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非传染性疾病

实况报道 第355号
2015年1月


重要事实

  • 非传染性疾病每年使3800万人失去生命。
  • 将近四分之三的非传染性疾病死亡(2800万人)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 1600万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死亡发生在70岁之前;这类“过早”死亡情况中,有82%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 心血管疾病引起的非传染性疾病死亡人数最多,每年造成1750万人死亡,其次是癌症(820万人)、呼吸系统疾病(400万人)以及糖尿病(150万人)。
  • 这四类疾病占所有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的大约82%。
  • 烟草使用、缺乏运动、有害使用酒精以及不健康饮食,都会增加死于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概况

非传染性疾病又称慢性病,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这类疾病的病程较长,并且通常情况下病程发展缓慢。非传染性疾病的四种主要类型为心血管疾病(如心脏发作及中风)、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比如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和哮喘)以及糖尿病。

非传染性疾病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造成的影响尤甚,这些国家几乎占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的四分之三(2800万人)。

哪些人面临此类疾病的风险?

所有年龄组以及所有区域都受到非传染性疾病的影响。非传染性疾病往往与年龄较大的人群相联系,但是有证据显示,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所有死亡中,有1600万发生在70岁之前。这类“过早”死亡情况中,有82%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儿童、成人和老年人都容易受到引起非传染性疾病的危险因素的影响,无论是不健康饮食、缺乏运动、接触烟草烟雾,还是有害使用酒精带来的影响。

这些疾病受到包括老龄化、迅速而无序的城市化以及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等因素的影响。举例而言,像不健康饮食这类不健康生活方式的全球化问题,在个体中可能会以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和肥胖的形式出现。这些都称作“中间危险因素”,这可造成属于非传染性疾病之列的心血管疾病。

危险因素

可改变的行为危险因素

烟草使用、缺乏运动、不健康饮食以及有害使用酒精会增加罹患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 烟草每年导致约600万例死亡(包括接触二手烟雾引起的死亡),并且预计到2030年时,可增加到每年800万人。
  • 每年大约有320万例死亡可归因于缺乏运动。(1)
  • 因有害饮酒导致的每年330万例死亡中,有超过半数死于非传染性疾病1
  • 2010年,每年由心血管病导致的170万例死亡可归因于食盐/钠摄入过量。(2)

代谢性/生理性危险因素

这些行为会造成代谢和生理方面四个主要变化,增加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高血压、超重/肥胖、高血糖(血糖浓度升高)以及高脂血症(血液中的脂肪浓度升高)。

在死亡归因方面,全球范围内主要的代谢性危险因素为高血压(占全球死亡数的18%)(1),其次是超重和肥胖以及高血糖。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幼童发生超重情况的上升速度最快。

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如何?

非传染性疾病对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以及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进展带来威胁。贫困与非传染性疾病紧密相连。预计非传染性疾病的快速上升将对低收入国家的减贫行动造成阻碍,尤其会迫使家庭与医疗相关的开销出现上升。脆弱人群和社会弱势群体比社会地位较高的人所患疾病更为严重并且死的更快,特别是因为他们面临着接触有害产品的更大风险,比如烟草或者不健康食物,并且他们获得的医疗服务存有局限性。

在存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心血管疾病、癌症、糖尿病或者慢性肺部疾病造成的医疗费用会很快耗尽家庭资源,使家庭陷入贫困。非传染性疾病带来的高昂费用,包括往往需要长期并且昂贵的治疗以及丧失了养家糊口的家庭人员,每年迫使数百万人陷入贫困,对发展造成了抑制。

在许多国家,在较高和较低收入群体中都会出现有害饮酒和不健康饮食及不健康生活方式情况。但是,高收入群体可以获得相关服务和产品,保护他们远离最大风险,而较低收入群体往往承受不起这类产品和服务。

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和控制

要减轻非传染性疾病对个人和社会带来的影响,需要采取一种综合性工作方式,这就需要所有的部门,包括卫生、财政、外交、教育、农业、计划及其它部门共同努力,减少与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有关的危险,以及促进采取对其加以防控的干预措施。

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将重点放在减少与这些疾病有关的危险因素方面。存在低成本解决方案,以降低常见可改变危险因素(主要是烟草使用、不健康饮食和缺乏运动,以及有害使用酒精),并且描绘非传染性疾病及其危险因素流行情况。

用来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其它方法是具有很大影响的非传染性疾病基本干预措施,这些措施可以通过初级卫生保健的方法得到实施,加强早期发现和及时治疗。有证据表明,这类干预措施属于绝佳的经济投资,这是因为如果早期在病人身上使用,就可降低对更加昂贵的治疗方案的需求。这些措施可在资源状况存在差异的各种情况下加以实施。通过制定健康的公共政策,促进非传染性疾病的防控,以及通过重新调整卫生系统、解决这类疾病患者的需求,就可以取得最大效果。

一般而言,低收入国家防控非传染性疾病的能力较低。

高收入国家将非传染性疾病服务纳入医疗保险的可能性几乎是低收入国家的四倍。医疗保险覆盖面不足的国家不太可能使所有人都获得非传染性疾病的基本干预措施。

世卫组织的应对

在世卫组织领导下,190多个会员国于2011年就减轻可避免的非传染性疾病负担全球机制达成了一致意见,其中包括《世卫组织2013-2020年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行动计划》。该计划旨在通过九项全球自愿目标,到2025年将由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过早死亡数降低25%。这九项目标的部分重点是解决烟草使用、有害使用酒精、不健康饮食和缺乏身体活动等可加大罹患这些疾病危险的因素。

该计划提出了用以实现九项自愿全球目标的“最划算”或者具备成本效益、影响力大的干预措施,如禁止所有形式的烟草和酒精广告,用多不饱和脂肪替换反式脂肪,促进并保护母乳喂养,以及通过筛查预防宫颈癌。

在2015年,各国将根据《2014年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现状报告》所报2010年基线数据开始设定国家目标并衡量进展情况。联合国大会将于2018年召开第三次非传染性疾病问题高级别会议,评估到2025年实现自愿性全球目标所取得的国家进展。


脚注
参考文献

(1) Lim SS, Vos T, Flaxman AD, Danaei G, Shibuya K, Adair-Rohani H et al. A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burden of disease and injury attributable to 67 risk factors and risk factor clusters in 21 regions, 1990-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2012; 380(9859):2224-2260.

(2) Mozaffarian D, Fahimi S, Singh GM, Micha R, Khatibzadeh S, Engell RE, Lim S et al.;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s Nutrition and Chronic Diseases Expert Group. Global sodium consumption and death from cardiovascular causes. N Engl J Med. 2014;371(7):624−34. doi:10.1056/NEJMoa1304127.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