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裂谷热

实况报道
2016年10月更新


重要事实

  • 裂谷热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主要影响到动物,但也可传染人。
  • 大多数人间感染由于接触受感染动物的血液或器官导致。
  • 受感染蚊子叮咬也会导致人间感染。
  • 迄今尚无文件证明裂谷热病毒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 裂谷热潜伏期(从感染到出现症状的间隔)为2至6天不等。
  • 通过实施一项持续动物疫苗接种方案,裂谷热在动物中的疫情可得到预防。

概述

裂谷热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主要影响到动物,但也能感染人。传染可导致人畜罹患严重疾病。受到裂谷热感染的牲畜会出现死亡和流产情况,因此该疾病也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裂谷热病毒是沙蝇病毒属的一个成员。该病毒最早于1931年被发现,当时正在对肯尼亚里夫特山谷一农庄羊群中的一种流行病进行调查。

自那时以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报告发生过疫情。1977年,埃及报告了一起疫情暴发事件,裂谷热病毒是通过尼罗河灌溉系统沿岸的受感染牲畜交易传到埃及的。在1997-1998年间,厄尔尼诺事件和大面积洪水过后在肯尼亚、索马里和坦桑尼亚发生过一次较大疫情。伴随着非洲之角受感染牲畜的交易活动,裂谷热于2000年9月蔓延到沙特阿拉伯和也门,这标志着在非洲大陆以外的地区首次报道发生这一疾病,人们也日益担心该疾病有可能传播到亚洲和欧洲的其他地区。

人间传播

大多数人间感染缘于直接或间接接触受感染动物的血液或器官。病毒可通过在宰杀、帮助接生、兽医程序操作或处理畜体或胚胎期间处理动物组织而传染给人。因此,某些职业群体的感染风险较高,如牧民、农民、屠宰工人和兽医。

病毒通过接种方式传染给人,例如,通过被感染的刀创伤口或与皮肤裂口接触,或者吸入在宰杀受感染动物期间产生的浮质。

有证据显示,人若摄入未经高温消毒或未煮过的被感染的动物的奶,就可能染上裂谷热。

  • 受感染蚊子叮咬也会导致人间感染,通常是伊蚊和库蚊叮咬。嗜血(食血)苍蝇也有可能传播裂谷热病毒。
  • 迄今尚无文件证明裂谷热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在采取了标准感染控制预防措施后,未曾出现裂谷热传给卫生保健人员的报道。
  • 没有证据显示在城市地区发生裂谷热疫情。

人间临床特征

人间轻度裂谷热

  • 裂谷热潜伏期(从感染到出现症状的间歇)为2至6天不等。
  • 受感染者要么无任何检出症状,要么出现以发烧症候为特点的轻度病症,即流感样发热突起、肌肉疼痛、关节疼痛和头痛。一些患者出现脖子僵硬、畏光、食欲减退和呕吐症状;这些患者在发病初期可能被误诊为脑膜炎。
  • 裂谷热症状通常持续4至7天,此后通过抗体的出现即可检出免疫反应,血液中的病毒也随之消失。

人间重度裂谷热

尽管大多数人间病例的病情相对较轻,但仍有少数患者出现更为严重的症状。通常会出现三种明显综合征中的一种或多种症候:眼部(眼睛)疾病(0.5-2%的患者)、脑膜脑炎(不到1%)或出血热(不到1%)。

  • 眼部反应: 出现这种疾病反应时,与轻度疾病反应相关的常见症状伴有视网膜病变。通常是最初症状出现1-3周后眼睛就出现病变。患者往往自述视力模糊或视力下降。该病可能在10-12周内自愈,不带来任何长期影响。不过,如果黄斑发生病变,50%的患者会永久失明。此种疾病患者仅仅因为眼部反应而死亡的情况并不常见。
  • 脑膜脑炎症状: 此种疾病出现脑膜脑炎症状往往是在最初裂谷热症状出现1-4周之后。临床特点包括剧烈头痛、失忆、出现幻觉、思维混乱、定向障碍、眩晕、惊厥、嗜睡和昏迷。随后可能出现神经系统并发症(> 60天)。仅患此种病症的患者,疾病遗留下来的神经功能缺损很常见,病情可能会很严重,但死亡率不高。
  • 出血热症状: 这种类型的疾病症状在发病2-4天后出现,开始有肝脏严重受损的体征,比如黄疸。随后则有出血体征,如呕血、便血、紫癜皮疹或瘀斑(皮肤出血所致)、鼻孔或牙龈出血、月经过多以及静脉穿刺部位出血。此种疾病有出血热症状的患者的病死率很高,约为50%。死亡往往发生在出现症状3-6天后。裂谷热患者若有出血性黄疸症状,血液中可检出病毒的时间会长达10天。

总病死率随着流行情况的不同而存有很大差异,但总体来说,记录到的病死率尚不足1%。大多数死亡是有出血性黄疸症状的患者。

2000年以来出现的疫情

人间出现的重度裂谷热:

