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1500万孩子过早来到世界

每年有110万早产儿童离开人世,但仅需要一些及时而并不昂贵的治疗,75%的孩子都可以活下来

新闻稿

2012年5月2日 | 纽约 - 根据新发布的《早产儿全球报告》,每年世界上有1500万早产儿,超出了全部新生儿的十分之一。

一百多万的婴儿在出生后就很快的夭折,更有无以计数的孩子忍受着伴随一生的病痛,这些在肢体或精神上的病患常常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

来自于40多个政府机构、大学及社会团体的100多名代表的研究结果显示,目前有多种经济且有效的早产防治手段,如果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加以推广,可避免四分之三的早产儿死亡。报告主要介绍了早产的现状、病因以及针对其必要的关怀照顾。

本报告由来自于March of Dimes基金会,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英国儿童救助基金会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多名专家组织编写,报告提出了一个就针对同时减少死亡率以及早产率开展行动的详细计划。

首次披露的数据

早产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被忽略、忽视的问题,世界卫生界的领导们如是说。

“所有的新生儿都很脆弱,但早产儿格外如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潘基文为该报告撰写了前言,他也在其所著“针对妇女儿童健康问题的全球策略”中提到,减少早产率以及早产儿死亡率是一个不可缺的部分。

“早产问题是一个未被确认的杀手。”报告的联合编辑、救助儿童会全球证据与政策的负责人、临床医学博士和哲学博士Joy Lawn说。“早产儿死亡占了全世界所有新生儿死亡的近一半,早产问题现已成为杀害五岁以下儿童的第二大杀手,仅排在肺炎之后。”

报告中新的数据同时显示出了早产问题严重性以及各个国家的差异。在11个早产率超过15%的国家中,除了两个国家,其他的均在撒哈拉以南之非洲地区。早产儿占了全世界活产婴儿的11.1%,其中60%早产儿在南亚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最穷的国家,平均12%的孩子过早出生,相比之下,在高收入国家中,该比率为9%。

早产儿问题并不仅限于低收入国家。美国和巴西均在早产儿人数最多的前十个国家中榜上有名。例如,在美国,将近12%或多于九分之一的新生儿是早产儿。

早产儿人数最多的国家分别是:

  • 印度 – 3,519,100
  • 中国 – 1,172,300
  • 尼日利亚 – 773,600
  • 巴基斯坦 – 748,100
  • 印度尼西亚 – 675,700
  • 美国 – 517,400
  • 孟加拉国 – 424,100
  • 菲律宾 – 348,900
  • 刚果民主共和国 – 341,400
  • 巴西 – 279,300

早产儿发生率最高的前十个国家分别是:

  • 马拉维 – 18.1%
  • 科摩罗 – 16.7%
  • 刚果 – 16.7%
  • 津巴布韦 – 16.6%
  • 赤道几内亚 – 16.5%
  • 莫桑比克 – 16.4%
  • 加蓬 – 16.3
  • 巴基斯坦 – 15.8%
  • 印度尼西亚 – 15.5%
  • 毛里塔尼亚 – 15.4%

对比之下11个早产发生率最低的国家分别是:

  • 白俄罗斯 – 4.1%
  • 厄瓜多尔 – 5.1%
  • 拉脱维亚 – 5.3%
  • 芬兰 – 5.5%
  • 克罗地亚 – 5.5%
  • 萨摩亚 – 5.5%
  • 立陶宛 – 5.7%
  • 爱沙尼亚 – 5.7%
  • 安提瓜和巴布达 – 5.8%
  • 日本 – 5.9%
  • 瑞典 – 5.9%

“早产儿的数量在增加。除了三个国家外,其他的国家在过去的20年内早产率均在升高。”Lawn教授说到。

在高收入国家,早产儿的人数增加与大龄妇女生子的数量和生育药的使用增加以及多胎妊娠的结果相联系。在一些发达国家,在足月之前医疗上的不必要的引产,以及剖腹产同样增加了早产儿的出生。

