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达累斯萨拉姆的开创性美沙酮规划给成千上万人带来希望

2016年8月

医生们站在达累斯萨拉姆Mwananyamala区医院的美沙酮诊所前
Pilly Sahid博士和Yusuf Ahmed Mzitto,站在达累斯萨拉姆Mwananyamala区医院的美沙酮诊所前。
世卫组织/T. Miranda

Mwananyamala区医院位于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最大城市达累斯萨拉姆。在园区的一个僻静角落,一群年轻人正在一个小窗口外排队,领取他们每日剂量的美沙酮。其他人则在容纳诊所的低矮建筑背后院子里的几处阴凉地方,躲避炎热。

近年来,达累斯萨拉姆的非法药物特别是海洛因的使用加剧,因为这个大港口城市已成为走私者从阿富汗到欧洲和非洲其他地方的中转站。所售的海洛因质量虽差,但价格便宜,甚至低到一剂1美元。

对海洛因使用者的最有效疗法

达累斯萨拉姆目前有两所医院利用美沙酮治疗麻醉品成瘾,Mwananyamala区医院是其中的一所。世界卫生组织将美沙酮维持治疗视为对海洛因使用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2005年,美沙酮被添加到世卫组织的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中。与社会心理支持相结合,它可以帮助减少对海洛因等阿片类药物成瘾,预防感染艾滋病毒和其他通过共用针头传播的疾病,并减少经常伴随非法药物使用而来的犯罪。

由于污名化,许多国家,包括一些高收入国家,尚未接受使用美沙酮来遏制海洛因成瘾。在全球范围内,采用阿片类药物替代疗法(如美沙酮)的国家不到30%,世界上海洛因使用者中,也只有不到10%的人可以获得美沙酮。

2009年,世卫组织发布指南,帮助各国治疗对阿片类药物的依赖,防止艾滋病毒的传播和其他血源性感染。

“我们是非洲大陆首批和最成功推行美沙酮规划的国家之一,”诊所助理医疗官Pilly Sahid Mutoka博士说。“其他国家,如肯尼亚,莫桑比克和赞比亚都来学习我们的经验。”

被称为Kessy的Yusuf Ahmed Mzitto说,经历三年海洛因成瘾和若干次戒除失败后,美沙酮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33岁的Kessy,总是一付腼腆和天真模样,他最初是在2013年使用麻醉品,应对一份信息技术工作带来的沉重压力。

“麻醉品使用者最恐惧的是戒断症状,”他说。“没有什么比这更糟——对艾滋病毒或死亡的恐惧也比不上这个,我想自行戒除,甚至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但根本不管用,直到我开始使用美沙酮。”

从艾滋病毒预防到康复

坦桑尼亚的美沙酮规划首先在该国最大的医疗设施Muhimbili国立医院进行试点,由美利坚合众国提供资金,目的是遏制该国的艾滋病毒传播。一年后,它扩展到Mwananyamala区医院,为吸毒者众多的Kinondoni区居民提供服务。现在,该规划的用途已被视为不限于艾滋病毒预防,它可以帮助那些已成为城市廉价麻醉品市场猎物的青年人得到真正的康复。

由于资金捐助,Muhimbili和Mwananyamala能够很方便地获得美沙酮,但达累斯萨拉姆地区的其他医疗设施却并非如此。Pilly博士说,该市2.5万名注射吸毒者中,只有约3000人受益于美沙酮规划。

Kessy还说,有很多恐惧和耻辱与美沙酮联系在一起。“麻醉品使用者说,它是另一种麻醉品,所以他们害怕这会染上另一种毒瘾。毒贩们散布些耸人听闻的故事,因为他们不想失去买主。”但美沙酮治疗的好处说明了一切。

随着时间的推移,Kessy逐渐减少每日的美沙酮剂量,现在接近完全停止治疗。

“我曾失去了一切——朋友、家庭、工作,”他说。“日子过得很悲惨。现在我可以开始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