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女性生殖器切割

实况报道 第241号
2014年2月


重要事实

  • 女性生殖器切割包括出于非医疗目的故意对女性生殖器官造成伤害或改变的所有操作程序。
  • 对于女童和妇女而言,该切割程序没有任何健康益处。
  • 该程序可能引起严重的出血和泌尿问题,以后出现的囊肿、感染、不育症和分娩并发症会加重新生儿死亡危险。
  • 目前在女性生殖器切割比较集中的29个非洲和中东国家中,有超过1.25亿名女童和妇遭到切割。(1)
  • 女性生殖器切割大多是在幼女从婴儿期到15岁这段期间的某一时间加以实施。
  • 女性生殖器切割是对女童和妇女人权的侵犯。

女性生殖器切割包括出于非医疗原因部分或全部切除女性外生殖器,或对女性生殖器官进行其它伤害的所有程序。

这一做法大部分由传统的切割者实施,这些切割者通常在社区中扮演着接生等其它重要角色。然而,有18%以上的所有女性生殖器切割由卫生保健提供者实施,并且这种医疗化的趋势不断增加。

女性生殖器切割被国际上认为是对女童和妇女人权的侵犯。它反映了在性别上存在的根深蒂固不平等现象,并且造成了针对妇女的极端歧视。切割几乎都是在未成年人身上实施的,因此也是对儿童权利的侵犯。该做法也侵犯了人的健康、安全和身体完整的权利,免受折磨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权利,并且在该操作程序造成死亡时也侵犯了人类的生存权利。

程序

女性生殖器切割被分为四个主要种类:

  • 阴蒂切除:部分或全部切除阴蒂(女性生殖器上一个小的、敏感和能勃起的部分),并且在极少数情况中仅切除阴蒂包皮(环绕在阴蒂周围的褶状皮肤)。
  • 切除:在切除或不切除大阴唇的情况下,部分或全部切除阴蒂和小阴唇(阴唇指的是环绕在阴道周围的“唇状物”)。
  • 锁阴术:通过制造一个覆盖的缝合口来缩小阴道开口。该缝合口是在切除或不切除阴蒂的情况下通过切割和改变内阴或者外阴的位置来形成的。
  • 其它:所有出于非医疗原因对女性生殖器采取的所有其它有害程序,例如刺伤、刺穿、切入、刮和烧灼生殖器区域等。

没有健康效益,只有伤害

女性生殖器切割没有任何健康效益,并且在多方面伤害了女童和妇女。它包括切除和破坏健康和正常的女性生殖器组织,并妨碍了女童和妇女身体的自然功能。

直接并发症可能包括严重疼痛、休克、出血、破伤风或败血症(细菌感染)、尿潴留、生殖器区域外部溃疡以及对邻近生殖器组织的伤害。

长期的后果包括:

  • 反复膀胱和尿道感染;
  • 囊肿;
  • 不孕症;
  • 分娩并发症和新生儿死亡危险的增加。
  • 今后作外科手术的需求。例如,女性生殖器切割程序缝合或缩小了阴道开口(上述第三型),以后要切开以允许性交和分娩。有时会多次再度缝合,包括在分娩之后。因此,妇女要反复经历切开和缝合手术,从而进一步增加了反复的近期和远期风险。

谁处于危险中?

女性生殖器切割程序大部分是在婴儿期到15岁期间的某个时间对女童加以实施的,有时也发生在成年妇女身上。在非洲,每年预计有超过300万女孩处于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危险中。

目前在女性生殖器切割比较集中的29个非洲和中东国家中,有超过1.25亿名女童和妇遭到切割。(1)