在许多低收入国家,导致早产的主要原因包括传染病,疟疾,艾滋病以及未成年高怀孕率。同时在发达国家以及贫困国家,许多早产原因仍无法解释。

“报告同样关注低收入与高收入国家之间怀孕28周之内出生的孩子出生率戏剧性的鸿沟,”本报告的共同主编、流行病学家以及“March of Dimes”基金会副总裁Christopher Howson博士说。“在低收入国家,超过90%的严重早产儿在出生后几天内就死亡了,而同时在高收入国家仅有不到10%的死亡率。”

“然而,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Howson博士说,“有不少国家,例如,厄瓜多尔,博茨瓦纳,土耳其,阿曼以及斯里兰卡已经通过对严重的如传染病以及呼吸窘迫症等并发症提高关注照看,将他们国家的早产儿的死亡率降到了原先的一半。这种干预在预防占全部早产儿超过80%的普通早产儿死亡上非常有效。”

国家内部存在着许多的差别情况。例如,在美国,2009年黑人的早产率高达17.5%,对比于白人的比率是10.9%。母亲的年龄同样导致了显著的差异。在美国,在20岁到35岁之间的母亲所遇到的早产情况比率约为11-12%;而母亲年龄不足17或是超过40所遇到的早产情况比率超过15%。

强调早产问题使其得以重视,也许能够帮助许多主要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低收入国家到2015年前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4——将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以及千年发展目标5——改善孕产妇健康。这些目标是由联合国大会于2000年制定的。基本上所有高收入发达国家均已实现该目标。

所有的早产儿都不一样

针对该报告,早产被定义为妊娠期不超出37周,这同样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

早产儿被定义为三类:

  • 较晚的早产:指在妊娠期32周至37周之间出生,占全部早产儿的84%,或为1250万。大部分经过支援性的照料后得以生存。
  • 极早产:指在妊娠期28周至32周之间出生。这些孩子需要特别的支援性照料。大部分会活下来。
  • 严重早产:指在妊娠期28周内出生。这些孩子需要最密集以及昂贵的照料才得以生存。在发达国家,这些孩子有90%的机会会活下来,虽然他们或许会经受困扰一生的身体上、精神上以及学习上的障碍。在低收入国家,这些孩子仅有10%的存活机率。

“March of Dimes”基金会一份最近的分析显示出,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在妊娠期37周至39周出生的孩子的死亡率是足月产儿或是39周产儿的两倍之多。

“在医疗允许的情况下,保证婴儿得到至少39周的妊娠期保护非常重要,并且这一信息应同样传递给孩子的父母方,”Howson博士说。“一个健康的孩子值得等待。”

不昂贵的和简单的技术可以拯救生命

“人们一般往往认为早产与昂贵的集中式治疗服务相关联,认为这将对贫困国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事实上一整套廉价、有效的服务是可行的并拯救了大部分早产儿的生命,”Carole Presern博士娓娓道来。Carole Presern博士曾经是在亚洲偏远地区拯救过很多婴儿的一名助产士,现在是世界卫生组织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伙伴关系负责人。

来自联合国、医学机构和民间组织的专家们称,低廉的并经证明的早产儿关照形式能够拯救发展中国家至少四分之三的早产儿。其中包括:

  • 为早产分娩的孕产妇注射产前类固醇,花费1美元/次。这将帮助生长不成熟的胎儿的肺并预防呼吸问题。然而在低收入国家,只有10%的人可以得到有效地提供。仅此一项每年将能够拯救将近400万婴儿的生命。
  • “袋鼠关怀”是让婴儿贴身地靠在母亲的胸口保持温暖。温暖对于早产儿是非常重要的。“袋鼠关怀”使得频繁地喂奶更加简单,并提供母亲对婴儿的长期照看,每年这将拯救450万婴儿的生命。
  • 抗菌霜用来防止脐带感染。
  • 抗生素用来对抗和防止感染,后者是重要的新生儿死亡原因。

