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免于致命病毒:几内亚有些埃博拉病人得以康复

2014年4月

当Abdullah D在2014年三月底前往科纳克里一家离家不远的医院看病时,他患有高烧、头痛并且感到十分虚弱。医生立刻叫来了传染病专家,安排Abdullah住进了该国东卡的隔离机构,这是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最大的医院之一。当实验室检查确定Abdullah染上了埃博拉时,他彻底绝望了。

在几内亚首都从事零售业的29岁双胞胎父亲说:“我在隔离病房呆了10天,我曾以为我再也不能见到我的夫人和孩子们了”。

在无国界医生组织和世卫组织的医生和护士的支持下,几内亚卫生部的专家对Abdullah实施照护。无国界医生组织和世卫组织合作开办了东卡教学医院隔离病房。

几内亚埃博拉存活者Abdullah和世卫组织Tom Fletcher
世卫组织/ M-A. Heine

对埃博拉病人进行良好照护可提高生存几率

前往几内亚协助应对疫情的世卫组织传染病专家Tom Fletcher博士说:“Abdullah起初抵达东卡时身体十分虚弱并且感觉欠佳,我并不确定他能活下来,但这一情况说明人们在隔离病房得到的关护极为重要,且会提高其生存几率。”

对埃博拉病毒病既没有疫苗也没有特异性治疗办法。患有重症的人们需要获得大量的医疗支持,包括为补充液体而采用的口服补液盐或者静脉输液、抗菌药物、止痛药及营养食物。他们前往医院及获得适当关护的时间越早,其生存可能性就越大。

到2014年4月14日,几内亚有100多人确认或者疑似获得了埃博拉感染,且半数以上已经死亡。但迄今为止,住到这家医院的9位病人已经康复并在健康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回家。

消除耻辱感

但对埃博拉的既往患者而言,康复并不总是意味着战斗结束。许多人发现要使惧怕该病的邻居们接纳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Fanta S是科纳克里一名24岁教师,实验室检查显示不再染有埃博拉之后,她就回家,可这使她感受到了患病的耻辱。

无国界医生组织卫生工作人员准备运送一位埃博拉病人的尸体
世卫组织/M-A. Heine

“许多人看到我还活着的时候就感到惊奇,他们像看到了幽灵似的看着我,虽然我的家人支持我,但我却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了两个钟头”,出院后几天当她到医院检查时这样说到。她现在仍不确定何时能被允许回到工作岗位。

东卡的医生和护士为了Abdullah的生命奋斗了5天。最后,他的病情出现改善,发烧逐渐消退。没有发热、腹泻、呕吐或出血等症状两天后,他们又取了一份血液样本。

Abdullah焦急地等待结果,当他听到样本呈阴性反应时,他十分高兴和欣慰。

他说:“我感到自己获得了新生,我迫不及待地想再次拥抱我的双胞胎孩子,医生们真的对我很照顾,我告诉每一个感染者都需要去医院”。

尽管Abdullah与其社区中的其他人交流是安全的,但他需对体液采取某种防护措施,因为病毒可能会继续存在至少三个月时间。比如,他需要使用避孕套,确保不会将病毒传给其妻子。而医生们希望他再也不会感染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