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

卫生在任何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都占有必不可少的一席之地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第六十七届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讲话
瑞士日内瓦

2014年5月19日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尊敬的各位部长、尊贵的各位代表、各位朋友、各位大使、女士们、先生们,

5月5日, 我宣布今年年初以来野生脊髓灰质炎的国际传播属于国际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我是在依照《国际卫生条例》召集的一个突发事件委员会的建议下这样做的。

这一宣布包括了关于旅行者疫苗接种证明的建议,只要这些旅行者来自三个已知引起他处疾病爆发的国家。没有颁布旅行限制。

两年之前,脊髓灰质炎的国际传播几乎止息。但今非昔比。2013年底,60%的脊髓灰质炎病例源于国际传播,有确凿证据表明,成年旅行者是一个传播因素。这一趋势今年仍在持续,在脊髓灰质炎的低传播季节,突发事件委员会描述发生了“异常”状况。

这一变化的原因何在?武装冲突无视国际人道主义法此起彼伏。国内动荡。移民。薄弱的边境控制。常规免疫接种覆盖不足。军事团伙阻止疫苗接种。连同有针对性地杀害脊髓灰质炎工作人员。

两年之前,由于坚定的政治领导、妥善的战略和手段,以及数百万脊髓灰质炎工作人员的努力奉献,脊髓灰质炎濒临绝迹。

导致这一挫折的因素基本上不在卫生部门控制之内。在一个充斥不详趋势的世界上,它们不过是健康所面临的种种危险中的一些危险而已。

就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国家之内和国家之间的社会不平等引起了一些杰出经济学家和主要开发银行的关注和深切忧虑。它们就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和经济排斥对社会凝聚和社会稳定的破坏性影响,对经济的破坏和对未来繁荣的威胁发出了一系列警告。

财富没有惠及穷人。一些经济学家称,以往将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等同于整体进步的做法已经落伍。这些看法很有道理,不可等闲视之。

显示人类活动对环境的影响的种种迹象,日趋触目惊心。我们的星球正在失去维持人类生命健康的能力。

三月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表了其迄今为止最令人不安的报告,特别侧重于卫生后果问题。

也是在三月份,世卫组织上调了关于空气污染对健康影响的估计数字。2012年,空气污染造成了世界范围大约700万人死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环境卫生风险。这些估计与世界若干地区造成严重损害的空气污染事件是重合的。

人类在地球上生活方式的改变使多变的微生物世界有了多个新的肆虐机会。已在几内亚证实的埃博拉爆发,将目前新出现的严重疾病病毒增加到四个,包括H5N1和H7N9禽流感病毒以及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

世界部分地区实际上是在撑死。其他地区则在饿毙。饥馑和营养不良仍然是顽固存在问题。过去20年来,全球流行的贫血症几乎没有变化,只略为降低了一点。

而在另一个极端,我们看到没有可靠证据表明,肥胖症和饮食相关非传染性疾病在任何地方有所减少。糖份充足的高度加工食品和饮料无处不在,唾手可得,价格低廉。儿童肥胖症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代价尤其高昂。

2014年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发表的《世界癌症报告》引起人们极大的震惊。新增癌症病例数字达到了历史上的新高,预计还将继续增加。发展中国家目前占所有癌症死亡的70%左右。其中许多人直到死去,还未能接受治疗,甚至不曾缓解疼痛。

2010年的估计数字显示,癌症给世界经济带来将近1.2万亿美元的损失。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不管有多么富足,可以幸免于癌症危机。需要对预防工作作出更坚定的承诺。

心脏病、肥胖症和慢性肺部疾病的情况也是如此。在一些中等收入国家,仅糖尿病治疗一项目前就吞噬了全部卫生预算的将近一半。

自进入本世纪以来,变化的不仅是疾病负担。贫穷的分布图也发生了变化。

今天,世界穷人的大约70%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地位,它们也不再有资格享有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支持,或获得减价药品。

这里,我们需要发问。

国家卫生预算是否随着经济的增长而相应增加?各国是否制定了政策,确保公平分享增长红利?倘若不是如此,世界将会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富裕国家遍地穷人。

国际贸易带来多种卫生后果,有些是积极的,也有些是消极的。一个特别令人不安的趋势是,外国投资协议被用来束缚政府,限制其政策空间。

例如,一些烟草公司起诉政府,要求赔偿它们因创新性烟草包装而损失的利润,而此类包装的推行,完全是出于确凿的健康理由。

在我看来,当一个公司可以挑战政府为保护公众免受某种产品戕害而推行的政策时,世界上的有些事情,已经错得离谱。

一些会员国感到关注的是,目前谈判的贸易协定可能大大减少获得廉价非专利药物的机会。

如果这些协定打开了贸易通道,却关闭了获得廉价药物的机会,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难道这就是真正的进步,尤其当它在世界各地导致医疗费用扶摇直上时?

