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2017年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


2017年5月26日

古巴卫生部长Roberto Morales Ojeda博士(左)和获得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的亨利·里夫国际医疗队成员Felix Baez博士(右)
古巴卫生部长Roberto Morales Ojeda博士(左)和获得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的亨利·里夫国际医疗队成员Felix Baez博士(右)。
世卫组织/L. Cipriani

数额为10万美元的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授予亨利·里夫国际医疗队(古巴)。

亨利·里夫医疗队由1500名卫生专业人员始建于2005年,后并入古巴公共卫生部中央医疗合作股。

古巴的国际医疗应急反应早于亨利·里夫医疗队成立40多年前。1960年,当智利发生灾难性地震后,受到灾害医学和传染病遏制方面培训的医生和护士被派往现场。这标志着古巴放眼世界和卫生合作的开始。

自2005年9月4日由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鲁兹创立以来,由7000个小组组成的24支医疗队在21个国家提供了志愿支持,包括多民族玻利维亚国、智利、中国、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海地、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尼泊尔、巴基斯坦和秘鲁。

最近的一次,亨利·里夫医疗队支持了在西非应对埃博拉病毒的行动。2014年,有超过250名卫生专业人员在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受影响社区展开工作。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请求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鲁兹将军派遣卫生人员参与抗击埃博拉流行病。古巴即时作出积极响应。

代表该医疗队领取李钟郁博士纪念奖的古巴资深内科医生Felix Baez Sarria曾于2014年10月被派往塞拉利昂。“我的第一次医疗队经验是在2005年地震之后的巴基斯坦,那里的最大威胁是严寒。而这次是我第一次来非洲,即使经过世卫组织/泛美卫生组织专家为期一个月的严格培训,也不能保证你适应身着特制服装在42度酷暑的艰苦条件下工作。”

亨利·里夫医疗队秉承其目标,在该区域工作到2015年5月,显示出国际团结精神,推动了改善全球卫生。

韩国国际卫生保健基金会总裁Yohan IHN先生
韩国国际卫生保健基金会总裁Yohan IHN先生在授奖仪式上发言。
世卫组织/L.Cipriani

“我有幸在在弗里敦治疗和控制中心与第一批患者合作,每小时接诊3到5名患者,不知道他们是否感染。我与非政府组织、卫生伙伴、拯救儿童组织一道工作,不同国家,不同语言。我们刚来时彼此陌生,但离开已经融为一个大家庭。”

古巴提供的国际援助并不影响其对本国人民的照护,古巴人民受益于国家卫生系统,普遍和免费享有初级、二级和三级医疗,共有493368名卫生工作者,每10000名居民有80.2名医生、15名牙医和79.3名护士。

Felix Baez Sarria在塞拉利昂工作期间出现发烧和其他症状,疟疾测试呈阴性——他的两名同事死于疟疾,随后,他被发现感染了埃博拉病毒。Felix在克里镇接受治疗,然后经医疗疏散至瑞士和古巴,一个月后返回塞拉利昂完成他的工作。

“我的经历令我谦卑,丰富了我的人生,无论是作为一个专业人员还是个人。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病人面临的风险——在此类情况下不期而至的死亡,以及有尊严地死去的需要。我对这种疾病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埃博拉不是死刑。有快速反应措施,有对协议和医疗器械的信心,我们可以战胜埃博拉。这就产生了希望。”

“对于亨利·里夫国际医疗队来说,获颁李钟郁博士公共卫生纪念奖是对我们工作的宝贵承认,并鼓励我们继续向所有面临紧急情况或自然灾害的人们展示团结精神并提供援助。”

李钟郁博士纪念奖由韩国国际卫生保健基金会管理,授予对公共卫生作出超出正常任务要求的突出贡献的个人或团体、政府或非政府组织。

“在正确的地点,以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情,是已故李钟郁博士常说的一句话,”该基金会总裁Yohan IHN说。“我们很高兴将该奖授予亨利·里夫国际医疗队,以此来纪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