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肥胖和超重

实况报道
2017年10月


重要事实

  • 1975年以来,世界肥胖人数已增长近三倍。
  • 2016年,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逾19亿人超重,其中超过6.5亿人肥胖。
  • 2016年,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有39%超重,且13%为肥胖。
  • 世界多数人口所居住的国家,死于超重和肥胖的人数大于死于体重不足的人数。
  • 2016年,超过3.4亿名5-19岁儿童和青少年超重或肥胖。
  • 肥胖可以预防。

什么是超重和肥胖?

超重和肥胖的定义是可损害健康的异常或过量脂肪累积。

身体质量指数(BMI)是身高别体重的简便指数,通常用于对成人进行超重和肥胖分类。其定义为按公斤计算的体重除以按米计算的身高的平方(kg/m2)。

成人

世卫组织对成人做出的超重和肥胖定义如下:

  • 身体质量指数等于或大于25时为超重;
  • 身体质量指数等于或大于30时为肥胖。

身体质量指数因为对男女和各年龄的成人都一样,因而是最有用的人口水平超重和肥胖衡量标准。但是,由于它未必意味着不同个体的肥胖程度相同,因而应将其视为粗略的指导。

对儿童而言,在对超重和肥胖做出定义时需考虑年龄因素。

5岁以下儿童

对5岁以下儿童:

  • 超重为身高别体重大于世卫组织儿童生长标准中位数的2个标准差;
  • 肥胖为身高别体重大于世卫组织儿童生长标准中位数的3个标准差。

5-19岁儿童

对5-19岁儿童做出的超重和肥胖定义如下:

  • 超重为年龄别身体质量指数大于世卫组织生长标准中位数的1个标准差;
  • 肥胖为年龄别身体质量指数大于世卫组织生长标准中位数的2个标准差。

有关超重和肥胖的事实

世卫组织近期所做的一些全球估计数字如下:

  • 2016年,逾19亿18岁(含)以上成人超重,其中超过6.5亿人肥胖。
  • 2016年,有39%的18岁及以上成人(男性39%,女性40%)超重。
  • 总体而言,在2016年时全世界约有13%的成人(男性11%,女性15%)肥胖。
  • 全球肥胖流行率在1975年和2016年之间增长近三倍。

2016年,估计有4100万5岁以下儿童超重或肥胖。一度被视为高收入国家问题的超重和肥胖,如今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尤其是在城市环境中呈上升发展趋势。自2000年以来,非洲5岁以下儿童的超重人数已增加近50%。2016年,5岁以下超重或肥胖的儿童中,近半数生活在亚洲。

2016年,超过3.4亿名5-19岁儿童和青少年超重或肥胖。

5-19岁儿童和青少年的超重和肥胖流行率从1975年的仅4%大幅上升到2016年的18%以上。男孩和女孩中的上升情况类似:在2016年,有18%的女孩和19%岁的男孩超重。

1975年时只有不足1%的5-19岁儿童和青少年出现肥胖,但在2016年超过1.24亿名儿童和青少年(6%为女孩和8%为男孩)存在肥胖情况。

在全世界,与超重和肥胖相关的死亡人数大于体重不足引起的死亡。全球的肥胖人数多于体重不足人数,每一个地区的情况都是这样,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亚洲部分地区除外。

肥胖和超重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

肥胖和超重的根本原因是摄入卡路里与消耗卡路里之间的能量不平衡。就全球范围而言:

  • 富含脂肪的高能量食品摄入持续增加;
  • 越来越多的工作形式为久坐的性质、交通方式的变化以及城市化加剧均使缺少体力活动问题加重。

饮食及身体活动模式的变化通常是由发展引起的环境及社会变化以及卫生、农业、交通、城市规划、环境、食品加工、供应、市场及教育等部门缺乏支持性政策的结果。

超重和肥胖的常见健康后果是什么?

