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全世界每年估计发生2500万起不安全流产

世卫组织与古特马赫研究所联合新闻稿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和古特马赫研究所今天在《柳叶刀》发表的一份新研究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4年期间,全球每年估计发生2500万起不安全流产(占流产总数的45%)。大多数不安全流产(97%)发生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

“必须加倍努力,特别是在发展中区域,以确保能获取避孕和安全流产服务,”世卫组织生殖卫生和研究司科学家及本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Bela Ganatra博士说。

“如果妇女和少女无法获得有效的避孕和安全流产服务,对其自身及其家人的健康都会造成严重后果。这种情况不应当发生。但是,尽管最近在技术和证据方面都取得了进展,却仍然有太多不安全流产发生,并有太多妇女继续遭受痛苦并死亡。”

对流产的安全状况进行分类

《柳叶刀》中的新研究报告提供了对全球安全和不安全流产的估算。第一次在不安全流产类别下列入了“不太安全”或“最不安全”子类别。这一区分使得能够对无法从训练有素的提供者那里获得安全流产服务的妇女的各种不同情况有更细致的了解。

当按照世卫组织指南和标准进行流产时,发生严重并发症或死亡的风险可忽略不计。2010年至2014年期间安全进行的流产约占流产总数的55%,这意味着这些流产系由训练有素的卫生工作者进行并使用适合于怀孕期的世卫组织推荐方法。

“不太安全”的流产几乎占三分之一(31%),指由受过训练的提供者进行,但使用的方法不安全或已过时,例如“子宫括刮术”,或者,使用的方法虽然安全,如使用米索前列醇(这是一种可用于多种医疗目的药物,包括可引起流产),但由未经训练的人员操作。

“最不安全”的流产约占14%,指由未经培训的人员使用危险的方法进行,例如引入异物和使用草药调合物等。在大多数流产都在最不安全情况下进行的地区,不安全流产并发症的死亡率很高。“最不安全”流产的并发症可能包括不完全流产(未能从子宫中取出所有妊娠组织),出血,阴道、宫颈和子宫损伤以及感染等。

与不安全流产比率高有关的限制性法律

这项研究还审查了通常导致妇女寻求不安全流产的情况,包括各国针对流产的法律和政策,获得安全流产服务的经济费用,安全流产服务和训练有素的卫生保健提供者的可得情况以及社会对流产和性别平等的态度。

在完全禁止流产或只允许挽救妇女的生命或维护其身体健康的国家,仅有四分之一的流产是安全的;而在可依据更广泛的理由合法流产的国家,近十分之九的流产是安全进行的。限制获取流产服务并不会减少流产数量。

在西欧和北欧以及北美发生的大多数流产是安全的,这些地区的流产率也在最低之列。这些地区大多数国家的流产法律相对宽松,避孕药具使用率高,而且经济发展水平和性别平等程度都较高,同时还具有高质量的卫生服务——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提高流产的安全性。

“与许多其它常见的医疗程序一样,根据推荐的医疗指南来进行流产是非常安全的,这一点很重要,必须铭记在心。”古特马赫研究所的主要科研人员及本研究报告的合著者Gilda Sedgh博士说。

“在北美以及西欧和北欧的高收入国家,流产是普遍合法的,而且卫生系统强大,不安全流产的发生率全球最低。”

在发展中地区,东亚(包括中国)安全流产的比例与发达地区相似。然而,在中南亚,安全流产比例不到二分之一。在非洲,除南部以外,安全流产比例不到四分之一。在这些不安全的流产中,大多数被归为“最不安全”类别。

在拉丁美洲,只有四分之一的流产是安全的,大多数被归为“不太安全”类别,因为该地区的妇女越来越多地从正规卫生系统以外渠道获取并自行服用米索前列醇等药物。这意味着该地区的死亡人数以及不安全流产的严重并发症比较少。然而,这种妇女必须秘密求助的自用药物的非正规流产做法不符合世卫组织的安全流产标准。

预防不安全流产

不安全流产指由缺乏必要技能/信息的人员或在不符合最低医疗标准的环境中,或者在两者兼具的情况下,终止妊娠。

为了防止意外怀孕和不安全流产,各国必须制定支持性政策和作出财政承诺,以便提供全面的性教育;包括紧急避孕在内的各种避孕方法;准确的计划生育辅导;以及获取安全、合法流产服务的渠道。

提供安全合法的流产服务对于履行全球对可持续发展目标下关于普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保健服务的具体目标3.7的承诺至关重要。世卫组织在使用避孕药具防止意外怀孕,安全流产和治疗不安全流产并发症方面提供全球技术和政策指导。

今年早些时候,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推出了一个开放访问的新数据库,提供世界各国关于流产的法律、政策和卫生标准。该数据库旨在提高流产相关法律和政策的透明度,并加强各国对保护妇女和女童健康与人权的问责制。

媒体联系人:

世卫组织通讯联络官
Tarik Jašarević
电话:+41 22 791 5099
手机:+41 793 676 214
电子邮件:jasarevict@who.int

世卫组织通讯联络官
Kimberly Chriscaden
电话:+41 22 791 2885
电子邮件:chriscadenk@who.int

古特马赫研究所
高级国际通讯经理
Colette Rose
电话:+1 646 438 8773
电子邮件:crose@guttmach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