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

实况报道
2018年1月更新


重要事实

  • 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是一种因细菌感染引起的脑膜炎,是包裹在大脑和脊髓外薄层膜的严重感染。
  • 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具有高死亡率(不加治疗高达50%)和严重后遗症高发率(超过10%)等特点。在病程早期进行抗生素治疗是拯救生命和减少并发症的最重要措施。
  • 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在全球均有发生,但最严重的疾病负担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脑膜炎地带,该地带西起塞内加尔,东至埃塞俄比亚,每年仍报告有约3万病例。
  • 血清型特异性疫苗用于预防(常规免疫)和疫情应对(快速反应性疫苗接种)。
  • 自2010年在脑膜炎地带大规模预防性免疫接种活动中推出A群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以来,A群脑膜炎发病比例急剧下降。

各种不同细菌、真菌或病毒等都会引起脑膜炎。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是由细菌引起的脑膜炎,脑膜被细菌严重感染,可导致严重的脑损伤。如不加治疗,50%的病人将死亡。

由脑膜炎奈瑟菌引起的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因其可能造成大规模流行而具有特别的重要性。已确定了脑膜炎奈瑟菌的12个血清群,其中有6个(A、B、C、W、X和Y)可引起流行。

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以多种形式出现,包括散发病例、小规模流行和全球性大规模流行,并有季节性变化。该病可影响任何年龄的人,但主要影响婴儿、学龄前儿童和年轻人。

地理分布和流行潜力因血清型而异。由于某些地区监测不足而无法对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的全球负担进行可靠估计。脑膜炎球菌病的最大负担发生在被称为脑膜炎地带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该地带西起塞内加尔,东至埃塞俄比亚(跨越共26个国家)。在12月至6月的旱季,因灰尘风、寒冷的夜晚和上呼吸道感染等多重因素,使鼻咽粘膜受到损伤,罹患脑膜炎球菌病的风险上升。同时,住房过度拥挤会促进脑膜炎奈瑟球菌的传播。在脑膜炎地带,脑膜炎球菌病大规模流行均发生在旱季是这些综合因素所致。

传播

脑膜炎奈瑟菌只感染人类,不存在动物宿主。通过细菌携带者呼吸道或咽喉分泌物飞沫从人到人传播。 吸烟、近距离和长时间接触(例如接吻、打喷嚏或面向别人咳嗽,或与携带者居住在一起)均有助于疾病的传播。大型集会也有助于脑膜炎奈瑟菌的传播(最近的例子包括朝圣和大型狂欢活动)。

细菌可存在于咽喉部,有时细菌突破人体的防御,通过血液传播到大脑。据认为,1%至10%的人群咽喉部一直携带有脑膜炎奈瑟菌。在发生疫情时,病菌携带率可能会更高(10%到25%)。

症状

平均潜伏期为4天,但可在2天到10天之间。最常见的症状是颈部僵硬、高烧、对光敏感、神志不清、头痛和呕吐。婴儿通常会出现囟门膨胀、倦怠、嗜睡等症状。脑膜炎球菌败血症是一种不太常见但更为严重(通常是致命的)的脑膜炎球菌病,以出血性皮疹和循环系统快速衰竭为特征。即使在发病早期获得诊断并开始进行适当的治疗,8%至15%的病人在症状出现后24至48小时内死亡。如不加治疗,50%的病人将死亡,对10%至20%的幸存者可能造成脑损伤、听力损失或残疾。

诊断

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的最初诊断可通过临床检查,随之进行腰椎穿刺,发现化脓性脊髓液。对脊髓液进行显微镜检查有时可见细菌。脊髓液或血液培养细菌、凝集试验或聚合酶链反应(PCR)等实验结果均可支持或确认诊断结果。确定血清型并进行抗菌素敏感试验,对于采取明确的控制措施十分重要。

监测

从病例检测到调查和实验室确认,监测对控制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至关重要。监测的主要目的如下:

