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日记:根据以往埃博拉疫情的经验协助几内亚应对疫情

社会动员专家Marie Claire Mwanza

Marie Claire Therese Fwelo Mwanza是社会动员专家,在世卫组织已有27年的工作经验。她曾通过开展有效的社区参与工作,协助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遏制住了7次埃博拉疫情。2014年,她协助刚果(金)在短短3个月内消除了最新埃博拉疫情。然后,她和经她训练的60位同事一道奔赴几内亚支持该国应对疫情。

社会动员专家Marie Claire Mwanza在几内亚支持埃博拉疫情应对
世卫组织/P. Haughton

“在几内亚,我们听到传言说,有人在贩卖血液。我们过去就听到过这样的传言。2012年在刚果(金)东方省伊西罗和敦古地区暴发埃博拉疫情后,受这类传言影响,一些人将生病的亲人藏在丛林里。这些谣言造成巨大恐惧,引发了社区骚乱,无国界医生组织遭到袭击。

将近60%的当地人相信这些谣言,所以我们不得不辟谣。但这并不容易。我们只能通过宣传教育去说服人们,但我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了解传闻,设法赢得当地社区信任,并在社区参与下帮助消除误解。这也是我们在几内亚需要做的事情。

了解社区和有针对性地提供信息

我们在刚果(金)的做法是:首先,我们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为此培训了50名医学院学生和护士,由他们在社区迅速调查情况。据他们报告,有传言说,‘如果去埃博拉治疗点,他们会刺破你的心脏,抽走20升血液,还会切掉你的生殖器,然后在国际黑市上出售血液和器官。’

听到这些传言后,我们调整了宣传口径,向人们进一步解释埃博拉治疗点的实际工作。但传闻并没有消失。为什么呢?因为眼见为实。

我们后来请3位社区领导人访问埃博拉治疗点。我们请他们穿上个体防护装备后,把他们带到隔离区。在那里,他们亲眼看到病人吃饭,病人并没有被杀害或被割掉器官。此后,我们请他们以及埃博拉幸存者与我们一道逐家逐户讲解情况,分享他们的经历。埃博拉病毒幸存者的个人忠告是:‘如果赶紧就医,就会有更好的存活机会。我很早就去埃博拉治疗点治疗,结果得救了。’通过这些人现身说法,我们重建了社区信任。社区后来不仅信任我们,甚至还开始送来病人,并帮助查找接触者。当地人现已明白为何去埃博拉治疗点治疗那么重要。

安全殡葬也是这样。当地人一开始不愿意。我们让一位家人穿着个体防护装备,带他去并帮忙掩埋其亲人尸体。他看到,我们并没有在下葬前摘取其亲人的器官。就这样,通过社区参与,我们在6个月内遏制住了2012年在刚果(金)暴发的埃博拉疫情。

将近40年后,在埃博拉病毒发源地再次暴发疫情

社会动员专家Marie Claire Mwanza在几内亚支持埃博拉疫情应对
世卫组织/P. Haughton

2014年,在刚果(金)暴发了第七次埃博拉疫情。这次疫情发生在赤道省博恩代地区,离伊西罗大约1000公里。该省是1976年在刚果(金)首次暴发埃博拉疫情的疫源地。利用我们的经验,我们与当地社区一道在短短3个月内就遏制住了疫情。值得注意的是,在开展防控工作时,当地人相互协助,甚至向监测团队报告谁是接触者,并相互交流和与当局协作。

在博恩代地区开展防控工作期间,我们重视调动社区力量,促进当地人与社会动员和监测小组一道追踪接触者。通过对话,我们与社区结成伙伴关系。从一开始,我们就授予社区责任和权力。

通过鼓励积极参与,我们取得了良好成果

疫情期间,有一位7岁埃博拉病童被送到治疗中心。他到治疗中心时,看到身穿个体防护装备的‘宇航员’。他很怕见到这些人,所以总是闭着眼睛。他后来活了下来,高高兴兴地回了家,但仍闭着眼睛。父母很伤心,有些怨言。他们认为孩子在埃博拉治疗点失明了。世卫组织派一名心理学家和社会动员队探视这家人。心理学家与男孩谈话,孩子说很怕睁眼。但最后,他终于睁开眼睛,其视力并无问题。

我们在几内亚采用了类似方法,甚至走得更远。我们不仅与当地人交流,要他们协助向邻居讲解埃博拉情况,还鼓励他们积极参与社区监测和追踪接触者。我们培训了250位当地监测员和25位管理员,由他们在当地社区中积极监测埃博拉疫情。

我们与当地社区交流,帮助人们了解风险,并争取他们协助查找和向我们报告社区中疑似疾病和接触者以及访客和死亡状况。首先,我们与有关家庭谈话。我们告诉他们,‘你们家里已有人生病(或死亡)。你们肯定不希望家里再有人得病或死亡。所以,我们必须确定并找到所有接触者。如果我们找不到所有接触者,你们的家人就可能会染上埃博拉病毒。而一旦染病,危险是……’

非常重要的是,在谈话时,必须要有同情心。我们的谈话很认真,也很有效。谈话后,家人会说出接触者,并协助有关人员寻找接触者,甚至是身在50公里以外的接触者。就这样,情况大为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