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日记:改变卫生工作者的文化

Cota Vallenas

Cota Vallenas博士讲述她在埃博拉疫情初期作为感染预防和控制专家的经历。她提醒我们卫生保健工作者属于最脆弱的人群,为确保这些一线工作者不遭受感染,需要围绕自我保护问题进行文化变革。

世卫组织/M.A. Heine

美国春假时,世卫组织感染预防和控制专家Constanza (Cota) Vallenas博士到纽约看望她的儿子们。2014年3月底,她开始收到来自世卫组织流行病学专家Pierre Formenty博士的电子邮件,讲到几内亚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虽然已经部署了一名讲法语的感染预防和控制专家,但还需要派出更多的专家。4月4日,她被派到几内亚培训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向他们教授感染预防和控制做法,这些做法将证明对数百名一线工作者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

感染预防和控制培训

当她抵达科纳克里时,她记得有名患者到那里的Kipe医院治病。“不幸的是,他们不知道其国内有埃博拉疫情。这名患者来后,医生和护士们未穿个人防护装备对其进行治疗。卫生工作者中没有自我保护文化。”结果由于这起病例和缺乏认识,一些卫生保健工作者遭受了感染。

为努力满足感染预防和控制需要,世卫组织工作队帮助在东卡医院建立了病人鉴别分类制度。但由于该医院有多个入口、好几座楼而且每天有数百人来就诊,所以很难开展这些努力。这家医院有一名医生也死了。他的好几名同事都曾护理过他。当他们得知他是埃博拉病毒阳性后,吓坏了,其中许多人消失在社区里,无法联系或追踪他们以确保其没有患病。

由于卫生保健工作者感到害怕,他们开始应用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以及个人防护装备,但方式不当。例如,制作洗手液时,氯含量一般为0.05%。但在几内亚部分地区,工作人员却使用纯的氯漂白剂或与氯含量为2%的溶液冲对后的水洗手。这导致手部皮肤干燥、龟裂,从而增加了他们暴露于病毒的风险。另外,他们在与任何病人接触时,不论其是否感染有埃博拉病毒,都穿戴个人防护装备。

世卫组织

因此,显然急需开展感染预防和控制培训。“我们知道埃博拉会在其它医院和治疗中心出现,”Cota回忆说。“但人们却没有感染控制意识,所以在接下来的12天里我走访了科纳克里的各大医院和卫生中心,解释和演示感染控制措施:说明该疾病如何传播,工作人员该如何保护自己等等,很是艰难。”

任务结束后,Cota回到日内瓦,继续有关感染预防和控制以及个人防护装备指南方面的工作,不仅如此,还在职业卫生和安全这一新领域开展工作。2014年11月,她重返科纳克里,帮助培训古巴医疗队队员,教他们正确使用个人防护装备和对患者进行临床管理。

培训期间,她注意到即使“这是一些在国际部署方面具有扎实经验的医生、护士、行政人员和协调员,也亟待受训,以了解如何在埃博拉治疗中心内管理患者”。培训取得了成功,整个医疗队400名卫生保健专业人员中只有一名医生受到了感染。

确保安全的同时,提供关爱性照护

Cota认为,世卫组织在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以及个人防护装备使用方面的培训,及其患者护理方法,不仅拯救了卫生工作者的生命,而且降低了患者的死亡率。“埃博拉治疗的一般方法是隔离患者并减少与卫生工作者的接触。”临床管理团队变得“非常活跃,积极寻找办法,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同时,为患者进行关爱性治疗。”

这包括设法使医生能够在不进入埃博拉治疗中心的隔离区(红区)或不穿戴个人防护装备的情况下与其患者交流。在某些埃博拉治疗中心,医生进入红区时,在其个人防护装备上佩戴自己的照片,这样其患者“多少能够知道曾见过这个太空人或管他是什么人,并曾与他说过话。”

“对卫生保健专业人员进行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方面的培训对于保证数百名一线工作者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

Cota Vallenas,世卫组织

Cota认为,汲取的一个最大教训是“要更加注重日常护理和保护卫生工作者。这是一种彻底的文化变革。过去不曾有过自我保护文化,要改变这种状况并不容易。”她认为应当不遗余力地开发创新性临床管理工具和个人防护装备,在提供关爱性照护的同时确保工作人员的安全。

“我意识到这些卫生工作者非常脆弱。许多是穷人(当然都是专业人员)但只是些社区专业人员。没有人关心他们。他们知道有保护措施,但没有接受过培训也没有个人防护装备。他们没有采取自我保护措施的资源。”

Cota希望她和其他人就感染预防和控制、个人防护装备以及职业卫生和安全问题开展的工作能够发挥作用并拯救生命。不过,她最希望的是,卫生工作者的文化能由此开始朝自我保护和良好护理的方向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