女士们、先生们,

所有这些趋势当然都加剧了世界的不平等。它们决定了公共卫生任重而道远。它们引出了人们对世卫组织工作的期待,表明了各国,还有国际社会将需要本组织提供哪些支持。

卫生在任何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都占有必不可少的一席之地。我想这一点是清楚的。

卫生大会最近通过的全球战略和行动计划已经赋予卫生相关千年发展目标新的生命。《全球疫苗行动计划》旨在超越为降低儿童死亡率而确定的指标。在本届会议期间,大家将审议关于肺结核和新生儿死亡率的一些雄心勃勃的新目标。

我们可以在一个极其坚实的基础上继续前行。对千年发展目标的追求已经拯救了数以百万计的生命,消除了种种难以描述的人类苦难。卫生受惠于前人的遗产,这些遗产包括经验教训,最佳做法,以及确保资金筹供、采购救死扶伤的干预工具和开发新的产品用以治疗穷人疾病的创新性手段。

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国际药品采购机制,产品开发多边伙伴关系,以及国际卫生伙伴关系后续程序都是这一遗产的一部分。

我们知道,有志者,事竟成。对艾滋病的应对就证明,看去不可能的目标完全是有可能的。在本世纪初,谁又能想象,今天已有超过1200万人接受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世卫组织整合了治疗和预防艾滋病毒的指导方针,脚踏实地,制定了有关对策,完全适应今后更远大的目标。印度消除脊髓灰质炎告诉我们,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我们知道,卫生是一项睿智的投资。它带来的成果是可以计量的,有些时候是很辉煌的。实际上,去年的柳叶刀卫生投资委员会表明,卫生投资的回报甚至高于以往的计算。

我们知道,市场不会向无力付钱的人出售东西。儿童免疫规划向接受者提供免费疫苗。伴随蚊帐的大规模无偿分发,疟疾病例和死亡率也同步下降了。

底层的10亿人免费接受药物,治疗被忽视的热带病的。全民健康覆盖与财务风险保护,尤其是对穷人的保护齐头并进。

但我们也知道,政策与金钱同等重要。资源水平相当的国家,卫生成果可能截然不同。正确的政策,尤其是在以平等为明确目标时,导致了这一不同。这就凸显出国内领导层的决定性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愈发重视国家所有权。

我们还了解到世界多么需要像世卫组织这样的一个组织。在我们领导作用优先事项的框架内,卫生组织正在随着需求的演变调整卫生议程,并利用多种机制和伙伴关系来满足这些需求。无论如何,本组织的相关性得到了加强。

世卫组织根据需求进行引导。 2011年《联合国大会关于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政治宣言》为世卫组织指定的领导作用包含若干有时限的责任,我们正在继续履行这些责任。

我们的许多工作对国家具有直接相关性。为非传染疾病的预防和控制确认了“最合算的”干预措施。我们利用权威提请世界注意,根据与龋齿和肥胖症相关的证据,必须减少每日的糖摄取量。

我们继续支持老年人的卫生需求:他们需要尽可能长期住在家里,他们需要以人为本的医疗以便处理各种合并症,包括痴呆症等精神问题。

世卫组织制定各方面的政策。对全民健康覆盖日益增长的承诺可以作为一种力量,以便抵消我所描绘的许多趋势。在所有政策方案中,全民健康覆盖是实现社会公正的最强大工具之一。

世界银行现在已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伙伴,它帮助各国使其卫生系统更具包容性。这种参与发出了一个有力的信号,即全民健康覆盖在财政方面是可行的,并具有很好的经济意义。

世卫组织使商品价格降低,从而帮助国家和捐者获得更高的投资效益。资格预审规划使医疗产品的供应更加丰富、更可预测并更可负担得起。集中采购实现了规模经济。

世卫组织促进与制药业谈判以获得优惠价格。针对用于穷人疾病的药物,世卫组织的谈判使价格降低了多达90%。针对被忽视的热带病,世卫组织争取和管理来自众多制药业伙伴的大量药物捐赠,去年达9亿剂。这是一项具有巨大效益的巨大任务。

世卫组织不断监测演变的趋势并在必要时发出警报。关于传染性疾病,最令人震惊的危机之一是抗菌剂耐药性的上升,世卫组织在上个月的一份报告中有这方面的记载。这一危机现在影响世界上的每个区域,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关于青少年健康的新报告是针对被忽视的需求的另一个警报。

世卫组织处理孤儿问题,为他们提供家庭。当我开始任职时,我得知加强卫生系统对捐助者的吸引力为零, 魅力为零,而且在发展议程中不受重视。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情况已经改观。

