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日记:重获人民的信任

Cristiana Salvi

Cristiana Salvi是来自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的风险沟通专家。她在2014年4月底5月初被派到几内亚,向当地的埃博拉应对工作提供社会动员支持。社会动员涉及做社区工作,使他们认识到有必要早发现、早治疗患病人员以及发现并跟进曾经与确诊埃博拉病毒病患者有过接触的所有人员的情况。Cristiana是世卫组织总部和非洲区域办事处以外的其它主要办事处为现场应对工作提供支持的首批工作人员之一。之后还有许多来自世卫组织更广泛区域的工作人员加入该行列。她去了盖凯杜。当时,当地社区已经开始把生病的人藏起来,他们害怕治疗中心,而且还听信有关埃博拉应对团队抱有邪恶目的的谣言。以下是她的经历。

几内亚卫生部长和世卫组织驻几内亚代表访问受影响地区并出席在盖凯杜青少年之家举办的社会动员活动
世卫组织/Cristiana Salvi

“我们乘坐一架小型飞机,到了这个偏僻地点。有起降跑道,然后就没有什么别的了,不过是很大的空地点缀着一些树木,大片草原,还可以看到周围有些小型建筑。那就是‘机场’了。

然后又乘了两个小时车到盖凯杜,路况很差。我们一到就立刻开始工作,与卫生组的负责人Pépé Bilivogui碰头。他是当地应对工作的地方负责人,而且是我合作过的最好的人之一。埃博拉对他而言是全新的东西,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不仅人民,卫生工作者和政府应急工作人员都大吃一惊。他告诉我,他们十分依赖世卫组织的建议和帮助。

我是支持当地卫生当局工作的社会动员和沟通团队的成员。这个团队很棒,有开展工作的有效方式,非常务实,非常具体,没有人把什么东西强加于人。基本上,就是世卫组织、几内亚计划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红十字会、几内亚愿望组织、无国界医生组织一道开展工作支持几内亚政府。我们每天早上碰头,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要做什么,相互通报情况,我们真是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一道开展工作。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我们就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通过在群众中有威信的人减少阻力

我们要做的主要工作就是改变相关信息,当时正在使用的信息太泛泛了。大部分都来自于其它国家如刚果民主共和国所发生的疫情,那些材料没有考虑到当地的具体情况。当时,我们做的就是确定存在的行为障碍、适当的目标受众以及那些障碍背后的思想观念。2007年我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当时出现阻力的原因主要是宗教上的。但在盖凯杜,主要原因还是对外国人的不信任。

2014年埃博拉疫情期间的社会动员活动,几内亚
世卫组织/ Kamal Ait-Ikhlef

我们发现存在的大问题是人们抗拒与响应团队合作、污名、对治疗中心的不信任、对埋葬的不信任、把病人藏起来、缺乏信息、妇女在疫情中的脆弱性以及正在传播的危险谣言。我们所做的改变这种情况的最关键事情之一就是让贤人参与进来应对合作阻力。当地人对疫情响应团队的抗拒确实是个挑战。

总的想法是让贤人,也就是那些非常受尊重和信任的社区成员,参与进来。他们可以为应急响应团队打开村民家的大门。我们有一位“女贤”,她已经六十岁了,但每天上午还可以骑上摩托车到许多存在抗拒心理的村子去。她会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和他们交流。我说的不仅是同一种口语,而是传统、文化和同胞情谊的语言。她会和他们聊上很长时间,这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在她和其他贤人参与进来之前,当地人对于这么多外国团队出现存在强烈的抗拒心理和不信任。

还有一个主要问题是人们不去治疗中心就医。他们也不说自己病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会得不到关注和食物,会死,而且死后会被取走器官和血液。因此,我们需要告诉他们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还需要告诉他们,越早去治疗中心,就能越早得到治疗,以帮助他们抵御疾病。在疫情刚开始时,因为需要让人民对这种新的危险疾病提高警惕,当时的宣传集中在疾病的严重性和致死性上。

这种宣传产生了副作用,人们开始认为得了埃博拉必死无疑,然后他们希望能死在家里。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做了三件事。首先,我们让幸存者参与进来,证明事实并非如此。我们请幸存者说明他们得到了食物和治疗并且好转了。

“总的想法是让贤人,也就是那些非常受尊重和信任的社区成员,参与进来。他们可以为应急响应团队打开村民家的大门。”

世卫组织Cristiana Salvi

支持埃博拉患者家庭

同时我们也强烈建议给患者家庭一定的鼓励。我们指出,应该给每个有家人在埃博拉病房的家庭一部电话,使他们能够保持联系。这样,患者可以告诉家人自己得到了治疗和食物。我们还建议给患者家庭提供免费使用出租车的机会,使他们能够探视自己的家人。

最后,我们改变了发出的核心信息,大声指出埃博拉患者可以生存下来。

我们认识到,在当地,每3位患者中有两位是妇女。因此,我组织了一个讨论小组,想彻底弄清楚这是为什么。例如,虽然我们知道是妇女在照顾病人,但之前我们不知道照顾病人是她们的义务。有时候她们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从风俗习惯上,这是她们的义务,不论她们想不想干。男人决定采取哪些行动,但妇女得照顾病人并为死者的遗体做好安葬准备。

我们向所有与之交谈的对象学习,了解他们的问题、需求和关切。然后我们采取行动。当卫生部长计划访问该地区时,我们请他支持为埃博拉患者家庭提供援助,包括提供电话、出租车使用,以及为主要劳力住院的家庭提供食物。部长访问期间宣布了这些措施,并且这些东西都提供给了患者家庭。”

盖凯杜是几内亚最先摆脱埃博拉疫情的地区之一。后来Cristiana又回到几内亚,这次是到该国首都科纳克里运用她的实地经验。疫情已经转移到下几内亚。在那里建立了更广泛的贤人机制,即由社区成员组成并为社区服务的“关注委员会”。概念是一样的:通过在群众中有威信的人减少合作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