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在财政紧缩时期使卫生投资发挥作用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实现与妇女和儿童有关的成果问题论坛上的开幕讲话
加拿大渥太华

2011年11月21日

Oda部长、Mponda部长、各位阁下、尊敬的代表们、公共卫生领域的同事们、女士们、先生们,

我首先要感谢加拿大主办这次注重行动的论坛。加拿大在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卫生方面显示了卓越的领导才能,去年八国集团的马斯科卡倡议便是例证。

此次论坛期间讨论的明确目的是要根据不同国家的具体情况,加快实现可促进妇女和儿童健康的成果。

2010年9月联合国颁布了《促进妇女儿童健康全球战略》,并为此承诺了400亿美元支助金,这笔资金必须得到明智使用,这些是此次论坛的动力。

论坛以妇幼健康问题信息和问责制委员会2011年5月报告中的内容为重点。我应要求负责在该委员会与国际电联秘书长之间进行协调。坦桑尼亚联合国共和国总统基奎特和加拿大总理哈珀是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委员会确立了一个问责制框架,包括三个相互关联的程序:即监测、审查和行动。这些程序的目的在于学习和持续改进。

该框架将问责制适得其所地建立在国家层面,并使国家机制与全球机制紧密相连,以追踪资源和跟踪其成果。

委员会的建议尖锐、明智而简洁。包括一组少量但平衡的核心指标,用以衡量成果、描绘进展并相应调整策略。

在用于监测妇女和儿童健康状况的宽泛指标外,辅之以一组追踪性指标,包括八项覆盖率指标,可以更精确地显示短时期内的进展。这些追踪性指标更加敏感和及时,旨在监测覆盖率方面的实时变化。

论坛通过使更多的人了解委员会的建议并动员他们参与讨论,大大增加了这些建议按计划得到遵循和实施的可能性。

论坛从一项旨在将委员会建议化为行动的详细工作计划中获取实际指导。该工作计划经过与利益攸关方进行两天磋商后于9月定稿。

工作计划着眼于两方面,一方面要能迅速取得成果,另一方面则要通过建设具体能力来维持这些成果。该计划为实施委员会建议提出了29项活动。

工作计划确认了现有的工具、方法、指南和最佳做法,可立即使用或进行简单更改以填补空白或处理问题,这大大有助于迅速采取行动。

今年9月成立了一个独立专家审查小组,负责进行监督,包括确认可实现最大资金效益的方法。该小组将在本论坛期间举行第一次会议。

我指出具体日期是要使你们知道情况发展有多么迅速。这是因为许多利益攸关方现在能够齐心协力按照统一方法和统一的运作方式来开展工作。

我们正力求使国际社会集中力量关注几十年来一直受到忽视的一种机构需要。这就是需要有运作良好的系统来收集和分析卫生信息,包括关于资源和支出的信息。

问责制意味着计数:计数实际提供的资源并衡量其影响,但也要计数出生和死亡人数,并调查和记录死亡原因。

我们正在努力迅速加快两项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这两项目标方面的问题特别顽固,进展一直非常缓慢。我们现在虽旗开得胜,但所剩时间已经不多。

我们可以从委员会专家的意见中受到鼓舞。尽管许多低收入国家仍不能按计划实现孕产妇和儿童卫生目标,但要实现这些目标还为时不晚。

女士们、先生们,

我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里所发生的情况非常令人兴奋而且非常有希望,不仅可作为加强国际卫生合作的模式,而且可作为良好的全球卫生治理模式。

在财政紧缩状况日益加剧的时期,历来对卫生发展事业给予支持的国家面临极大的国内压力,在支出方面必须谨慎明智。这种压力正在使发展援助发生变化,明确注重资金效益,并要求证明投资能带来迅速和切实的成果。

我认为,当你们想方设法实现各种成果之时,这正是我们当今的美妙所在。我们敢于步入一块真实且近似于西大荒的领域,讨论对能力的需求这一遭到忽视的问题,并敢于迎头而上,将这些需求作为首要重点来解决。