我们现在正争取使管制能力获得同等重视。国家必须有运行良好的管制当局来保护其人口,无论是针对受污染的食品、不安全的医疗产品、烟草、酒后驾驶、空气污染、应通报的传染病或者向儿童营销不健康的食品和饮料 。

国家还需要运行良好的信息系统。针对以结果为导向的行动制定的问责制新框架依赖于可靠的信息。

在整体上,全世界所有死亡案例中只约三分之一纪录在民事登记册并提供死因信息。请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正在投资于黑洞。世卫组织反复强调迫切需要解决这种数据空白并使民事登记和人口动态统计系统成为一项首要优先重点。

幸运的是,具有完备民事登记册的一些会员国发挥了领导作用,使这项工作在其它地方得以开展。这种团结精神使我为能够在世卫组织工作感到自豪,并推动了我对未来的乐观态度。

女士们、先生们,

关于卫生,上个世纪主要依靠技术推动的医疗模式来应对传染性疾病。非传染性疾病现在是全世界最主要的杀手,所以本世纪必须是预防至少得到与治疗同等重视的一个时代。

去年,我参加了一次国际会议,会上审议了烟草尾声战略,即可完全终止烟草使用的战略。

三十年以前,有谁能够想象卫生界会采取如此坚定的立场来抗衡经济和政治上这么强大的一个行业?

鉴于预防对保护健康人力资本的重要性,我们将需要争取使卫生方面关注的问题获得高于其它行业经济利益的至高地位。这并不容易。

最近的经验显示,即便是最佳的科学证据也可能比不过企业游说的鼓动力。

关于2015 年后的议程,我看到很多迹象表明希望有更高的目标,既要有雄心,又要可行。更多的尾声战略已提交讨论。要停止发生可预防的孕产妇、新生儿和童期死亡。要消除许多被忽视的热带病。要终止结核病流行。

为了追求更高的目标,我们有许多可用的战略。两大规划完善了其中有些战略。今年将庆祝这两个规划成立四十周年:扩大免疫规划,即EPI,以及热带病研究和培训特别规划,即TDR 。

从一开始,扩大免疫规划就是一个预防范式和普遍获取服务的探路者。扩大免疫规划表明持续简化对规划的业务需求可如何促进国家自主决策权。换言之,使事情更容易掌握。通过若干创新做到了这一点,包括确定理想产品的概要情况,鼓励制药业开发和包装在艰苦条件下便于使用的新疫苗。

在2000年建立了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帮助发起了迄今最具创新性的扩大免疫规划十年。明天,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将与欧洲联盟各国发展部委举行会议,发起进一步扩大疫苗普及面的运动。我与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各伙伴一起,完全支持这一行动以及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的成功充实。

近年来,热带病研究和培训特别规划从最初侧重于产品发现和开发转向更注重于针对穷人的传染性疾病的实施研究。特别规划现在使用科学调查工具了解为什么良好的药物、良好的诊断测试法以及良好的预防战略不能达及有需求的人们。换言之,要找到阻止获取服务的障碍并清除这些障碍。

特别规划还开展创新,帮助国家发挥其资源的最大效益。有一个例子特别突出。对社区督导下提供伊维素治疗河盲症的战略进行了扩大,以便支持综合地提供一系列关键性卫生干预措施。

覆盖率翻了一番以上,疟疾干预措施的情况也同样,成本低于传统的平行服务提供系统。成功来自社区管理自身重点卫生问题的巨大愿望,这使我们又回到了初级卫生保健方法的基本原则。

卫生工作也受益于世卫组织利用世界上最佳专门技术的能力。我深切关注儿童期肥胖症在世界上每个区域不断上升的患病率,上升速度最快的是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仅在非洲区域,体重过重的儿童人数就从1990年的400万增加到2012年的1000万。这很令人担忧。2014年的世界卫生统计报告直截了当地指出,“我们的儿童正在变得更加肥胖”。

为了收集关于应对这一危机的尽可能最佳意见,我建立了一个高级别的终止儿童期肥胖症委员会。幸运的是,科学确定了若干干预机会。

我期望该委员会提供一份最先进的共识报告,说明哪些具体干预措施以及哪些组合在世界各地不同的环境中可能会最有效。我要求该委员2015年初向我提交报告,使我能够向明年的卫生大会转达其建议。

女士们、先生们,

在我结束讲话时,让我感谢各会员国,即本组织的主人和股东,以及它们驻日内瓦的代表团,它们使我们在世卫组织改革的道路上前进。迄今为止举行的两次筹资对话针对多年来影响我们绩效的问题建议了解决办法。

鉴于前进路上的挑战以及对卫生的高度期望,世卫组织全体具有献身精神的忠诚职员将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表现得更好。我们有积极性做到这一点。

衡量健康改善的情况是跟踪世界在消除贫穷、包容性增长和公平性方面所取得真实进展的一个良好方法。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