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气候变化与健康

实况报道 第266号
2014年8月


重要事实

  • 气候变化影响健康问题的社会和环境决定因素——清洁的空气、安全的饮用水、充足的食物和有保障的住所。
  • 自1970年代以来发生的全球变暖,到2004年时每年造成超过14万人额外死亡。
  • 据估计,到2030年时对健康带来的直接损失费用(即:不包括对诸如农业及饮用水和环境卫生等健康决定部门带来的费用)为每年20-40亿美元。
  • 腹泻病、营养不良、疟疾和登革热等许多主要杀手都对气候高度敏感,而且随着气候的变化,情况预计将恶化。
  • 卫生基础设施薄弱地区(主要在发展中国家)最缺乏能力在无援助的情况下进行应对、做好准备和作出反应。
  • 通过选择更好的运输、食物和能源利用方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可使健康得到改善。

气候变化

过去50多年来,人类活动,尤其是燃烧矿物燃料,释放了大量二氧化碳和其它温室气体,使更多的热量滞留在大气层低层并影响了全球气候。

过去100年中,世界的气温上升约0.75°C。过去25年来,全球变暖的速度加快,每10年超过0.18°C1

海平面在上升,冰川在溶化,降水规律在变化。极端气候事件变得更加剧烈和频繁。

气候变化对健康有何影响?

虽然全球变暖可带来一些地方性好处,例如在温和的气候中冬季死亡减少以及在某些地区提高粮食产量,但气候变化的整体健康影响很可能主要是负面的。气候变化影响健康问题的社会和环境决定因素——清洁的空气、安全的饮用水、充足的食物和有保障的住所。

超常高温

超常高热的气温可直接造成心血管和呼吸道疾病患者死亡,尤其是在老年人中。例如,在欧洲2003年夏季的热浪中,记录了超过7万例额外死亡2

高温还使臭氧和空气中加剧心血管和呼吸道疾病的其它污染物的水平上升。城市空气污染每年造成约120万人死亡。

在超常高温中,花粉及其它气源性致敏原的水平也较高,可引起哮喘,而哮喘患者约为3亿人。持续的气温上升预计将使这一负担加重。

自然灾害和变化多端的降水模式

在全球,报告的气候相关自然灾害数量自1960年代以来已增加两倍以上。这些灾害每年造成6万多人死亡,主要是在发展中国家。

不断上升的海平面以及越来越极端的气候事件将破坏家园、医疗设施及其它必要的服务设施。世界人口有一半以上生活在距海洋60公里以内的地区。人们可能被迫迁移,转而使包括从精神障碍到传染病等一系列健康影响的风险升高。

更加变化多端的降水模式可能会影响淡水供应。缺少安全的水可破坏环境卫生并使每年造成220万人死亡的腹泻病风险加大。在极端情况下,缺水会导致干旱和饥荒。到2090年代,气候变化可能会使受干旱影响的地区扩大,使极端干旱的频率翻一番,并使其平均期限延长5倍3

洪水的频率和严重程度也在上升。洪水污染淡水供应,使水源性疾病的风险加大,并为蚊虫等携带疾病的昆虫形成繁殖场所。洪水还会造成溺水和身体伤害,破坏家园并造成医疗和卫生服务供应中断。

气温升高和降水变化不定很可能会减少许多最贫穷地区的主要粮食品种生产——到2020年在有些非洲国家可减少多达50%4。这将使目前每年造成350万人死亡的营养不良和营养不足流行率上升。

感染模式

气候条件对水源性疾病和通过昆虫、蜗牛或它冷血动物传播的疾病有很大影响。

气候变化可能会延长重要病媒传播疾病的传播季节并改变其地理范围。例如,气候变化预计将使中国发生钉螺传播的血吸虫病的地区显著扩大5

疟疾受气候的影响很大。按蚊传播的疟疾每年造成近100万人死亡,主要是5岁以下的非洲儿童。作为登革热病媒的伊蚊也对气候条件高度敏感。研究显示,到2080年代气候变化可使受到登革热传播威胁的人数增加20亿6

衡量健康影响

对气候变化造成的健康影响进行衡量,只能是非常大略的。尽管如此,在仅考虑到一小部分可能健康影响的前提下,世卫组织的一次评估结论是,自1970年代以来发生的轻微变暖到2004年已每年造成超过14万例额外死亡7

谁有风险?

所有人群都将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加脆弱。生活在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其它沿海地区、大城市、山区和极地地区的人群尤其脆弱。

儿童,尤其是生活在贫穷国家的儿童,是对所产生的健康风险最脆弱的人群之一,并将在更长的时间内承受健康后果。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在老年人和体弱以及患有疾病的人群中也更为严重。

卫生基础设施薄弱地区(主要在发展中国家)最缺乏能力在无援助的情况下进行应对,做好准备和作出反应。

世卫组织的反应

许多政策和个人选择具有潜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产生附带的重大健康效益。例如,促进安全使用公共交通和积极开展运动——例如以骑自行车或步行取代使用私人汽车,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并减轻室内空气污染文化,私人汽车出行造成每年约430万人死亡,室内空气污染造成每年约370万人死亡。

在2009年,世界卫生大会认可了世卫组织关于气候变化与健康的新工作计划。其中包括:

  • 倡导:提高关于气候变化是对人类健康的一种根本威胁的认识。
  • 伙伴关系:与联合国系统内的伙伴机构进行协调,并确保卫生在气候变化议程中得到适当体现。
  • 科学和依据:协调审查关于气候变化与健康之间联系的科学依据,并制定全球研究议程。
  • 加强卫生系统:协助国家评估其卫生方面的脆弱领域并形成能力减少卫生方面对气候变化的脆弱性。

参考文献
  • Based on data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Government Met Office. HadCRUT3 annual time series, Hadley Research Centre, 2008.
  • Robine JM et al. Death toll exceeded 70 000 in Europe during the summer of 2003. Les Comptes Rendus/Série Biologies, 2008, 331:171–78.
  • Arnell NW. Climate change and global water resources: SRES emissions and socio-economic scenarios. Global Environmental Change – Human and Policy Dimensions, 2004, 14:31–52.
  • Climate change 2007. Impacts, adaptation and vulnerability. Geneva,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2007 (Contribution of Working Group II to the Fourth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 Zhou XN et al. Potential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on schistosomiasis transmission in China. Americ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Hygiene, 2008, 78:188–194.
  • Hales S et al. Potential effect of population and climate changes on global distribution of dengue fever: an empirical model. The Lancet, 2002, 360:830–834.
  • Global health risks: mortality and burden of disease attributable to selected major risk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eva, 2009.
分享

如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

WHO Media centre
电话: +41 22 791 2222
电子邮件: mediainquiries@who.int