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日记:快速应对遏制尼日利亚的疫情

Erika Garcia,流行病学家

过去15年,Erika Garcia一直是世卫组织的传染病控制专家。Erika曾多次被派去处理各种疫情,包括卡塔尔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巴拿马最初原因不详的疾病和死亡(后被证实是服用污染药物导致的肾衰竭综合征)。

提高埃博拉意识专项行动,尼日利亚
世卫组织/A. Esiebo

“我于2014年8月12日抵达尼日利亚拉各斯,那是该国报告首个埃博拉病例之后两周。当时当地已经有三位世卫组织同事:一位现场协调员、一位临床医生和一位后勤人员。他们告诉我的第一件事是:‘我们这儿的人很棒。你肯定会适应的,团队很大,但每个人都很乐意相互合作。’

第一天,我遇到一个人,想和他握手致意。他说:‘对不起,我们不能握手。’我对此感到有点尴尬,不过他们有一种很快活的打招呼方式:‘握肘’。大家就都这么握了我的手。

数据分析、数字和数据库

第二天,我去了办公室。我们有15位世卫组织同事,其中4位国际职员,11位本国工作人员。他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Erika,你擅长做什么?你能做出什么贡献?’我知道尼日利亚有很多流行病学家,因为我知道他们在之前的疫情中有多能干。因此,我告诉他们我可以做分析,研究数字、预测、数据库等等。我是个数学家,所以我擅长那类工作,而不是在一线寻找埃博拉病例。

我很高兴做出了这个选择,因为这使我真正了解了疫情中发生的情况。大约在到尼日利亚的第二周,我就意识到应对行动存在弱点。数据和进行接触者跟踪的工作人员之间的联系薄弱。没有人协调这两个团队之间的工作以确保我们获得正确的信息。

Faisal博士是埃博拉应对工作的国家协调员,他也意识到了同样的问题。几天之后,他确实使用了数据管理团队产生的有关疫情形势的信息。每天晚上,我们都和他开一小时会,讨论了解我们面临的形势。Faisal博士讲得很明白,流行病学和数据管理必须实现很好的同步。他看到我正在将两方面联系起来,最后我就成了两者之间的联络点。

尼日利亚石油中心哈科特港的埃博拉疫情

我到尼日利亚差不多两周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哈科特港出现一个确诊埃博拉病例。这令人关切,因为哈科特港是西非最大的石油生产中心。我被派往那里。到哈科特港后,我们立刻前往办公室。在路上,我们突然看到路边有两具死尸。当时一位尼日利亚感染控制人员和我同行,我们俩都跟司机说:“等等,停车,怎么了?”司机说:“因为埃博拉,没人想接触死尸。”

Erika Garcia,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

我们到了市中心,我看到所有报纸的头条都是‘埃博拉埃博拉埃博拉’。所有的报道都是关于埃博拉的。打开收音机,‘埃博拉埃博拉’。我感觉,这个城市可能会因此而瘫痪。

在哈科特港,我更多地参与了接触者追踪。其中一个病例接触了350多人。一位女士在和埃博拉病例同病房住过后病了,幸运的是,她没有感染自己的孩子,虽然她的孩子曾经清理过她的呕吐物。

但是,她有很多高风险接触者。因为她病了,所以她参加了一次教堂活动。他们为她祈祷,她进行了一次守夜。她有一次呕吐是在车里。她于两天后死亡,当时已经被埃博拉治疗中心收治。这样,我们要追踪350名接触者,而所有来自哈科特港的接触者追踪人员都是第一次从事该工作。但没有一个接触者化验为阳性。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需要让社区参与进来

一天上午,我看了一段录像,内容是一个患者逃离塞拉利昂凯内马的埃博拉治疗中心。他直接走出了治疗中心。他不想呆在那里,就离开了,穿过市场。一些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同事跟在他后面,可以看出来,大家对这个人的做法感到非常沮丧。我把录像给哈科特港的首席流行病学家Musa博士看。我告诉他,这就是我们要避免的情况。我们不能让疫情像录像中那样失去控制。我认为,很显然,在Faisal和Musa的头脑中,让哈科特港的治疗中心在当地人看来很好是最重要的事情。一旦当地社区觉得他们不想去治疗中心,那我们就输了。

我想,没有哪个个人是这场应对中的英雄。我想,这是团队的努力。遏制尼日利亚疫情的关键就是强有力的领导、良好的协调和有资源。

“我想,没有哪个个人是这场应对中的英雄。我想,这是团队的努力。遏制尼日利亚疫情的关键就是强有力的领导、良好的协调和有资源。”

派往尼日利亚的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Erika Garcia

Faisal博士了解到此事后,立刻去她家和她交流。他问她有什么需要。她解释了自己的不满。您需要一张床?我们会给你一张床。Faisal博士立即意识到这不仅仅是治疗患者的问题。患者本人完全需要心理重建。不仅仅是一个床垫的事。

Faisal博士向整个行动团队解释了这种情况,许多同事说:‘对,但你不能为每个患者做这么多。’但Faisal说,‘想想吧,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如果社区对我们的管理方式不满,他们就不会与我们合作。’

强有力的领导、协调和资源是成功的关键

到9月最后一周前我离开尼日利亚时,疫情尚未结束,但已经得到控制和很好的管理。最终,我们在哈科特港发现4个确诊病例,一位医生、他的妻子和妹妹,以及那位有很多接触者的老太太。我想,没有哪个个人是这场应对中的英雄。我想,这是团队的努力。遏制尼日利亚疫情的关键就是强有力的领导、良好的协调和有资源。

Faisal博士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己很重要而且自己做的每件事都是正确的。因为不论你有什么想法,他都会鼓励你说出来。‘我们想要倾听。不论你来自哪个国家、哪个组织或机构,我们到这里来阻止埃博拉蔓延,没有人有什么幕后动机。’成功是因为有正确的态度和不可思议的精力投入。人们非常疲惫,但又精力旺盛。每个人都非常害怕。

但又不仅仅是领导力的问题,投入的资源和良好的协调也发挥了作用。有了这三样,就有了良好的应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