  • 检出并确认暴发。
  • 监测发病趋势,包括脑膜炎球菌血清群的分布和发展。
  • 估计疾病负担。
  • 监测抗菌素耐药性。
  • 监测特定脑膜炎球菌菌株(克隆)的传播、分布和发展。
  • 估计脑膜炎控制战略的影响,特别是预防性疫苗接种计划。

治疗

脑膜炎球菌病可能会致命,应始终将其视为一个医疗紧急状况。有必要将病人收入医院或卫生中心,但没有必要进行隔离。必须尽快给予适当的抗菌素治疗,如果可立即进行腰椎穿刺,最好在穿刺后开始治疗。如果在腰椎穿刺前开始治疗,则可能难以在脊髓液中培养出细菌并确诊。但确诊不应延误治疗。

治疗感染可使用多种抗生素,包括青霉素、氨苄西林及头孢曲松。在卫生基础设施和资源有限的非洲地区,头孢曲松是首选药物。

预防

1. 疫苗接种

获得许可的脑膜炎球菌病疫苗已问世40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菌株覆盖率和疫苗可获得性方面已有重大改善,但迄今为止,尚无针对脑膜炎球菌病的通用疫苗。疫苗均具有血清型特异性,保护期长短不一。

目前有三种疫苗:

  • 多糖疫苗,用于疫情暴发应对,主要在非洲国家:
    • 可为双价(A、C群)、三价(A、C、W群)或四价(A、C、Y、W群)。
    • 2岁前无效。
    • 提供3年保护,但不诱导群体免疫力。
  • 结合疫苗,用于预防(定期免疫接种计划和预防性接种活动)和疫情暴发应对:
    • 免疫力持续时间更长(5年以上),防止细菌携带,并诱导群体免疫力。
    • 1岁起即可使用。
    • 现有疫苗包括:
      • C群单价疫苗
      • A群单价疫苗
      • 四价疫苗(A、C、Y、W群)。
  • B群脑膜炎奈瑟球菌蛋白疫苗已被纳入常规免疫接种计划(截至2017年有一个国家),并用于疫情暴发应对。

2. 药物预防

抗菌素预防用于与病人有密切接触的人,如使用及时,可降低传播风险。

  • 在非洲脑膜炎地带之外,建议对与病人有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采用药物预防。
  • 在非洲脑膜炎地带,建议在非疫情情况下,对与病人有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采用药物预防。

环丙沙星是首选的抗菌素,头孢曲松作为替代药物。

全球公共卫生应对 – 最近在非洲成功引入A群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

世卫组织推行一项流行防范、预防和疫情控制的战略。防范工作的重点是监测,覆盖范围是从病例检测到调查和实验室确认;预防工作包括对主要风险年龄组的个体使用针对相关血清群的结合疫苗进行接种;疫情应对包括及时和适当的病例管理和反应性大规模接种未获得疫苗保护的人群。

在非洲脑膜炎地带的脑膜炎流行构成了巨大的公共卫生负担。2010年12月,通过针对1至29岁人群的大规模接种活动,在非洲引进了一种新的A群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截至2017年11月,已在21个非洲脑膜炎地带国家给2.8亿人接种了疫苗。

该疫苗极为安全价廉(每剂约0.60美元,而其他脑膜炎球菌疫苗价格每剂2.50美元到117.00美元不等(1) )。此外,其热稳定性允许其在受控温度链条件下使用。该疫苗对控制病菌携带和流行具有显著作用,使脑膜炎发病率下降58%,流行风险下降60%。该疫苗现已被纳入常规的婴儿免疫接种计划中。

保持疫苗接种的高覆盖率预计将消除A群脑膜炎球菌在非洲地区的流行。然而,其他脑膜炎球菌血清组如W、X、C群仍引起流行,每年在非洲脑膜炎地带报告约3万例。世卫组织致力于把消除脑膜炎球菌病视为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1) 这些是来自公共和私营部门的指示性价格,是儿童基金会、泛美卫生组织和疾病控制中心的报告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