该种切割在非洲的西部、东部和东北部区域,以及亚洲的一些国家和中东,还有北美和欧洲的部分移民社区中最为普遍。

文化、宗教和社会原因

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原因是家庭和社区内文化、宗教和社会因素的综合体。

  • 在女性生殖器切割作为一种社会契约的地方,为了与他人行为保持一致或与他人所做的事情保持一致的社会压力是长期实施这种行为的最强烈动机。
  • 女性生殖器切割经常被认为是正常抚养女孩的必要内容,并且是为女孩做好进入成人期和婚姻准备的一种方法。
  • 女性生殖器切割通常是由关于正当性行为的信条所引发的,从而把这种程序与婚前贞操和对婚姻的忠诚联系起来。在许多社区中,人们认为女性生殖器切割可以降低妇女的性欲,因此又认为可帮助她们抵御“不正当的”性行为。一旦阴道开口被覆盖或缩小(上述第三型),一般认为做过此类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妇女会因为害怕切开时疼痛和害怕被发现,而不敢有“不正当的”性行为。
  • 女性生殖器切割是与女子气质和端庄的文化理念相关联的。这种文化理念包括切除了被认为是“阳性的”或“不干净的”身体部分之后,女童就变为“洁净的”和“美丽的”的概念。
  • 尽管没有宗教条文规定这种行为,但是实施者通常认为这种行为有宗教的支持。
  • 宗教领导人对于女性生殖器切割也持有不同的态度:有些支持,有些则认为这与宗教无关,还有一些认为应该根除掉这种行为。
  • 当地的权力和当局机构,例如社区领导人、宗教领导人、切割者、甚至于某些医疗人员,都应该为停止这种行为作出贡献。
  • 在大多数社会里,女性生殖器切割被看作一种文化传统。这经常作为支持这种行为继续下去的理由。
  • 在某些社会里,最近开始实施这种行为的原因是由于模仿附近居住人群的传统。有时重新开始女性生殖器切割是作为更广泛的宗教或传统复兴运动的一部分。
  • 在某些社会里,有新的人群实施女性生殖器切割,是因为他们所迁移到的区域的当地居民在实施女性生殖器切割。

国际应对

2012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消灭女性生殖器切割的一项决议。

2010年,世卫组织与联合国其它主要机构和国际组织合作出版了《制止卫生保健提供者实施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全球战略》。

2008年,世卫组织和其它9个联合国合作伙伴一起,发布了有关消灭女性生殖器切割的一份新声明,以支持对放弃女性生殖器切割作出更大的倡导。2008年的声明是建立在过去十年中关于这一行为所收集的证据的基础上的。该声明强调了对该问题在人权和法律层面的更多认识,并提供了有关女性生殖器切割频率和范围的现有数据。它还概述了关于女性生殖器切割为什么能继续的研究,如何停止该行为,及其对妇女、女童和新生婴儿健康的破坏性结果。

该份新声明,是在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联合国人口基金于1997年共同发布的联合声明基础上建立的。

自从1997年以来,通过开展研究,在社区内做工作,以及改变公共政策,在抵抗女性生殖器切割问题上已经作出了巨大努力。在国际和当地层面上取得的进展有:

  • 国际上更广泛地参与到制止女性生殖器切割活动之中;
  • 建立国际监测机构,以及制订谴责该行为的决议;
  • 修订法律框架,以及对停止女性生殖器切割的更多政治支持(这包括一部在24个非洲国家和另外两个国家的若干州,以及在存在实行这种做法国家的外来人口的12个发达国家抵制女性生殖器切割的法律);
  • 在大多数国家,女性生殖器切割的普遍程度已经出现下降,并在存在该行为的社区有更多的女性和男性赞同制止这种行为。

研究表明,如果存在该行为的社区本身决定放弃女性生殖器切割,那么这一行为可以得到快速的消除。

世卫组织的反应

在2008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关于消灭女性生殖器切割的一项决议(WHA61.16),强调需要在卫生、教育、财政、司法和妇女事务等所有部门中采取一致行动。

世卫组织消灭女性生殖器切割工作的重点是:

  • 加强卫生部门应对:为卫生专业人员开发培训材料和指导原则,以帮助他们为实施了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女童和妇女提供治疗和咨询;
  • 建立证据:开发关于这一行为的原因和后果,如何消灭这一行为,以及如何为那些已经实施了女性生殖器切割的人提供保健的知识;
  • 加大倡导:为国际、区域和当地的努力开发出版物和倡导工具,以便在一代人时间内停止女性生殖器切割。

世卫组织特别关注受过医疗专业培训的人员实施女性生殖器切割的增长趋势。世卫组织强烈敦促卫生专业人员不要参与实施此类程序。

参考文献

1. UNICEF.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Cutting: a statistical overview and exploration of the dynamics of change, 2013.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