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新报告表明,与疟疾的抗争有所减缓

新闻稿

在过去十年中,经过流行国家、捐助方和全球疟疾伙伴的共同努力,全世界的疟疾控制工作得到加强。疟疾防控干预的逐步加强,对疟疾高度传播的国家带来的影响最大;这期间所挽救的110万人中,有58%的人属于10个负担最高国家。

然而,2004和2009年之间出现快速扩展之后,全球对疟疾防控的资助在2010至2012年之间走向平缓,在提供某些救命物品方面的进展速度有所减慢。根据《2012世界疟疾报告》,这些情况属于减缓征兆,可能会使最近在与世界上其中一个主要传染病杀手的抗争中取得的巨大成果出现逆转。

比如,向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流行国家提供的长效杀虫剂蚊帐数量从2010年顶峰时的1.45亿顶降到2012年的估计约6600万顶。这意味着,许多家庭在有需要时就不能够更换现有蚊帐,使更多的人容易染上这一可能会致命的疾病。

室内滞留喷洒项目的扩展也出现了平缓情况,2010和2011年之间非洲区域危险人口的覆盖面一直保持在11%(7700万人)。

“过去八年中,疟疾控制工作的加强使我们避免出现100多万人的死亡情况。我们必须继续保持这一势头,竭尽所能防止疾病卷土重来,”利比里亚总统以及非洲领导人抗疟联盟主席埃伦•约翰逊•瑟利夫说。她在利比里亚蒙罗维亚举办了这一报告的正式发起活动。

跟踪2015年的目标进展

按报告所述,世界上有50个国家可按期到2015年将疟疾发病率减少75%(与世界卫生大会和遏制疟疾目标相一致)。然而,这50个国家仅仅占到估计在2000年所发生的疟疾病例的3%或者700万人。2000年估计数是用来衡量进展的基准数字。

“除非高负担国家的情况进展得以提速,否则将无法实现降低疟疾负担的全球目标,”设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全球疟疾规划主任Robert Newman博士说。“这些国家的局势不稳,多数国家需要紧急获得资金援助,采购并且分发可救命物品。”

疟疾负担集中出现在14个流行国家,它们占到疟疾死亡估计数的80%。尼日利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受影响最重的国家,而印度是东南亚受影响最重的国家。

“全球疟疾行动计划所阐述的与疟疾抗争的多管齐下策略继续凑效。然而,为防止某些国家出现疟疾回升情况,我们急需在新型筹资机制方面寻找新思路,为疟疾争取到更多资源,”遏制疟疾伙伴关系执行主任Fatoumata Nafo-Traoré博士说。“我们正在探索多种选择方案——其中有金融交易税、与国际药品采购机制联合实施的机票税以及 ‘疟疾债券’等。”

资金缺口很大

《2012年世界疟疾报告》指出,国际社会对疟疾的资助似达到了一个平台,这一平台与实现与卫生相关的千年发展目标和国际商定的其它全球疟疾目标相距甚远。

要使目前存在疟疾传播的99个国家普遍获得疟疾干预措施,估计在2011和2020之间每年需得到51亿美元。虽然许多国家加大了本国对疟疾控制的投资,但2011年获得的全球资金总额保持在23亿美元,这尚不足所需资金的一半。

这就意味着,生活在高流行地区的数百万人仍然无法获得有效的疟疾预防方法、诊断检试和治疗。由于资金不足,预防出现寄生虫对抗疟药物的耐药性、蚊虫对杀虫剂产生耐药,以及预防耐药传播方面的工作也会遭受限制。

虽然资金方面出现了平台,对某些干预措施的扩展带来了影响,但该报告用文字证明,快速诊断检测方法(RDTs)的销售情况出现了大幅上升,从2010年的8800万上升到2011年的1.55亿,且近些年来的检测质量也有大幅改善。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用来治疗恶性疟的治疗方法,向各国提供的这一疗法也出现了大幅上升,从2010年的1.81亿增加到2011年的2.78亿,主要是由于私立部门扩大了对有补助的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的销售。

监测系统薄弱

跟踪进展是疟疾控制方面的一大挑战。目前,疟疾监测系统仅能监测到全球估计病例数的十分之一。在世界上多达41个国家中,由于按时间做出的报告不够完整或者做法不一,尚不能对疟疾发展趋势作出可靠评估。

紧急需要加强疟疾监测系统,以能及时有效地在疟疾流行地区作出应对,防止出现疫情和疾病回升,并确保将干预措施提供给最为需要的地区。2012年4月,世卫组织作为T3行动(检测、治疗、跟踪)的活动内容,发布了新的疟疾监测手册。

对编辑的说明:

《2012年世界疟疾报告》归纳了从99个存在疾病流行国家以及其它途径获得的信息,并且对2011年报告所含分析作了更新。

疟疾是一种完全可以预防并且可治的媒介传播疾病。2010年,估计全球有2.19亿病例,该病使约66万人丧命,多数为5岁以下儿童。

欲获得更多信息,请联系:

世卫组织通讯联络司
Glenn Thomas
电话:+41 22 791 3983
手机:+41 79 509 0677
电子邮件:thomasg@who.int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