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应对:被感染的卫生工作者

卫生工作者在西非埃博拉疫情面前首当其冲,不仅孜孜不倦地努力治疗病患,而且每次去工作都冒着生命危险。世卫组织关于感染情况的一份新报告发现,与一般人群相比,卫生工作者感染埃博拉的可能性要高21-32倍。报告还显示,这类感染可以避免——随着感染预防措施得到改进,卫生工作者的感染率已大幅下降。

阅读此报告以及曾感染该病毒的卫生工作者的故事。



Philip Ireland,利比里亚

利比里亚蒙罗维亚肯尼迪纪念医院Philip Ireland医生
  • 埃博拉幸存者承担起教育下一代的任务

    2015年6月 -- Philip Ireland医生认为,自己能从埃博拉病毒病中幸存下来是因为得到了及时的临床治疗,他说家人的护理、一位卫生工作者的善意和祈祷、还有动员起来誓将埃博拉赶出边境的利比里亚全国团结的力量,帮助他度过了煎熬。

Thierno Souleymane,几内亚

几内亚科纳克里Ignace Deen医院妇产科医生Thierno Souleymane博士
  • 当埃博拉将常规治疗变成对生命的威胁

    2015年5月 -- Diallo Thierno Souleymane博士是几内亚科纳克里一位医生。他给我们回忆了有一天接到一个改变他生活的电话的情况。化验结果显示他是埃博拉阳性。病好出院后,他终返工作岗位,并鼓励其他幸存者“鼓起勇气返回工作并支持应对埃博拉的努力。”

Adiatu Pujeh,塞拉利昂

塞拉利昂哈曼国王公路医院护士Adiatu Pujeh
  • 埃博拉病愈后回报社会

    2015年5月 -- 在埃博拉病毒传到塞拉利昂弗里敦之前,哈曼国王医院的护士Adiatu Pujeh和她的同事认为疟疾就是他们面临的最有挑战性的疾病了。但是,去年9月到来的埃博拉感染了Adiatu,造成她的许多同事死亡,也改变了他们过去的想法。

Barbara Bono,利比里亚

利比里亚的护士Barbara Bono,也是一名埃博拉幸存者

菲利克斯•萨里亚•贝兹,塞拉利昂

菲利克斯•萨里亚•贝兹这位古巴医生从埃博拉恢复过来之后回到塞拉利昂。
  • 古巴医生:埃博拉的幸存者

    2015年4月 -- 菲利克斯医生是2014年10月作为外国医疗队队员到塞拉利昂支持埃博拉应对工作的数十名古巴医生之一。在当地工作期间他自己染上了埃博拉。他得以幸存并回到了塞拉利昂,继续对埃博拉病人提供帮助。

Austin Jallah,利比里亚

埃博拉幸存者、世卫组织专家病人培训师Austin S. Jallah
  • 利比里亚:分享与埃博拉抗击经验

    2014年12月 -- 28岁的Austin是在这次疫情中受到致命性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多名利比里亚卫生工作者中的一员。在接受治疗并痊愈后,他一直在担当世卫组织“专家病人培训师”。

Rebecca Johnson,塞拉利昂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博士与2014年塞拉利昂埃博拉幸存护士丽贝卡•约翰逊握手
  • 埃博拉康复者丽贝卡回来救治他人

    2014年12月 -- Rebecca是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护理埃博拉病人的一名护士。从埃博拉病毒病活过来之后,她不仅回到工作岗位护理埃博拉病人,而且还传播“埃博拉可以被战胜”这类话语。

六位埃博拉幸存者,利比里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