有效合作的结果。

但是世卫组织无疑制定了卫生议程并聚集了技术专长和指导,为其它行动努力实现各自的目标铺平了道路。

允许我在此向世卫组织的职员们表示感谢。他们的经验、才干、技能和奉献精神不断令我惊叹。我想借此机会赞许他们。

世卫组织所作的一切都要依赖设在各国的数百个正式世卫组织合作中心的专门技术,以及各国科学、医学和公共卫生领域上千名最佳人才的智慧。他们无偿地为我们付出了时间,我深深感到他们为此而骄傲。

感谢我的历届前任,同时感谢马勒博士今天能够到场,卫生问题在国际发展议程中的地位无疑已经得到提高。

但我们必须坦率。卫生领域虽然明显有了更响亮的声音,但在决定世界的运作方式方面作用仍然较小。

这必须要改变,特别是如果我们想扭转非传染性疾病负担日益沉重的趋势。在试图影响其它部门的决策时,能获得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建议的支持固然好,但是还需要更多其它支持。

女士们,先生们,

两年前,我们举行会议时,正面临一场全球流感大流行的威胁,局势极不确定。本周,你们将审议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建立的审查委员会的报告,评价世卫组织在2009 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间的绩效。

我衷心欢迎这份报告。

就我个人而言,作为这个机构的负责人,我认为对大流行性流感应对的评估需要涉及两个重要的问题,并要给大家一个确定的答复。

第一,世卫组织是否发出正确的号召?这是否真是一次大流行?第二,世卫组织制定的决策、建议和行动是否与制药业有任何联系?

换言之,世卫组织宣布大流行是否不属实,目的是使制药业中饱私囊?有关报告在这两点上免除了对世卫组织的指责。

同样重要的是,这份报告提出了一些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确认了若干杰出的合作例子,并公布了一些具体建议,以便加强全世界的防范能力,应对下一次引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许多建议已经在实施当中。我重申执行委员会1 月会议期间,一名代表以非洲联盟53 个国家的名义提出要求,希望尽快加强实施国际卫生条例的核心能力。

我向你们保证我已将此作为首要重点之一。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大家都可以为这些成就感到骄傲,尤其是当我们认真审视目前所面临的诸多障碍时,就更可以感到骄傲。

想到本世纪初我们以多么良好的意愿、坚定的承诺和创新精神开始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进程,此时此刻,任何形式的自满情绪都将是致命的。我所指的是其字面含义:即对于我们所服务的民众而言将是致命的。

时局艰难,挑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我指的是粮食和燃料危机,尤其是 2008 年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曾那么迅速和无情地蔓延,给各国造成影响,丝毫无助于我们的事业。

我指的是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现在这种影响已经遍及世界各地。

我指的是其它部门,尤其是那些导致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增加的部门的政策给我们制造的障碍。

今年尚未过半,而我们已经目睹了空前多的灾祸、灾难和人道主义危机。抗议和社会动荡局面此起彼伏,而其中遭受影响的仍然是平民,他们往往处于极难获得人道主义援助,包括对伤员的医疗援助的境况之中。

我们非常痛心地了解到,在某些冲突局势中,卫生人员和设施遭到了袭击。我们促请所有方面确保冲突地区的卫生工作者和卫生设施的安全并使他们能够为伤病者提供医护服务。

我们不安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妇女和儿童成为武装冲突的受害者。我们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这些行径,并呼吁终止对妇女和儿童的性侵犯行为。

3 月,日本悲惨地遭到9 级地震,巨大海啸以及核电站事故的三重打击。

我们向日本人民表示深切的同情,他们损失了那么多生命,生计遭到破坏,而且大量人口流离失所。

我们刚刚在过去十年中认识到,生活在一个相互依存关系大大加强的世界中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所有这些事件便接踵而来。

不要抱有幻想。这些全球危机不仅仅是人类历史起伏不定的周期中的短暂跌落。

今年 4 月中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食品和燃料价格飞涨列为直接影响发展中国家的最严重威胁,并警告我们这可能使整整一代穷人前途无望。

女士们,先生们,

在世卫组织,外部专家建议我们不要认为金融危机是可以通过临时措施加以管理的暂时混乱局面,而应当将之视为一个新的和持久的经济紧缩时期的开始。我们接受了这一建议。

我们以审慎、合理和精心策划的方式来对付这一金融形势。我在 2008 年金融危机暴发之后立即采取了节省开支的措施。尽管我们遗憾地不得不削减某些传统的工作领域,但我们绝对没有破产。

