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我们必须做好长期抗击寨卡病毒的准备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

评论
2017年2月1日

陈冯富珍博士照片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世卫组织

2016年2月1日,我宣布在美洲发生的寨卡疫情是一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做出这一宣布并不容易,但回头看,这一决定完全正确。

那时候这一疾病长期躲藏在医学界不被人注意的角落,所以一时很难将之描述为“不同寻常的”事件,而这是宣布发生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主要条件。自1947年在乌干达发现寨卡和在美洲出现寨卡病毒感染的几十年间,仅有少数几起人类寨卡病毒病例的报道。

向我提供建议的18位寨卡突发事件委员会国际专家当时还有其他并不确定的证据。2007年,寨卡第一次在远离其历史“发源地”的西太平洋雅浦岛暴发。这场疫情虽令人惊愕,但最终并未造成可怕结果。因为虽有近四分之三的人口感染了寨卡病毒,但发病的只有约1000人,而且没有一例需要住院治疗。这一疫情在三个月后告终。

“像其他爆炸性疫情一样,寨卡疫情揭示了在全球范围内集体防范能力的缺陷。”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

但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则较令人担忧。在已展现出其引发疫情暴发的威胁力后,在2013年到2014年,寨卡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再次引发疫情,约有3万人感染此病毒。尽管所有病例都仅表现出轻度症状,但由于吉兰-巴雷综合征(一种通常罕见的严重神经系统并发症)的上升,医学界困惑不安。仅仅是一个巧合?还是说寨卡病毒其实更加危险?

到2016年初,几乎每个人都看到了在巴西出生的小头症婴儿令人痛心不已的图像,都听到了伤心母亲们的诉说,都为这些婴儿暗淡的前景感到担忧。母亲怀孕期间遭蚊子叮咬导致婴儿严重神经损伤的这一可能性使公众哗然,也使科学家震惊。他们问:为什么现在才发现问题?为什么只在巴西?

当时,巴西同时还发生了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热大规模疫情。是否可能因三种病毒相互影响加大了对子宫中胎儿的损害作用?巴西东北部暴发中心地带的某些环境因素(一种化学或天然毒素?)是否可能是其中的部分原因?没有人对这些问题有肯定的答案。

幸运的是,突发事件委员会的专家们获得了一些全新的证据。一项称得上神探般的法属波利尼西亚疫情回顾性调查强烈表明,孕妇在怀孕期间的寨卡感染与新生儿的小头症存有关联。现在,不再是“只在巴西”。

一年前,当我宣布发生了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根据专家顾问的意见,正是这种对寨卡感染与婴儿小头症及其他神经系统并发症之间存在联系的怀疑,使得寨卡疫情成为“不同寻常”事件。

寨卡疫情还符合宣布发生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另外两个条件。由于人群很少对这种以前罕见的疾病有免疫力,而病毒可以借助于大量的国际航空流通,如野火一般蔓延开来。所有存在寨卡主要病媒埃及伊蚊的地区,均被视为处于危险之中,而其地理分布覆盖了将近一半的世界人口。受威胁的人口如此之多,而防控工具又是如此之少,控制疫情显然需要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策略。

像其他爆炸性疫情一样,寨卡疫情揭示了在全球范围内集体防范能力的缺陷。其中,获得计划生育服务的渠道不佳是一个原因,而取消国家灭蚊规划也是一个因素。

一年后的今天,情形又是如何?寨卡病毒仍继续在国际传播,但监测工作已有所改善。自2015年以来,美洲、非洲、亚洲和西太平洋区域约70个国家和地区报告了寨卡病例,新生儿出生记录上“先天性寨卡病毒综合征”的名单在不断拉长。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病毒可以通过性行为来传播,另外对育龄妇女提出了进一步的预防意见。

在预防方面,我们已不再是赤手空拳。根据世卫组织的建议,一些新颖控蚊方法正在一些国家试点,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40来个候选疫苗正在测试中,有些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一个用于育龄妇女的安全疫苗有望在2020年后获得使用许可。

2016年11月,我再次根据专家委员会的意见,将寨卡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也是正确之举。此时,研究工作已经给这个在9个月前变得“不同寻常”的疾病提供了许多问题答案。不确定因素依然存在,但许多基本问题已得到解答。

现在,病毒已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扎营下寨。在寨卡问题管理上,世卫组织和受影响国家不再需要采取管理突发事件的模式,而是需要以长期持久的方式进行抗击,正如我们应对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等其他波浪式反复肆虐的易流行病原体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世卫组织正在创建一个跨组织机制,为有效的干预措施提供持续指导,并为家庭、社区和经历寨卡病毒疫情的国家提供支持。此外,世卫组织还为研究学术界明确指出了迫切需要更多知识的重点领域。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需要同舟共济,齐心协力。世卫组织的战略规划和与合作伙伴携手开展持久干预和研究将发挥重要作用,指导全世界为开展这一极为艰难的工作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