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过税”扩大菲律宾的健康覆盖

2015年5月

新的烟酒税使最贫穷和最脆弱的菲律宾人获得医疗卫生服务

一名菲律宾婴儿在接受免费的身体检查
世卫组织/F. Guerrero

至少有四分之一的菲律宾人在70岁之前死于心脏病、中风或非传染性疾病。只要人们能够获得所需要的医疗卫生服务,就可预防很多此类死亡。

两年前,个人和国家一级支付非传染性疾病的资金都很紧张。穷人和土著人口有两个选择:略过治疗,因为他们支付不起;或寻求保健,从而被迫陷入更深的债务。

问题是旨在确保每一个菲律宾人获得负担得起和优质医疗服务的菲律宾全民健康覆盖计划并没延及最脆弱和边远地区人口。它缺乏资源,无法资助保险费和征聘医务人员,也无法在贫困和边远地区建立其他医疗机构。

但是,该国的保健融资体系在2012年12月彻底改变。新通过的烟酒税改革法案增加了对所有烟草和酒精项目的税收,提供了新的注入资金,使该菲律宾政府将更多的人纳入全民健康覆盖,并在初级保健中扩大非传染病预防服务。

增加卫生预算

税收奏效。在第一年,他们筹款超过12亿美元,使菲律宾能向多于1400万个家庭或大约4500万菲律宾人提供医疗保健。四年前,约74%的人口被纳入国家健康保险计划。今天,生活在菲律宾的大约1亿人中的82%都被包括在内。

“健康是所有人的权利。我们对抗诸如吸烟和饮酒的恶习,使之变好,” 菲律宾财政部副部长Jeremias N. Paul, Jr说。“烟酒税不仅使医疗保健赢了,也使我们国家的穷人赢了,否则他们无法以其他方式负担起医疗保健。”

在通过这一法律的两年内,菲律宾卫生部的预算从12.5亿美元增加到近20亿美元。

来自烟酒税的收入专门用于具体规划。目前,15%划拨给帮助烟农和工人找到替代生计的规划。余下的85%用于资助全民医疗保健,提升医疗设施,并培训医生和护士。

新税种不易通过。“我们的政府于1997年开始着手改革税收结构,征收烟酒消费税,但强大的烟草游说阻碍了我们的努力,”保罗说。

2012年,大规模的民间社会交流活动帮助影响立法机关和公众。其结果是该法得以通过。

减少烟草,增强健康

平均每天有240个菲律宾人死于同吸烟有关的疾病,烟酒税还防止青少年沾染致命的习惯,并鼓励其他人戒烟。

“阻止人们开始吸烟,并鼓励吸烟者戒烟,可挽救生命和省钱,可把这些钱用于解决其他卫生挑战”,世卫组织驻菲律宾代表Julie Lyn Hall博士说。“我们将继续与菲律宾政府密切合作,大力支持他们在该国结束烟草使用的开拓性工作。”

然而挑战仍然存在。菲律宾仍有该地区最能付得起的烟草价格之一,每根低至0.02美元,非法贸易是一个挑战。虽然收入不错,但全民健康覆盖还没达到人口的100%。

在今后的一年里,菲律宾卫生部将开始实施烟酒税资助的额外保健规划。“从‘罪过税’产生的资源将有助于提供影响很大的突破性计划,无论是在加强医疗机构、还是为全民健康覆盖提供专业人士方面均如此,”菲律宾卫生部部长Janette P. Loreto-Garin说。“这些影响很大的突破将降低孕产妇、婴儿和儿童死亡率、艾滋病发病率,并加强我们的服务交付网络。”

世卫组织预防和控制非传染病的全球协调机制

为国家预防和控制非传染病工作的供资仍然非常有限,如菲律宾烟酒税的创新融资方式刚刚出现。在2013年,只有50%的国家有预防和控制非传染病的国家计划和预算。

世卫组织在预防和控制非传染病的全球协调机制下的融资工作组正在评估当前形势和建议以何种方法和手段来鼓励各国政府和非国家行为者增加为非传染病融资。

通过创新性融资,越来越多的政府将能执行其国家计划,到2025年将非传染病引起的过早死亡减少25%的这一全球目标就可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