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 Casey Marenge

Casey Marenge现在是一名道路安全和残疾人权利活动家,她描述了受伤之后她在身体、精神和心理上所做出的调整。

遭遇那场永远改变我生活的悲惨交通事故时,我只有20岁,即将进入大学学习。一些好心人将我送进内罗毕的一家医院,并立即送入重症监护室,我在那里接受了各种检查、X光透视和药物治疗。

在病床上躺了六周之后,带着朋友和家人的筹款,我去了南非开普敦,在那里开始第二阶段的治疗。到那里之后,我才被告知伤害的严重程度。我的C4 C5脊髓完全受损,从肩膀以下,四肢瘫痪。在接受了两次手术和在重症监护病房护理八周之后,我开始进入康复过程。

日常活动包括理疗——这包括增强肌肉、职业疗法(我学会了如何使用声音激活程序以实现所有的电脑功能)。我还参加了有关处理明显创伤的辅导课程,和学习如何应对身体、心理和感情上新变化的教育课程。

国内对后脊髓损伤受害者的治疗问题认识不足,且资源有限,回家对我而言同样是一种巨大的挑战。我住的房子不利于残疾人进入,家人不得不每天坚持把我抬上抬下,照料我的生活。理疗成为至关重要的部分,因此导致持续的花费。我妈妈肩负起了实施理疗的任务,同时,还兼顾我的护理工作。

位于肯尼亚内罗毕的脊髓损伤医院是东非唯一一家为脊髓损伤者提供服务的医院。在康复过程中,由于候诊患者过多,生病住院治疗或使用理疗设备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发达国家,通过提供就业和教育机会使残疾的受害者重新融入社会,而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则完全不同,残疾人几乎不可能找到工作。每次我都要花上一天的时间来调整自己,努力使自己尽可能保持忙碌的状态。

我的康复期尽管充满了挑战性,但同时也使我看到了生命中谦卑的力量,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直至今日。我懂得了残疾不是无能,坚强的心态和良好的态度才是非常重要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