过去的行动往往是在这些需求之上架起桥梁或高速路,希望能绕过它们,并仍能取得成果。但事实是不可能。

这是我们熟悉并感到痛心的领域。几十年来,整个发展中世界的卫生系统基础设施和能力摇摇欲坠,分崩离析。

西大荒地带通常是没有法则的。情况正是如此,没有严格的业务计划来协调各种发展伙伴和实施机构的行为,也没有机制来追究捐助者、接受国以及其它合作伙伴的责任。

终于,我们有了意愿和工具,能够在国家主导下解决这些根本问题。

女士们、先生们,

没有信息,我们永远无法在国家层面确立问责制。没有信息,我们永远无法知道“最佳”或“明智”投资的真正含义。没有信息,我们好比在黑暗中工作,将资金倒入黑洞。

在此背景下,让我概述一下你们将在本论坛期间探讨的成功的新前景。

委员会确认了75个国家,它们合起来占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的98%。其中49个收入最低国家受到特别关注。

继秘书长发出行动呼吁之后,妇女和儿童疾病负担最沉重的40多个国家作出了书面承诺。有些载有明确或隐含的国内资源承诺,真正证明了政治决心,这是成功的关键。

此外,还特别努力动员政府能力低下的脆弱邦州和国家参与,这尤其是因为这类国家的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负担通常极高。

感谢国际卫生伙伴关系后续程序(IHP+)和相关行动,包括H4+集团,现已在若干国家确立了机制,旨在加强伙伴之间的协调和接受国的问责制。

而现在,就在本月,我们具有了一份全新的指南,载明了在开发由国家主导的信息和问责制平台时应遵循的步骤。

这一指导由世卫组织在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全球基金和世界银行的密切配合下编制。我们还在国际卫生伙伴关系后续程序(IHP+)和相关行动框架内与许多伙伴和国家代表进行了合作。换言之,这一指导是值得信赖的,并已在其具有重要作用的国家层面得到检验。

另一个有利之处是,现已具备催化资金可以行动起来并吸引更多的资金。例如,可利用催化资金帮助卫生部制定一项好的调查计划。好的计划可以使国内捐助者相信资助实际调查是明智的投资,可以获得实在的回报。

再例如,催化资金可支持开展初步的设施评估以验证所生成数据的可靠性,由此建立所有用户对数据的信任。

最后,委员会和相关工作计划都充分认识到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潜力,它们可以促使国家及其信息系统向前飞跃一大步。工作计划中阐明了实现飞跃的具体方法,包括从宽带委员会工作中获益的方法。

不过,我想仅用少量统计数据概述一下这项挑战的规模。

目前,约85个国家,即世界人口的65%,没有可靠的死亡原因统计。这意味着既不知道也不记录死亡原因,致使卫生规划只能以粗略和不精确的估算作为其战略基础。

当前的卫生账户系统为国家提供了一套产生卫生支出估算的一致方法。但只有43个国家能够例行进行这类估算,而不依赖昂贵的一次性估算。

可惜,委员会瞄准的75个国家几乎都不具备这一能力。此外,只有7个国家使用子账户产生对儿童卫生支出的估算。

在75个重点国家中,世卫组织只在15个国家成功地收集了关于政府支出以及生殖卫生、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卫生方面预算拨款的信息。

迄今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捐助者所报告,一大部分卫生方面的发展援助从未抵达国家。这笔资金可能被用于捐助者本国的机构或其行政支出,这使得跟踪资源和保证可预测资金的工作更加复杂。

而且也更难知道承诺是否得到遵守。

这些是挑战中的一部分,我们现在已经能够解决它们。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已准备好迅速向前推进,对顽固的卫生问题给以精心策划的正面攻击。这些问题几十年来不管怎样大力宣传和努力仍然持续存在。

这说明我们的工作方式有问题。这说明我们必须彻底改变方法。

这也正是我们所做的。我们今天站在这里,通过这一论坛再次向前推进。

我还看到我们共同朝着良好的全球卫生治理进行突破性转变,不仅要建设国家内部的能力,而且要建立一个加强国际卫生合作的模式,这在未来将对我们非常有用。

谢谢大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