2016年,尼日尔共和国: 截至2016年10月11日,该国卫生部报告发生了105例疑似病例,包括塔瓦省出现的28例人间裂谷热死亡病例。

2012年,毛里塔尼亚共和国: 毛里塔尼亚卫生部于2012年10月4日宣布了一起裂谷热疫情。从2012年9月16日(指示病例发病时间)至2012年11月13日,6个省共报告发生了36例病例,含18例死亡。

2010年,南非共和国: 从2010年2月至7月,南非政府报告发生了237例人间裂谷热确诊病例,含出自9个省的26例死亡。

2008-2009年,马达加斯加: 从2008年12月至2009年5月,马达加斯加卫生部报告发生了236例疑似病例,含7例死亡。

2008年,马达加斯加: 马达加斯加卫生部于2008年4月17日报告发生了一起裂谷热疫情。从2008年1月至6月,4个省总共报告发生了476例裂谷热疑似病例,含19例死亡。

2007年,苏丹: 苏丹联邦卫生部于2008年10月28日报告发生了一起裂谷热疫情。2007年11月至2008年1月之间,苏丹共报告发生了738例病例,含230例死亡。

2006年,肯尼亚、索马里和坦桑尼亚: 从2006年11月30日至2007年3月12日,肯尼亚共报告发生了684例裂谷热病例,含234例死亡。从2006年12月19日至2007年2月20日,索马里共报告发生了114例病例,含51例死亡。从2007年1月13日至5月3日,坦桑尼亚共报告发生了264例病例,含109例死亡。

2003年,埃及: 埃及卫生部报告发生了148例裂谷热病例,含27例死亡。

2000年,沙特阿拉伯和也门: 沙特阿拉伯卫生部报告发生了516例裂谷热病例,其中有87例死亡。也门公共卫生部于2000年报告发生了1087例疑似病例,含121例死亡。

诊断

由于裂谷热症状变化多端且没有特异性,因此往往难以做出临床诊断,尤其是在病程初期时。裂谷热很难与其它病毒性出血热,以及引起发热的许多其它疾病,包括疟疾、志贺菌病、伤寒、黄热病等区分开来。

得到只有参比实验室才可完成的检测结果后就可做出确切诊断。实验室标本可能具有危险,操作时必须极为谨慎。裂谷热病毒感染只有在实验室完成下列检测才能得出确切诊断:

  • 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试验
  • IgG和IgM酶联免疫吸附剂试验
  • 细胞培养基病毒分离。

治疗和疫苗

由于大多数裂谷热人间病例病症相对较轻且病程较短,因此这类患者不需要任何特别治疗。对于较为严重的病例,主要治疗方式是一般性支持疗法。

现已开发出一种用于人体的灭活疫苗。不过,此种疫苗尚没有获得许可,因而尚未投放市场。该疫苗已从试验角度得到使用,保护处在裂谷热极大暴露危险中的兽医和实验室人员。正在对其他候选疫苗进行研究。

动物宿主中的裂谷热病毒

裂谷热能够感染多种动物,使包括牛、羊、骆驼和山羊在内的家养动物染上严重疾病。绵羊和山羊似乎较之牛或骆驼更易患病。

对于动物中存在的严重病症易感性而言,年龄似乎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超过90%的感染了裂谷热的羔羊死亡,而成年绵羊的死亡率则可低到10%。

受到感染的怀孕母羊流产率几乎为100%。动物中暴发裂谷热时,常常是成批牲畜出现原因不明的流产,并可能表明流行病的开始。

裂谷热生态学和蚊媒

一些不同种类的蚊子可起到裂谷热病毒传播媒介的作用。不同地区的显性媒介物种存有差异,不同物种在维持病毒生存及传播病毒方面可能起到不同的作用。

裂谷热病毒在动物中的传播主要是通过感染蚊子(主要是伊蚊种群)的叮咬所致,蚊子可通过以受感染动物为食而染上病毒。雌蚊也能通过卵子将病毒直接传给后代,从而孵化出新一代的受感染蚊子。

然而,在对裂谷热大型疫情做出分析时,应当考虑到生态学方面的两个不同情况。在原发疫源地区,裂谷热病毒通过病媒和宿主之间的传播而持续存在,并在伊蚊中间保持垂直传播。在原发疫源地出现大型疫情时,该病可通过牲畜移动或蚊虫被动消散方式蔓延到继发疫源地,并通过库蚊、曼蚊和按蚊等充当机械性媒介的本地传播蚊虫在反刍动物中进一步发展。蚊虫种群每年长时间大量出现在灌溉系统中,这是十分有利于疾病继发传播的地点。

预防和控制

控制裂谷热在动物中的传播

通过一个持续性动物疫苗接种方案,就可使动物中的裂谷热疫情得到预防。现已开发出用于兽医的减毒活病毒和灭活病毒疫苗。只需要接种一剂活疫苗就可获得长期免疫,但如果将该疫苗用于怀孕动物,则可能引发自然流产。灭活病毒疫苗没有此种副作用,要提供保护则需得到多剂量接种,但在流行地区这可能会带来一定问题。

