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欧洲联盟和全世界的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欧盟为解决全球抗生素耐药性问题作出贡献
在防止抗生素耐药性会议上的主题讲话:时不我待
丹麦哥本哈根

2012年3月14日

玛丽王储妃殿下,阁下,尊敬的代表们,专家们,监管机构、疾病控制机构和民间社会的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你们正确地认识到,抗生素耐药性是一项不断加剧的全球严重卫生威胁。你们汇聚一堂,探索欧盟成员国如何应对此项威胁。

耐药性病原体正在全球肆掠。通过受感染的航空乘客和全球食品贸易,它们轻易往来穿梭。此外,医疗旅行的增长加速了往往对多种药物具有耐药性的院内感染的国际传播。

我感谢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迅速开展了对欧洲境内NDM-1超级细菌传播的风险评估。

你们将讨论监测工作。对于新发风险迅速作出反应展示了欧盟保护其公民的能力。它还显示出欧盟发挥榜样作用,多管齐下处理抗生素耐药性的能力。

欧盟极为关注此项问题。最近多项为减少人类和动物使用抗生素,确保慎用这些敏感药物,以及保护对于人类医学至关重要的药剂的政策、指令、技术报告、战略和监管决定,即显示了这一点。

欧盟若干耐药性和药物使用监测网络及敏感性测试网络显示,你们取得了明显进展。

从这些监测结果,我们了解到,欧洲各国的消费模式和耐药性程度悬殊,为此明显需要分享经验和统一采用最佳做法。

欧盟的进展还体现在一些国家的成功事迹中。在全世界,用于健康动物的抗生素数量远大于用于患病的人类,这是令人极为关注的一个问题。

在丹麦发表演讲,我感到特别荣幸。如同其它一些欧盟国家一样,丹麦通过多部门合作和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实现了国内的低抗生素用量。

特别是,丹麦独辟蹊径,处理了食用动物中抗生素使用问题。该国认识到潜在的健康危机,因此远在欧盟下达禁令前,就在20世纪90年代末逐渐终止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的使用。

在丹麦政府的要求下设立的世卫组织一个国际审查小组得出结论,认为该项禁令在不对动物健康和农民收入造成重大影响的情况下降低了人类健康风险。

事实上,丹麦政府和行业数据显示,在禁令颁布后,农场和肉类中的抗生素耐药性降低了,同时,家畜和家禽的实际产量提高了。

丹麦“试验”最终成为丹麦“模式”。

在消费者大力关注下,产业界自愿终止了作为生长促进剂使用抗生素。我赞赏业界负责任的行动。

另一项经验是,在对付抗生素耐药性方面,永远不要低估消费者团体和民间社会的重要作用。尤其在当今社会媒体盛行的时代,消费者团体和民间社会走在第一线,发挥了重大的促进作用和影响力。

女士们,先生们:

阐述抗生素威胁很容易,其逻辑是无可辩驳的。

抗生素耐药性在欧洲以及世界其它地区呈上升趋势。我们不断失去一线抗生素。替代治疗更加昂贵,毒性更大,需要治疗时间远更长,并可能需要在重症监护病房治疗。

事实证明,患者感染某些耐药性病原体后,死亡率大约升高50%。请允许我举例说明,对于一种全球性重大疾病而言,这意味着什么。

世卫组织估计, 2010年在全世界1200万起结核病病例中, 65万例涉及耐多药结核菌株。耐多药结核病的治疗极为复杂,往往需要服用两年高毒性的昂贵药物,其中某些药物还常年缺乏供应。即便接受最佳的护理,此类患者中也仅有略多于50%的人能够痊愈。

其它许多病原体也不断发展出对多种药物的耐药性,有些病原体几乎对所有药物产生耐药性。医院已成为MRSA,ESBL和CPE等高耐药性病原体滋生的温床,住院死亡、而非痊愈的风险升高。这些是对最新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令人束手无策的病原体。

如果维持当前的趋势,未来将不言自明。一些专家说,我们正在重返前抗生素时代。不,这将是后抗生素时代。开发中的新型替代抗生素,特别是用于对付革兰氏阴性细菌的药物寥寥无几。我们的药柜快用光了。

扭转这一形势的前景看来很黯淡。制药行业由于多种原因,缺乏向市场投放新型抗生素的动力,其中一些原因与医疗和公共卫生人员有关,我们无力阻止对这些药物的严重滥用就是一个原因。

从行业角度来看,既然胡乱用药将加速药物失效,导致无法收回研发投资,那为什么还要投入大量金钱开发新型抗生素呢?

