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通过将卫生纳入所有政策方式遏制儿童期肥胖症

2015年2月

六年前,在芬兰塞伊奈约基市每五名5岁儿童中几乎就有一名儿童超重或肥胖。那时并非所有的学校和日托中心都会提供营养食品和组织充分的身体活动。

善解民意的塞伊奈约基市卫生中心

从那时起,该市的卫生局就开始与当地的儿童照护、教育、营养、娱乐和城市规划部门共同制定规划,确保日托中心和学校提供相同质量的服务,实现了五岁儿童超重或肥胖人数减半。

但是这一结果不是一夜之间取得的。不同部门为了了解各自的工作会如何影响健康以及如何发挥作用来促进健康都需要时间。

城市规划部门改善了学校的操场环境。娱乐部门开始在学校开展更多的体育活动。营养部门与日托中心合作,消除了含糖零食,并与学校一起为学生提供更健康的午餐。卫生部门也开始在学校里开展年度综合体检,还包括给家长提供健康饮食教育。

“不仅是这个规划本身让我们取得了这样好的结果。每个家庭也都非常努力地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塞伊奈约基健康中心健康促进主任Oili Ylihärsila

“我对该规划非常自豪,但这并不等于仅仅因为这个规划就取得了好结果。这是所有家庭共同努力并改变生活方式的结果,”塞伊奈约基健康中心健康促进主任Oili Ylihärsila说。“通过我们的努力人们有了更好的营养和运动状况,家长们也在精神上更为支持它。”

芬兰改善儿童健康的政策

在认识到影响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的因素大多数都是非卫生领域因素后,芬兰开展了“将卫生纳入所有政策”活动并将其写入卫生保健法案,来指导像塞伊奈约基市这样的城市将卫生纳入其所有决策领域。

“政府重新修订了卫生保健法案授权健康促进服务,并要求城市将所有部门纳入到健康促进的规划中,”芬兰社会事务和卫生部部长顾问Marjaana Pelkonen说。

塞伊奈约基和其它城市依据2011年卫生保健法案下的第338号政府命令,给所有儿童及其家庭提供免费的卫生保健咨询并提供质量等同的体检。没有该项政府命令,许多城市会缺乏相应的资源来雇用更多的公共卫生护士和医生来支持他们改善儿童健康规划。

国家卫生与福祉研究院是一家在芬兰社会事务与卫生部领导下的机构,其工作是帮助城市实施国家政策,包括帮助卫生保健法案的实施。芬兰的城市能定期通过国家监测网站来了解他们的工作进度,还能通过卫生纳入所有政策的专门端口分享最佳实践和参加执法培训。

学校关于良好健康状态的教育

由于饮食习惯不健康、获得的健康食品有限及缺乏充足锻炼导致芬兰儿童期肥胖症流行,国家决定利用学校来改善学生的健康状态。

依据芬兰国家营养委员会颁布的饮食指南,学校必须为每位学生提供免费、健康的午餐。尽管学校从1984年就开始提供免费午餐,但营养一直被摆在次要地位考虑。

芬兰还制定了相关建议减少通过学校的自动售卖机接触高糖高脂肪零食和饮料,并对儿童食品销售做出指导。全国都增加了对糖果、巧克力、软饮和冰淇淋产品的收税。

芬兰的各城市还要求保证在每所学校有健康护士给所有学生提供免费年度体检,并给学生单独提供精神健康、健康饮食和身体健康的个性化建议。通过这些服务,在校的护士就能监测儿童以及其全家的健康状况。

国家还制定政策要求学校提供义务的健康教育课程、体育课程及营养和烹饪课程。

在这些努力的共同作用下,全国儿童期肥胖症的发展开始趋于稳定。

“在国家层面把卫生纳入所有政策的工作完成得相当好,但我们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Pelkonen说。“我们要保证全国的300多座城市都将卫生纳入到所有城市规划中。所有儿童都应获得等质量的体检,所有家长也应被纳入这些体检,不管他们在哪座城市居住。”

培训其它国家实施“将卫生纳入所有政策”

跨部门推行“将卫生纳入所有政策”是非常有挑战性的。芬兰是这一领域的先驱国家之一,许多政府还缺乏必要的能力和技术将卫生纳入所有部门的规划中。

许多年来世卫组织一直致力于帮助国家实行“将卫生纳入所有政策”,但是各国间依然存在差距。

新版的“将卫生纳入所有政策”培训手册将用于培训卫生专业人员以及来自公共卫生机构、大学、非政府组织、政府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政策制定者,以便实行这一方法和为后续培训培养师资。

虽然需要时间建立和运行该方法,但芬兰的经验证明如果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开始思考它们对卫生的影响以及卫生公平,那么就会产生巨大的效果。

“尽管一开始要在所有人之间建立联系显得非常困难,但是我们通力合作实现了计划,”Ylihärsila说。“我们的规划成了整个城市的工作重点,也成为芬兰其他城市参考的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