要防止动物流行病的暴发,就必须在疫情发生前开展动物免疫。一旦出现了疫情,就不应当进行动物疫苗接种,因为这样很有可能会加剧疫情。在大规模动物疫苗接种运动期间,动物卫生工作者可能因不经意间使用多剂量小瓶和重复使用针头和针管而造成病毒传播。如果放养的动物已经感染且处在病毒感染期(尽管还未没有明显的患病体征),病毒就会在牧群中传播,且使疫情变得更加严重。

限制或禁止牲畜移动,对于减缓病毒从感染区向未感染区传播的速度可能会有效果。

由于裂谷热在动物中的暴发先于人间病例的出现,为发现新病例建立一个活跃的动物卫生监测系统就十分重要,它可为兽医和人类公共卫生当局提供早期预警。

公共卫生教育和减少风险

在裂谷热疫情期间,已确定与动物尤其是与其体液密切接触(无论是直接接触还是通过浮质传播),是感染裂谷热病毒最重要的危险因素。提高对感染裂谷热危险因素的认识以及个人能够采取的用以防止蚊虫叮咬的保护措施,是减少人类感染和死亡的唯一途径。

以减少风险为目标的公共卫生讯息应当侧重于:

  • 减少因不安全畜牧业和宰杀做法而造成的从动物到人的传播风险。在处理生病动物或其组织时或在宰杀动物时,要践行手卫生做法,佩戴手套和其它适当个体防护装备。
  • 减少因不安全食用新鲜血液、鲜奶或动物组织而造成的从动物到人的传播风险。在动物流行病暴发地区,所有动物产品(血液、肉和奶)在食用之前均应彻底煮熟。
  • 通过采用浸渍蚊帐、个人驱蚊剂(如有)、穿浅色衣服(长袖衫和长裤)以及在媒介物种叮咬高峰期间避免户外活动,强调对个人和社区的保护,以免被蚊子叮咬。

卫生保健设施中的感染控制

虽然尚未证明存在裂谷热人与人之间传播,但从理论上讲,病毒仍有可能通过与受感染血液或组织从受感染患者传播给卫生保健工作者。照料疑似或确诊的裂谷热患者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在处理从患者身上提取的标本时应当执行《标准预防措施》。

《标准预防措施》界定了为确保实现基本水平的感染控制所要求的工作做法。建议在护理和治疗所有患者时执行《标准预防措施》,而无论其是否被视为或确诊为感染者。预防措施包括血液(包括干血)、其他所有体液、分泌物和排泄物(包括汗液)的处理,无论其是否含有可见血,以及是否与非完整的皮肤和粘膜存有接触。

如上所述,实验室工作人员也面临风险。对于从疑似裂谷热人间病例和动物病例身上提取的用于诊断的样本,应当由受过训练的工作人员进行处理,并在装备适当的实验室做出处理。

媒介控制

控制裂谷热传播的其他办法包括媒介控制和防止蚊虫叮咬。

如果蚊子滋生地点可以得到明确确定并且范围和程度有限,就地采取杀幼虫措施就是十分有效的媒介控制形式。不过,在洪水泛滥期间,滋生地点的数量和广泛程度往往过高,采取杀幼虫措施不大可行。

裂谷热预测和气候模型

预测能够预知常常与暴发风险增加有关的气候条件,并且可以增进疾病控制。在非洲、沙特阿拉伯和也门发生的裂谷热疫情与高于平均水平的降雨期存有密切关联。植被对降雨量增加的反应,可通过遥感卫星图像很容易做出衡量和监测。另外,东部非洲的裂谷热暴发与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现象暖期期间出现的强降雨有紧密联系。

这些结论使人们能够使用卫星图像和天气/气候预报数据来成功开发裂谷热预测模型和早期预警系统。比如早期预警系统,可用于启动疫情初期的动物病例发现程序,使当局能够落实有关措施来避免即将发生的疾病流行。

在新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框架下,裂谷热疫情的预测和早期发现,以及对扩散到新的地区危险性的综合评估,对于及时落实有效控制措施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针对2016年在尼日尔出现的疫情派出了一个多部门国家快速应对小组,成员来自国家卫生部、兽医服务机构、医学与卫生研究中心。2016年8月31日,这支小分队被部署到现场开展调查。

在尼日尔,世卫组织驻国办事处在监测、疫情调查、关于病例定义的技术指南、病例管理、样本装运和风险通报方面提供技术和财政支持。粮农组织、国际兽疫局和世卫组织正在协调动物和人类卫生领域的工作,并进一步支持尼日尔开展疫情应对。

世卫组织与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的各伙伴合作,协调国际方面为应对工作提供的支持。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在支持疫情应对行动。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