身体质量指数升高是罹患非传染性疾病的重大风险因素,如:

  • 心血管疾病(主要是心脏病和中风),这是2012年的头号死因;
  • 糖尿病;
  • 肌肉骨骼疾患(特别是骨关节炎——关节的一种高度致残退行性疾病);
  • 某些癌症(包括子宫内膜、乳腺、卵巢、前列腺、肝脏、胆囊、肾脏和结肠)。

随着身体质量指数的升高,非传染性疾病的患病风险也随之提高。

儿童期肥胖会使成年期肥胖、早逝和残疾出现的几率更大。但是,除了未来风险升高之外,肥胖儿童还会经历呼吸困难、骨折风险升高、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的早期征兆、胰岛素耐受及心理影响。

面对双重疾病负担

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目前正面临“双重疾病负担”。

  • 这些国家在继续应对传染病和营养不良等问题的同时,也正在经历肥胖和超重等非传染性疾病高危因素的迅速增长,尤其是在城市环境中。
  • 在同一国家内、同一社区内甚至同一家庭内营养不良和肥胖共存的情况并不罕见。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儿童更容易出现产前、婴儿及幼儿营养不足。同时这些儿童还暴露在高脂、高糖、高盐、能量密度高以及微量营养素不足的食品环境中,这些食品往往更廉价,而营养素质量也更低。在营养不良的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如此饮食模式加之更低水平的身体活动导致了儿童肥胖的急剧上升。

如何减轻超重和肥胖负担?

超重和肥胖及其相关慢性病在很大程度上是可预防的。支持性环境和社区是决定人们选择的关键,使选择更健康食品和进行定期身体活动成为最容易的选择(最具可得性、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的选择),从而预防超重和肥胖。

在个体水平上,人们可以:

  • 限制来自于总脂肪和糖的能量摄入;
  • 增加水果、蔬菜以及豆类、全谷类及坚果的食用量;
  • 定期进行身体活动(儿童每天60分钟,成人每周150分钟)。

只有当人们具有健康的生活方式时,个体责任才能发挥最大效果。因此,在社会水平上很重要的是通过持续落实以证据为基础和基于人口的政策来遵循上述建议,这些政策可使每个人得到可以获得、能够承担以及容易获得的定期身体活动和健康饮食选择,特别是对最贫穷的个人。这类政策的一个例证就是对加糖饮料征税。

食品工业可以在促进健康饮食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 减少加工食品中的脂肪、糖和盐含量;
  • 确保所有消费者均可以得到可负担得起的健康营养选择;
  • 限制营销高糖、高盐和高脂食品,尤其是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营销活动。
  • 确保健康食品选择的可得性并支持在工作场所定期进行身体活动。

世卫组织的反应

2004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世卫组织饮食、身体活动与健康全球战略》,该战略描述了支持健康饮食和定期身体活动所需要开展的行动。战略还要求所有利益攸关方在全球、区域和地方层面采取行动以改善人口饮食和身体活动模式。

2011年9月《联合国大会关于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的政治宣言》确认,亟需重视不健康饮食和缺乏身体活动问题。《政治宣言》致力于推进实施世卫组织《饮食、身体活动与健康全球战略》,包括为此而酌情采取旨在面向整个人群促进健康饮食和增加身体活动的政策和行动。

世卫组织还制定了《2013-2020年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行动计划》,其目标是实现2011年9月由国家和政府首脑批准的联合国非传染性疾病政治宣言。《全球行动计划》将有利于围绕在2025年前实现的9项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目标取得进展,包括到2025年使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率相对降低25%,以及遏制全球肥胖率的上升,使其维持在2010年的水平。

世界卫生大会欢迎终止儿童肥胖委员会2016年的报告及其为解决致胖环境和应对儿童肥胖的生命关键时期问题而提出的六项建议。2017年,世界卫生大会对指导各国采取行动落实委员会各项建议的实施计划表示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