我知道这场金融危机给我们的许多传统捐助者造成了多么沉重的打击。在这个新的财政紧缩时期,削减了用于国内卫生规划的资金以及用于官方发展援助的资金。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想向你们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表示感激。尽管有各种障碍而且困难重重,但是公共卫生事业却以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奋力坚持。

女士们,先生们,

让我讲讲取得的一些最新成就,我个人认为这些成就非常突出,并给我们以希望。

过去几周中,会员国就一些问题达成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共识,可以加强我的集体防御能力并在对付长期问题方面取得了新的突破。

4月17日,经过彻夜谈判,各国就一套战略达成了共识,旨在促进加强流感大流行的防范,共享病毒和将新药物及疫苗的利益推广至发展中世界。

如你们当中许多人将了解到的,这些紧张而持久的谈判始于 2007 年,召开的各种会议,磋商会议以及起草小组和工作小组的会议总共14 次。最后,凭着相互信任和外交策略以及对所讨论问题的重视,终于取得了胜利。我在此要赞扬来自澳大利亚、墨西哥和挪威这三个会员国的主席和联合主席的卓越领导能力。

4 月29 日,在首届健康生活方式和非传染性疾病问题全球部长级会议上,与会者们不辞辛劳地进行谈判,为针对这些问题的莫斯科宣言奠定基础。

我认为,此次莫斯科会议为在9 月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的首届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上开展进一步谈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项活动必须有所收获。这些疾病的增多给经济和社会造成了双重打击。它们每年给国民收入造成几十亿美元的损失,并将数百万人推入贫困的深渊。

5月3日取得了第三项重要成就。妇幼健康问题信息和问责制委员会以非凡的决心和妥协精神达成了共识,并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之后不到四个月便完成了其最终报告。

如果没有两位联合主席,即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和加拿大总理哈珀、我的副主席Toure 博士、国际电联秘书长和来自各国专员的卓越努力,以及两个优秀工作小组的支持,不可能迅速取得这一成就。

委员会商定了 10 项建议及相关指标,以确保为《促进妇女儿童健康全球战略》认捐的400 亿美元得到最有效的使用,并保证捐助者和接受者同时肩负责任。

这份报告将资源问责制与通过资源产生的成果、结果及影响挂钩,并与接受国家的能力联系起来以便衡量这些成果。

报告在这样做时采取了增值方式。但凡可能,便通过建议来巩固和加强现有机制与能力。问责意味着要计数,而这取决于各国有无登记出生、死亡和死亡原因的系统。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要牢记民众,尤其是妇女和非洲人民。我现想提出最后一条意见。

从我所说的一切可以清楚地看到,公共卫生正在一个复杂程度极高且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发挥作用。

过去世卫组织主要负责病菌、个人卫生、药品、疫苗方面的工作以及与供水和卫生设施等姊妹部门的合作,那时我们的工作要简单得多,但现在已随时间逐步发生了变化,过去十年中变化尤其显著。

必须进行改革。世卫组织现已开始其成立 63 年以来最广泛的行政、管理以及财政改革,尤其是财务问责制方面的改革。

在二十一世纪的崭新情况下,我希望世卫组织能够给予工作在卫生领域的诸多伙伴更大的发言权,但要鼓励它们达成一致意见,首先满足接受国确定的需要和重点。

我希望世卫组织继续追求卓越的绩效,希望它能做到切实有效、反应灵敏、客观、透明且负责。

我希望世卫组织能推动更有效的发展援助,帮助各国建设自力更生的能力。各国需要的是帮助,而不是施舍。

我希望世卫组织继续将其大部分工作转向非洲及其它地区许多未满足的卫生需要,并使健康,受过良好教育和自信的妇女及女童能够拥有力量。

我希望看到一个崭新的世卫组织,看到它与其它部门一起共同对付威胁社会健康与稳定的健康风险因素,看到它将所有国家、不论大小与贫富,团结起来共同维护公平、社会正义和人权。

各位阁下,各位部长,同事们,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

请你们和我一起来重申、回顾、革新和重振旗鼓!

要牢记民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