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

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

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是什么?

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是世界卫生组织汇集决策者、研究人员和民间社会组织的一个全球网络,目的是要支持应对造成健康不良和可避免的卫生不平等(卫生不公平)现象的社会原因。

何时并为什么创建了该委员会?

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是世卫组织前任总干事李钟郁博士在2005年3月建立的,目的是要收集证据,说明可开展哪些工作以便使世界范围内的卫生分布情况更加合理和公平,并促进全球性的运动以实现这一目的。

对委员会有何期望?

对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为期三年的指令是要收集和审核证据,说明需要做哪些工作以减少国家内部和各国之间的卫生不公平现象,并向世卫组织总干事报告其行动建议。与致力于采取跨政府综合行动处理卫生不公平现象的国家创建伙伴关系是上述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召集了专家以收集证据,而且民间社会组织也参与了这一过程。

其成员有哪些?

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由一组杰出的委员领导,他们具有政治、学术和宣传方面的广泛经验。

Michael Marmot任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委员会主席,并且是伦敦大学学院社会和卫生国际研究所主任兼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系主任。在2000年,他被封为爵士以表彰他在流行病学方面的服务和对卫生不公平现象的了解。

Frances Baum是弗林德斯大学公共卫生系主任和教授以及南澳大利亚社区卫生研究处的创始主任。她是人民卫生运动全球协调理事会的联合主席。

Monique Bégin是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管理学院的教授,两次被任命为国家卫生和福利部长。她是魁北克当选为下议院议员的第一名妇女。

Giovanni Berlinguer是欧洲议会的一名成员。他最近曾担任教科文组织国际生物伦理委员会的成员(2001-2007年)以及世界生物伦理宣言项目的报告员。

Mirai Chatterjee是印度个体就业妇女协会的社会保障协调员,该协会是由90多万个体就业妇女参加的工会。她最近被任命为国家咨询理事会和国家非组织部门委员会的委员。

William H. Foege是埃默瑞大学国际卫生荣誉主席杰出教授。他曾任美国疟疾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主任、CDC根除天花规划主任和卡特中心执行主任。他还曾作为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高级医学顾问。

郭岩(Yan Guo)是北京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兼卫生科学中心副主任。她是中国农村卫生协会副主席和中国卫生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Kiyoshi Kurokawa是东京国家政策研究研究生院教授。他也是内阁办公室科学和技术政策委员会的成员。他曾任日本科学理事会和太平洋科学协会的主席。

Ricardo Lagos Escobar是智利前总统以及前教育部长和公共工程部长。他具有经济学家和律师资格,曾作为经济学家在联合国工作。

Alireza Marandi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Shaheed Beheshti大学儿科教授。他曾连任两届卫生(和医学教育)部长。此外,他曾任副部长和部长顾问。在2008年,他当选为伊朗议会的成员。

Pascoal Mocumbi是欧洲和发展中国家临床试验伙伴关系的高级代表以及莫桑比克共和国前首相。在此之前,他曾领导外交部和卫生部。

Ndioro Ndiaye是国际移民组织的副总干事以及塞内加尔前任社会发展部长和妇女、儿童和家庭事务部长。

Charity Kaluki Ngilu是肯尼亚卫生部长。就职之前,她是肯尼亚国民大会的成员,代表民主党。自1989年以来,她是全国妇女运动Maenbeleo ya Wanawake组织的领导人。

Hoda Rashad是开罗美国大学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和研究教授。她是埃及两个议会团体之一的国会成员。她在国家妇女理事会任职,该理事会向埃及总统报告工作。

Amartya Sen是拉蒙大学教授以及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哲学教授。在1998年,他获得经济学诺贝尔奖。

David Satcher是卫生差异问题杰出中心和Satcher卫生领导研究所行动的主任。他曾任美国卫生部长和卫生局助理局长。他还曾任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

Anna Tibaijuka是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执行主任。她也是独立的坦桑尼亚全国妇女理事会的创始主席。

Denny Vågerö是医学社会学教授和瑞典CHESS(卫生公平性研究中心)主任。他是瑞典皇家科学院的成员,而且是该科学院卫生问题常设委员会的成员。

Gail Wilensky是国际卫生教育基金会HOPE项目高级研究员。在此之前,她曾领导过美国医疗保健计划和医疗补助计划,并曾担任向美国国会提供医疗保险计划问题方面意见的两个委员会的主席。

委员会如何运转?

委员会是一个真正全球性的过程,汇集了来自各大学和研究机构、政府各部委以及国际组织和民间社会组织的成百名研究人员和开业者。

“知识网络”包括世界各地的学者和开业人员,收集了关于政策和干预措施的证据以便改善健康并在若干领域内减少卫生不公平现象,包括儿童早期发育、就业条件、全球化、妇女和性别公平性、城市环境、社会排斥、卫生系统、衡量以及重点公共卫生条件。

通过两个区域网络(北欧和亚洲网络)并同老龄化、土著民族、食品和营养、暴力和冲突以及环境等其它关键领域的研究人员一起,委员会创建了收集证据的进一步伙伴关系。

与若干国家建立了伙伴关系,致力于解决卫生不公平现象。巴西、加拿大、智利、伊朗、肯尼亚、莫桑比克、斯里兰卡、瑞典和联合王国分别成为委员会的“国家伙伴”,承诺推动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以便改进卫生方面的公平性。随着委员会工作的势头开始增大,提供支持的其它国家加入处理卫生公平性社会决定因素的技术工作(例如挪威),并分享关于改进该领域内政策一致性的经验和意见(例如泰国)。

非洲、亚洲、美洲和欧洲民间社会团体的代表为委员会的工作做出了贡献。这些团体的成员参与了委员会收集知识的程序。他们协助形成了委员会的主导思想并将成为今后变革的积极伙伴。

知识网络产生的各份报告以及所有其它背景文件和报告,包括国家和民间社会工作群组的报告,可在出版物网页读取。

委员会的主导思想是什么?

委员会显示,卫生不公平现象是在全球、国家和地方级运转的复杂系统的结果。

通过对国际关系以及国内规范和政策的影响,全球环境会影响社会繁荣的情况。这些方面也会在国家和地方级决定社会如何组织各项事务,从而产生各种形式的社会地位和等级制度。一个人在社会等级制度中所处的位置会影响他成长、学习、生活、工作和进入老龄时的条件,并影响他对健康不良的脆弱性以及健康不良的后果。

为了减少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的卫生不平等现象,需要看到疾病直接起因背后的问题。委员会注重于“起因的起因” ——决定人们如何成长、生活、工作和进入老年的社会因素。卫生不公平现象的内在决定因素是相互关联的,因此必须通过针对每个国家和地区具体情况的全面和综合性政策予以处理。

委员会如何处理证据?

涉及若干主题的专门知识网络对证据进行审核并向委员会报告其研究结果。

委员会对证据采取范围广泛的措施。在传统上对证据采用的等级制度(其中把随机对照试验和实验室实验放在首位)一般不适用于健康问题社会决定因素的研究工作。需要根据是否适用于目的来对证据进行判断,即证据是否能充分解答提出的问题。委员会的证据来自观察研究(包括自然实验和跨国研究)、案例研究、现场调查、专家和外行的知识以及社区干预措施试验(如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