后抗生素时代实际上就是我们所知的现代医学的末日。常见的咽喉炎或儿童划伤膝盖等有可能再度致命。

某些尖端的干预措施,如髋关节置换术、癌症化疗和早产儿护理等,将变得极为困难,或因太过危险而无法实施。

在当今世界灾难多发之际,我们绝不能允许作为无数人基础治疗手段的基础抗生素丧失并演变为下一场全球危机。

女士们,先生们:

在去年抗生素耐药性专题世界卫生日之后,世卫组织再接再厉,刚刚发布了一份关于防止抗生素耐药性行动方案的文件。文件指出,我们可以开展诸多工作,限制对细菌的选择性压力,以免细菌形成耐药性。

这些工作包括:适当并仅在需要时开具抗生素处方;正确完成治疗;在食品生产领域,抗生素仅用于治疗;解决伪劣药物的问题。

欧盟开展了许多良好工作。

你们制定了五年行动计划,其中确定了十二项行动方针,强调了多管齐下采取广泛应对措施的必要性。这些行动与去年发布的世卫组织抗生素耐药性欧洲战略行动计划极为相似。这为开展众多联合行动提供了舞台。

去年,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还发布了一份从食品安全角度预防和遏制抗生素耐药性的指导方案。

欧盟妥善利用了这些监管工具,并得到了欧洲食品安全署和欧洲疾控中心等机构坚实的技术支持。

你们为新型抗生素上市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合作研发努力。你们强调首先需要预防感染,例如通过接种疫苗,或通过改进个人卫生,或促进动物卫生工作等。

同时,你们认识到,新型保健点诊断工具是改善处方实践和促进审慎使用的另一项方法。欧洲提高抗生素认识日增强了公众对此项威胁的警惕性,并使公众认识到在减弱此项威胁方面可以发挥的作用。

正如你们所指出的,这一威胁确实是一项极端严重并不断增长的全球性威胁。

关键是最高层面的政治意愿。多年来,世卫组织和欧盟不断呐喊,例如在去年的世界卫生日发出呼吁,适当警示人们关注这一威胁。

然而,这一问题仍未引起足够重视,开展的行动也远远不够。我认为一个问题是,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正在与困扰世界的一个又一个全球危机争夺人们的关注。当今世界确实充满种种巨大威胁。

为强调这一全球威胁的严重性,我想扼要谈谈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棘手挑战。

许多国家缺乏能力,包括实验室、诊断、质量保证、监管和监测能力,以及对抗生素获得和使用的控制。

例如,抗疟药在当地集市上由个人兜售。伪劣抗生素比比皆是。在许多国家,制药行业是医生处方信息的基本来源。

极度贫困损害全球公共卫生工作。当资源极为有限,医生会将宝贵的金钱用于治疗尽可能多的病人,还是投入诊断检测?

当人们需要长途跋涉到达卫生站时,他们希望能够获得某种回报。他们要求打一针或服几片药。他们无法接受否定的回答。

世卫组织认识到这些挑战,并已开始利用世卫组织其他区域通过的防止抗生素耐药性的战略来应对挑战。我刚才提到的新文件也介绍了最近由世卫组织协调的各项行动。能力建设,包括监管能力建设,是这些行动的一项内容。

在包括欧盟在内的国际合作伙伴的协助下,世卫组织发挥了带头作用,通过实验室和监测网络追踪与耐多药结核病和艾滋病毒相关的耐药性。

我要重申,我们有向前发展的优秀模式,我们将再接再厉,取得更大成绩。

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丹麦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提高了对抗生素耐药性的关注度。感谢欧盟取得的整体进展以及各个国家的显著进展。感谢你们对世卫组织坚定不移的支持。

我们前方还有许多挑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已取得了坚实的成果。我们正在稳步向前。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