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烟草行动

烟草业的干扰

烟草使用仍然是全球可预防死亡的主要原因。它引发癌症、心脏病、呼吸道疾病、儿童疾病和其它疾病,每年导致将近600万人死亡。烟草使用每年还在全世界造成数千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在21世纪,如果不能立即采取行动,烟草生意将戕害高达10亿人众。我们需要采取的行动已在《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载明。迄今为止,有174个国家(加上欧洲联盟)承诺共同努力,实施该《公约》。

然而,这些烟草控制努力受到烟草业的全面抵制。为颠覆或削弱强有力的烟草控制政策,烟草业的干扰采取了多种形式。包括:

1. 竭力绑架政治和立法进程

烟草业在破坏政府保护公众健康的努力方面计谋多端。烟草公司擅长于制造和利用法律漏洞,调动游说集团有效影响立法。





2. 夸大烟草业的经济重要性

烟草业经常使用就业、税赋和其它经济指标,炫耀它们对经济的贡献。但烟草公司提供的数字不仅夸大了烟草业的经济重要性,而且无视烟草和烟草制品带来的社会、环境和健康成本。




3. 操纵舆论,欺世盗名

烟草戕害生命,但烟草业发展出一系列手段操纵舆论。烟草公司在青年人规划或无关的社会事业,例如救灾和自然保护团体方面投入资金,转移人们对其致命产品的关注,赚取社会名声。




4. 通过前线团体,伪造支持

烟草业处境孤立,需要鼓动支持。烟草业炮制和利用虚假的“草根”团体,支持其利益。这些团体通常鼓噪个人自由,指责无烟政策带来经济危害,挑动关于二手烟雾的争论。




5. 诋毁业经证实的科学

散布对涉及烟草和二手烟雾的危害的科学证据的怀疑,是烟草业惯常使用的策略。为削弱烟草控制法,烟草业挑动争论,以分散公众和政府的注意力,混淆视听。




6. 以诉讼或威胁诉讼来恫吓政府

威胁提起法律诉讼是一种惯用手段,用以恐吓切实推行烟草控制政策的政府。由于国内法庭根据《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有越来越多的判决不利于与政府兴讼的烟草业,烟草公司便利用双边协定和贸易协定,在国际法庭上起诉国家。其目的是威慑其它国家,阻止它们推行有效的烟草控制措施。

身为《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的国家决心通过执行该《公约》第5.3条,排除烟草业的干扰。该条申明,“在制定和实施烟草控制方面的公共卫生政策时,各缔约方应根据国家法律采取行动,防止这些政策受烟草业的商业和其他既得利益的影响。”

《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全体缔约方根据四项原则商定了排除烟草业干扰的方式:

  • 烟草业的利益与公共卫生政策利益之间存在根本性的和无法调和的冲突。
  • 在处理与烟草业或那些促进烟草业利益者的关系时,缔约方应负起责任,并保持透明。
  • 缔约方应要求烟草业和那些促进烟草业利益者以负责和透明的方式运作和行事。
  • 由于烟草业的产品是致命的,对其建立或开展业务,不应给予激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