所有卫生保健的提供者,包括医生、护士、助产士,都需要基本的早产护理训练。Presern博士说她见到过很多情形,面对小婴儿时甚至医生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早产的两种类型

早产被区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引起较早分娩或胎膜过早破裂的自发情况;另一种是卫生保健提供者诱导发生。

当母亲或胎儿的健康遇到危险情况,例如先兆子痫(怀孕时危险的高血压),因为医生、助产士或孕妇出于便利,或者预产期错误,就有可能发生卫生保健提供者诱导型早产。甚至婴儿出生过早几周,就很可能重新入院治疗,或有呼吸问题及其他疾病。

减少早产儿的预防关键

一个减少早产儿的关键方式是找到办法去帮助所有孕妇达到满孕期或39周。“预防将是关键”,世界卫生组织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卫生部门负责人及报告的主要贡献者Elizabeth Mason医学博士说,“我们现在正紧密的关注在妇女怀孕之前能做什么,来帮助她有一个最佳的结果”,Mason博士继续说道,“我们知道贫穷、妇女的教育、疟疾、艾滋病都对怀孕及婴儿的健康产生影响。”

一系列产生早产儿的风险因素已经被证实,包括早产的病史,体重过轻、肥胖、糖尿病、高血压、吸烟、感染、孕妇年龄(小于17岁或大于40岁)、基因、多胞胎(双胞胎、三胞胎或者更多),以及两胎时间过近。

然而,知之甚少的是这些和其他社会和环境因素相互影响的关系。

报告要求一个严谨的研究程序来清晰地判断风险因素并且了解各因素之间是如何相互影响导致早产,以此来界定更多的方式筛查和治疗有风险的妇女,从而在源头防止问题的发生。

在研究提供更好的方案之前,报告仍建议采取当前有效的措施来治疗。例如,对妇女进行有可能使她们在怀孕期间处于风险的健康状况筛查,确保在怀孕之前和期间提供充足的营养,以及确保所有妇女都有机会得到正确的先入之见和早产健康关注,以及在怀孕期间有适当的检查次数。

行动日程

除了关于有必要研究的详细建议之外,报告还提供了一个日程和行动计划给所有关心早产儿及其健康的团体,范围从联合国和各级政府到捐赠国再到全球慈善组织和公民社会。

三十多个团体已经承诺付诸全部努力来减少早产儿的绝对数量和死亡率来支持研究日程。这些承诺公布在www.everywomaneverychild.org,以此来支持每一个妇女和儿童付出努力来推动全球妇女儿童健康战略。

报告中大量的建议都包括具体的行动,例如解决基本药物和装备缺失,训练现有卫生护理人员如何照顾产前分娩的妇女及脆弱的婴儿,增加资金来研究新的预防措施,以及更好的数据库以精确未来的变化数值。而这些的基础是努力提高对早产儿问题的意识。

“这个报告不是最后的结论,但是对下一步的行动非常重要”,Howson博士说,“这份报告和广泛的国际支持者提供了一个框架和一整套明确的行动,以帮助加速早产儿问题的全球进展。”

国会在妇女儿童健康问题上持续不断努力

在4月的第一周,将近120个国家议会的领导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大型会议上决定,将优先采取行动和提供资源来改善妇女和儿童健康。

议会间联盟代表通过一个决议,要求所有联盟内议会采取一切可能的行动在2015年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4及目标5。千年发展目标4旨在到2015年减少世界三分之二的儿童死亡;千年发展目标5旨在到2015年将孕产妇死亡率降低四分之三。

这是第一次世界范围的议会通过议会间联盟来采取行动,并在此问题上通过决议。有来自超过50个国家的成员国代表、协会代表和观察员对此决议的辩论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其中包括尼日利亚、巴西、英国、瑞典和印度尼西亚。

如欲获得更多信息,请联系:

世卫组织联络官和发言人
Fadéla Chaib
电话:+41 22 791 32 28
手机:+41 79 475 55 56
电子邮件:chaibf@who.int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