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流行和霍乱的影响

全球性流行

如同拥挤的难民营中的条件可加剧流行病的危险一样,人为和自然灾害也可显著加剧流行病的危险。结果通常是具有高病死率的大暴发。例如在1994年卢旺达危机后,霍乱暴发在一个月内至少在刚果戈马的难民营造成48 000病例和23 800人死亡。虽然如此致命极其罕见,但是暴发继续是重大的公共卫生关注问题,造成相当严重的社会经济破坏和生命损失。仅2001年,世卫组织及其全球疾病暴发预警和应对网络伙伴在28个国家参与了41起霍乱暴发的核实。

从整个历史看,全世界人口断断续续地受到破坏性的霍乱暴发的影响。来自希波克拉底(公元前460-377年)和伽林(公元129-216年)的记录已描绘了极可能是霍乱的一种疾病,并且许多线索表明自古以来在恒河平原也知道一种像霍乱一样的疾病。 但是,关于霍乱的现代知识仅可追溯到19世纪初,那时研究人员开始朝着更好了解该病原因及其适宜治疗取得进展。第一次大流行,或全球性流行,于1817年从东南亚霍乱流行地区开始,随后蔓延到世界其它地区。第一次和随后各次大流行造成惨重伤亡,在传播到全世界之后逐渐减退。

1961年第七次霍乱大流行从印度尼西亚开始,迅速传播至亚洲、欧洲、非洲其它国家,并最终于1991年传播至一个多世纪无霍乱的拉丁美洲。该病在拉丁美洲迅速蔓延,那一年在美洲的16个国家造成近40万报告病例和4000多人死亡。

1992年,在孟加拉国出现了一种新的血清组 - 埃尔托生物型的基因衍生物并造成广泛流行。该新血清组定名为霍乱弧菌0139 Bengal株,现已在11个国家中发现,同样值得进行密切监测。虽然尚无证据来判断这些发展情况的意义,但是不能排除一次新的大流行的可能性。例如,埃尔托最初于1905年作为无毒株分离,随后获得充足的毒性造成当前的大流行。

经济和社会影响

除霍乱造成的人类痛苦之外,霍乱暴发可在受染社区造成恐慌,破坏社会和经济结构,并可阻碍发展。其它国家无根据的由恐慌产生的反应包括缩减或限制来自发生霍乱暴发国家的旅行或对某些食品实施进口限制。例如,由于食品贸易禁运和对旅游业的不利影响,1991年秘鲁的霍乱暴发使该国遭受7.7亿美元损失。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