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称有何寓意?

2013年10月

我属于所有人而没有人拥有我。
多数语言对我用同样的方式发音,我的含义在全世界都是一样。
我与我的密切亲属较为类似,但与在我之前出现的8500多种物品存有明显不同。

我就是国际非专利名称(INN),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通用名,几乎对全世界使用的每一种活性药物物质都会划归这一名称。

世卫组织国际非专利名称专家小组每年两次开会,精心考虑并创建医学工作中所用的新物质名称。

全世界唯一通用名

目标是想出单一名称——国际非专利名称。该名称可得到全球医生、药剂师、科学家、药品监管机构和患者的认可和使用。

“世卫组织通过对药品设定单一国际名称,促进确保在国外按照处方所配的药品就是医生在本国所定购之物。”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

这项工作并不简单,管理世卫组织国际非专利名称规划的Raffaella Balocco Mattavelli博士解释说。“每个国际非专利名称必须做到独一无二,在发音和拼写方面存有区别,”她说。“它不可与普遍使用的其它名称相混淆,尤其是药品商用名或者可能通过开发用来治疗的疾病相混淆。”

国际非专利名称通常有一个共同音节(称为词干),表明该物质所属的药品或者化学品家族。比如“-霉素”这个词尾就表示抗菌素类型。随后会加上音节、字母或者单独的词来区分同一家族中的不同物质,比如卡那霉素、红霉素。

新的国际非专利名称必须得到多种不同语言和文化的接纳且使用方便。“该委员会的全球代表性有助于确保我们所创造的国际非专利名称不会出现发音困难或者不能被某些文化所接受这种情况,因为我们要鼓励全世界使用一个通用名。”

自从世卫组织于1950年设立国际非专利名称规划以来,已经分派了大约8500个名称。现在全世界正在使用的国际非专利名称约有4000个。随着新的药用物质要求得到国际非专利名称,这一国际非专利名称清单每年会新增120-150个。

病人安全是关键所在

商标可能会到期或者改变,但国际非专利名称需要在药品整个生命周期持续有效。像是阿司匹林和吗啡等物质并没有国际非专利名称,因为这些名称在这一系统开始之前就已得到广泛使用并且属于公认的名称。

照片展示了各种各样的药品
世卫组织

“尤为重要的是,商标和品牌名称要与其国际非专利名称以及其它国际非专利名称完全区分开来,因为这可导致混乱并对病人安全带来严重危险,” Balocco Mattavelli博士说。

世卫组织鼓励所有药物产品标识以及在开具医学处方时都使用国际非专利名称。这会确保每个人(从生产商到病人)都清晰了解要使用何种药品。

“世卫组织所从事的一些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属于无形的,悄悄地对地球上的每个人实施保护”,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说。“世卫组织通过对药品设定一个单一国际名称,促进确保在国外按照处方所配药品就是医生在本国所定购之物”。

世卫组织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家商标主管部门、药品监管当局和药品研究者密切合作,确保大多数全世界目前正在使用的药物活性物质有其自身的国际非专利名称。

科学提出新挑战

随着全球不断认识到国际非专利名称的重要性,该规划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药物产品变得愈加复杂,用来防治疾病的新的科学进步在不断涌现。比如,现在需要得到独一无二名称的新产品包括诸如在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方面所用的生物技术和先进治疗产品。

世卫组织国际非专利名称国际专家委员会每年需要考虑300多项针对新物质的取名要求。一种物质必须到了临床阶段才可以得到考虑。

最新提出的国际非专利名称每年在网上公布两次,为期四个月,在对所推荐的国际非专利名称得到可能采纳之前开展公众磋商。

有1.3万多名注册用户(从研究人员到卫生专业人员,到海关机构)在日常工作中定期使用国际非专利名称数据库。国际非专利名称累计清单以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拉丁文、俄文和西班牙文发布。

下一次国际非专利名称专家委员会会议将于2013年10月22日至24日在日内瓦举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